(一)
云无晴2020-02-12 16:171,375

  凌州。夜香阁。

  “你真的肯为我去死吗?”销金帐内,醉眼佳人柔声挑逗着眼前不知所措的痴汉。

  “夜来香下死,做鬼也风流。我吴某人在南陵北境这么多年,终于上的了夜来香的床,自然是死也无憾。”吴骏痴声回应道,双手早已解开了上衣。而床上的女子早已玉体横陈以待,“夜来香”的裙下不知已消得多少归怡男儿憔悴损。

  “吴将军,谁要你去死了,人家只想向你问个人。”丝毫不顾自己一身不挂的夜来香顽皮起来活脱脱地像个未及豆蔻的孩子,作为凌州城内头牌花魁,她开出的条件即使再苛刻,也少有男子能够下意识地拒绝。“美人但说无妨,不是我自夸,在这归怡和南陵的边境,还真没什么人是本将军打听不到的。”

  “那就附耳过来。”

  吴骏面红耳赤,凌州大营千杯不倒的南陵将官却也难以幸免地醉倒在了夜来香的卧榻上。他刚刚俯下身想要亲吻夜来香水白的面颊,夜来香轻手一拨便避开了吴骏的嘴唇,而后对着他的左耳轻声耳语着一个名字。

  不料吴骏霎时间面色惨白,大惊失色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说罢便想竭力挣脱眼前这条可怕的美女蛇。

  可吴骏还是低估了夜来香可怕的本领。只见夜来香反手一击便撤回了吴骏的掌力,轻耸香肩便将一床绣花香裘抖落到吴骏头上,随即露出白嫩的左足一记横踢,重重地将吴骏踢下卧榻。吴骏正值回味之际,夜来香已然扯下帐中锦缎与薄纱披在身上,拔下鸳鸯刀直取吴骏。

  吴骏也绝非等闲之辈。自知中了暗算,吴骏也早有防备,在挨了夜来香一脚后顺势取下衣衫与佩剑,剑锋出鞘,绣花香裘散落在夜来香眼前。吴骏趁此转瞬之际反手一剑刺向夜来香喉部。但见夜来香轻盈一闪,扬起右足踢中吴骏执剑的左手。吴骏又硬捱一击后仍是手疾眼快,右手一探便接下了左手脱落的佩剑,反扫夜来香的脚底。二人便在夜香阁内刀剑相向。

  吴骏也曾自诩为南陵名将,跟随南陵三代名帅平西扫北屡立战功,只因犯了军纪被贬之凌州大营做了北境戍边副将。他自信比拼剑术绝不会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然而二十余招后剑势竟渐渐散乱。“吴将军功夫自然是不错,可我的这套刀法已经使了出来,你只能束手就擒了!”“原来名震凌州的夜来香就是堂堂叶捕快,吴某失敬了。”见多识广的吴骏总算如梦方醒,自知低估了夜来香可怕的武艺,而眼前却正是凌州府衙平日里女扮男装的捕快叶俏,无心恋战便买个破绽虚刺一剑破窗而逃。

  叶俏也未曾料想身长八尺的吴骏身法竟如此敏捷,她顾不得穿鞋,赤脚径自追了出去。眼见吴骏向红翎街行商坐贾的人流中窜去,叶俏终于拿出了不轻易示人的绝技,一道银光一闪,两柄亮银飞刀直中吴骏的左右双腿。

  然而接下来吃惊的却轮到了叶俏。她正欲上前拿人,吴骏早已倒在一片血泊中,左肩与心脏早已被短刃击穿。叶俏竟也有些怀疑自己的双眼,若论快招,恩师大理寺卿陆铭亲传刀法在江湖也可谓赫赫威名,而她的叶家独门飞刀更是以快而独步归怡国。方才那一招,叶俏敏锐的双眼竟丝毫未能捕捉对方的招式,凭足够深厚的内力也只能感知对方兵刃携风的强劲与寒意。叶俏不顾自己衣衫不整,箭步上前查看吴骏伤势。确认过伤口,她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缓缓地说出了足以令她胆寒的判断:“瓦面金装锏……是他,萧云……他还活着,他回来了……”

  叶俏忽然眼冒金星,头脑发昏,悄无声息地倒在不远处。一道黑影闪过,稍纵即逝。

  叶俏醒来时已是黄昏,她静静地躺在家中床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