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云无晴2020-02-12 16:482,431

  三人目光都聚集在叶俏身上。萧云看她神色认真并不似说笑,便耐心任她把脉。叶俏思索良久,开口道:“如果我判断无差,此乃北境极寒之症。敢问萧云哥哥是否患此病症已有多年,且秣陵城郊战伤已然痊愈,最近又曾与人动手?还望如实相告。”叶俏的神情突然变的凝重。陆枫与她对视一眼,心中已然会意。

  萧云暗忖片刻,答道:“痊愈不敢定论,依我对自己身体的了解,此前战伤已无大碍。听叶姑娘一番话,像是识得此症了。想必二位也已知晓,我并非南国之人,生在北境墨原极寒之地。因娘亲身体抱恙,自幼便对此极寒之症有所不适,举家南下不单为萧、文两家世交,也为驱寒养病。不料反而落此病根,一遇霜寒之天便极易复发。西征白凉时,便在穿云关复发此症,幸得彼时身无战伤,军中亦有医传世家识得此症为我医治,方捱过以劫。秣陵城郊一战,我身受重创料难以回天,保住一命已是天不亡我,怎料北境极寒终在体内发作,加之今年春日归怡国淫雨霏霏甚是阴冷,此症便越发苦痛难捱。而昔日部下早已不知去向生死未卜,江湖郎中识得此病者皆言我时日无多已无法医治,此值盛夏却不严重,到了秋后怕是寸步难行,恐难以捱过这个冬日了。至于妹妹说起与人动手,确有过一次。初到凌州那日,我见一人身披官服,却似纨绔子弟那般对一妙龄少女图谋不轨,便出手相救,只是他们武艺实在稀松平常,我并未动用任何内功。”

  叶俏听罢,心下不禁有几分狐疑,方要问起萧云哪一日到的凌州城,却被陆枫使个眼色当下止住。她恢复了此前的和颜悦色:“萧云哥哥,实不相瞒,此症果然罕见,能捱过几多时日小妹不敢定论,要说医治也绝非回天乏术,只是萧云哥哥需依了小妹之言按时服药,好生将歇,过了今日断不可再饮酒,小妹明日即去为萧云哥哥抓药。”叶俏轻轻放下萧云的手,柔声说道。

  “云谨记了,如此有劳好妹妹。”他与叶俏一见如故,见她如自己一般至情至性,也暗自激赏。又听得大病治愈有望,便会心一笑,放下来半年来的冷漠与戒备。身旁的大哥伍漠然也不禁为叶俏这奇女子所叹服,一时惊喜也应允了萧云今日的饮宴,随即吩咐客栈伙计至后厨传上几道好菜。

  四人对饮一盏罢,陆枫起身拱手道:“我深知萧兄弟这半载受苦,前些时日我外出公干无暇探望,如今回了凌州萧兄弟往后就不必担心少了照应。今日适逢五月初四,萧兄弟生辰,区区薄礼聊表寸心。望萧兄弟新岁平顺,尽快康复,当然也要多在凌州留些时日,好让我师兄妹二人尽了地主之谊。”随即解开包裹奉上一件白玉锦衣。叶俏一旁和道:“师兄说萧云哥哥对独爱白衣,我就亲手为哥哥做了这件梨花仙衣,既为见面之礼也做寿礼,包裹内还有一顶金霞冠和一双豹头靴,为哥哥新岁添一身新行装。”

  萧云一时竟有些语塞,深施一礼:“陆兄,好妹妹,我萧云何德何能,自秣陵死里逃生后无家可投无国以报沦落至此,旁人恐避之不及,南陵、白凉和尘樾三国皆视我为不共戴天之仇敌。不想今日在归怡国凌州城这异国他乡能得二位登门拜望贺我生辰为我尽心除病,云无以为报,请受云一拜。”

  陆枫连忙上前相搀:“萧兄弟言重了。若不是你当日在界桥拼尽五千劲旅死战相救,力拒白凉李威八万之众,不但我陆枫和赵王爷定要葬身敌手,恐我归怡国都要面临灭顶之灾。那日你手中仅有五千之众,明知前来相助九死一生,却敢在生死关头以命相托将那师传太阿剑交付于我,一句‘义之所向,岂存疑乎’便早已胜过千军万马。不论那些昏君佞臣如何看你,不论你是汉人还是蛮夷,我陆枫视你萧云为生死之交。”说到此处,陆枫也有些动容。

  一旁的叶俏眼圈微微发红,为众人斟满酒后举杯道:“萧云哥哥,早年间我的双亲就是那白凉贼人所害,小妹自幼与师傅和陆师兄一家相依为命,而后恩师也因病早逝。若不是你在界桥救了师兄,也救了归怡几万将士的性命,叶俏今日只怕也是国破家亡了。世人皆道哥哥你为人冷漠又高傲,小妹看来哥哥却是义薄云天英雄本色,常人自然难以懂你,但我相信我和陆师兄、伍大哥,还有那些曾和你同生共死的将士们都不会负你。这一切是非日后自幼公论,哥哥只要安心养病,之后无论重出江湖还是云游四方,皆从你心意。这一杯小妹来敬哥哥。”

  萧云的思绪悄然间回到了半年前的那个冬日。

  霁水湖畔。

  赵瑞干了手中的酒,拍着萧云的肩膀:“我赵瑞自负半生,手中龙胆枪难觅敌手,叹服之人寥寥,萧兄你首当其冲。兄弟且保重,不知此一别何日方能相见,我亦难料重逢之日你我塞北猎马还是各为其主兵戎相见。但我赵瑞且放话在此,只要你我兄弟有幸再会,必先把酒言欢再论他事。”

  王珩闷声连饮三碗,不住念叨:“元帅,我王珩再说一次,我此生不投南陵,只投你萧云的旗号。”

  王骅应声和道:“我也是。我王骅本就不是南朝人,当日青龙关一战本就将死之人,有家难回有国难投,之所以不顾颜面苟活至今只因我服你萧元帅。你挥鞭指东我绝不打西。”

  孙韶摔了酒杯,忿忿道:“师兄,快去快回,我这性子可等不了太久。你此次回去若是那些狗贼敢难为你,我手中这对亮银锤绝不认人,且把那兰綝金銮殿砸个稀烂。”

  杨琦、任亮、张阳、张傲、马晋、马武等一众绿林人士也纷纷拱手送别。杨琦高声喝道:“元帅,我们兄弟草莽出身,皆是粗人,别的话且不讲。若是元帅有朝一日要杀回南陵,我杨琦第一个出来替你砍了李成凡那鸟人的狗头!”

  凌飞、凌宇兄弟止住众人:“大家且稍安勿躁。如今我们只宜各自散去,暂且按兵不动,免得授人口实。大帅你且走上这一遭,各位兄弟自会小心行事。待大帅这边脱险再从长计议,我兄弟自当复出相随,听候调遣。”

  萧云长拜:“我萧某今生得遇各位,夫复何求?诸位兄弟且各自保重,切勿莽撞行事。我相信当今圣上绝非昏庸之辈,只是受人蒙蔽,是非曲直自有公论,只是萧云此生不再做这南陵平凉王、兵马大元帅了。待赵兄面圣秉明前后,诸位再见机行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萧云盼着早日与各位重聚!”说罢便纵马南下直奔秣陵城。

  萧云干了这一杯,心道:“各位兄弟,一别半载云甚是挂怀。待好妹妹医好了我的病,我便与你们江湖再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