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云无晴2020-02-12 17:002,740

  “客官,您的菜来了!”伙计高声吆喝着,端上来一盘熟肉、一鼎黄羊肉、一碟烧鱼、两碟清口小菜还有四碗热腾腾的福山大面。这伙计名唤周洪,他为人和善,笑口常开,但心思缜密,机智多谋,人们常唤他做笑面伙计。

  伍漠然满脸疑惑:“小二,我方才并未要这几碗面。敢问……”

  “伍大哥,是我来时吩咐郝掌柜让后厨做的。你可能有所不知,这福山大面可是享誉我们归怡国的名肴,细如龙须,以柔滑鲜美、细如银丝著称。今日萧兄弟生辰,权且做这寿面,万望二位不弃。”陆枫连忙接过话来。

  “如此多谢陆兄。不过这郝掌柜……”萧云沉吟半晌若有所思:“大哥,我们到这凌州城也近一月光景了。小弟只记得初到凌州那日见了这悦来客栈的掌柜,当时并未过多寒暄,往后更是未曾谋面,竟连他姓名都不晓得。想来却是有些道不出的神秘。”萧云此话倒是不乏几分自嘲的意味。

  “客官,不瞒您说,我们这郝掌柜平日里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连我们这些做伙计的也不常见到,说来见笑。他许是不爱过多与人交谈了,总之确有些神秘之处。”笑面伙计周洪也在一旁笑道。陆枫听着,不禁与叶俏对视了一眼。

  酒过三巡。

  众人皆有些微醺,只有酒量过人的萧云还保留着九分的清醒。

  叶俏虽为习武之人,平日却也不善饮酒,此时已近七分沉醉。今日得遇萧云自是十分欢喜,又见萧云在自己面前全无两军阵前的高傲和冷峻,便顾不上矜持和这许多礼节。她挽起萧云的小臂喃喃道:“萧云哥哥,你可知这凌州城内有一名妓暄儿,貌美如花、声如天籁又琴艺过人,平日里可是极少露面的,能听她一曲可是多少凌州男子可望而不可即的。我和师兄来时伙计带话说暄儿姑娘今晚兴许会来这悦来客栈后庭院献艺。小妹听闻哥哥一向精通音律,若能听了暄儿姑娘的琴曲必会开心,这就好说歹说求了师兄去吩咐郝掌柜今晚务必留住暄儿姑娘与哥哥一会。哥哥就不必谢我了。”叶俏说的兴起,险些失足跌倒,萧云上前轻舒玉臂将叶俏轻柔地扶入怀中,淡然一笑:“那你说这暄儿姑娘可有好妹妹你那般美貌?”说罢便轻轻扶她入座。

  “哥哥若是再如此戏弄,小妹就再不理你了。”叶俏佯装愠怒,在萧云小臂上轻掐一下,转过头去偷偷乐着。

  一旁的伍漠然还未回味过神来,陆枫即连忙上前圆场:“师妹,萧兄弟这是跟你说笑呢,怎么还当了真?不过话说回来,萧兄弟,为兄知你也阅遍佳人无数,但若论这暄儿姑娘之才貌,方才师妹还真未夸口。这暄儿姑娘绝不同于那青楼歌妓,也是有些傲气的,若是凡夫俗子她绝不会屈身赏光。萧兄弟这半载烦闷,却也该好好听这一曲。我想就萧兄弟这一表人才,暄儿姑娘必会倾心献艺的。何况今日天色尚早,萧兄弟莫不如后庭院听上一曲,兴许会得那暄儿姑娘倾心。”

  此话出自叶俏之口,萧云自是要戏谑玩笑一番。但听得平日一向不苟言笑的陆枫也说的一字不差这般怂恿自己,便真勾起了几分兴致。“也好,酒足饭饱,若有仙乐也是件快事了。大哥,取我琴来。许久未能有此雅兴,手也生疏了。”萧云叹道。叶俏兴高采烈地连声拍手称快。

  仔细梳洗罢,萧云换上了叶俏为他准备的一身新行装。叶俏看着重现容光的萧云,双颊再度泛起了一片红晕,不住赞道:“萧云哥哥这才算恢复到往日的俊俏了,此番相会想那暄儿姑娘怕是要大开眼界了。”随即轻挽萧云的小臂向外走去。陆枫也早已吩咐客栈遣散了后庭院嬉戏的散客。

  未见其人,先闻琴声。

  萧云轻轻一摆手,四人在庭院外坐下。伙计陈钰捧上一大壶碧波清锋供四人解酒听曲,茶香随清风摇曳在悦来客栈的月上柳梢、灯火楼台。黄昏的一阵细雨带去了凌州城入夏的连日燥热。华灯初上,低眉掩卷。淡淡月华透过树梢,洒落在旧窗上,清冷迷离。

  清音舞静夜,林风嗟年华。

  无歌。

  但暄儿的琴,并不需要歌声来配。一切都如意。看阶前,翠竹溪水,漫天飞雨。燕子楼头双嬉戏,枝上蝉声闲逸。多少事,悠悠来去。静扫浮尘悄待客,让时光,留驻茶烟里。相坐在,旧窗底。

  萧云听到至情处,轻轻拂去了古琴上的尘土,拨动着琴弦。琴声接的恰到好处,听上去却无分毫突兀。他听出了暄儿曲中遗世独立的淡淡忧伤,这忧伤却为轻柔点缀,似萍聚,如云散,无情亦有情。寂夜烟雨,温柔如故。阑珊灯火下,行人匆匆而过,留下几剪寂寥背影,又带走多少离合故事。

  此刻他的心化作了一座城,一座小小而又辽阔的城。这座城,装得下热闹与寂寞,也装得下欢悦和悲伤。这座城,小的只能住下一个人,又大的可以装下万千世象。这座城,坐落依附于尘世,看尽人间纷繁,却装着最寂寞的灵魂。这座城,坚固无比,又会因某段情,某个人,倾倒塌陷。它有时波涛汹涌,有时安静无声。人生遇合,自有定数。千万人之中,谁才是那个有情的知音,可以执手以待,一世相依。多少华美的筵席,千古相同,躲不过清淡散场。余下孤独的你,独自看红尘茫茫世路,飘忽风景。

  他眼圈微红,昔日传阅四国的《红颜旧》不觉脱口而出:

  斜桥红袖顿云踪,兰阁春倚却愁颜。

  知音慧助曲中人,晓茶醉舞纸上仙。

  婉月朗怀繁星暖,妍姿薄敛眉峰寒。

  憀恨相思罔随风,流水征鸿忆前缘。

  英雄红颜,剑胆琴心。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容华谢后,不过一场,山河永寂。他在八年前的兰綝城写下此诗以悼儿时青梅竹马的未婚亡妻清萍。却未曾料想此去经年,物是人非,追忆的人又多了结发妻子张华。山河拱手,为君一笑。随你走在天际,看繁花满地。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

  原以为埋葬了儿时懵懂的情爱,云繇河上的惊世一瞥便托付了新的情思。白凉西行,一路凯歌,洞房花烛,位极人臣,却不胜人间一场醉。北境的一路征尘在他眼中也曾不过醉卧沙场,听呐喊的沙哑,笑看人世间火树银花。当他攻破重重关卡,只为了却那段半生牵绊的最后一段恩仇,赢尽属于风尘眷侣的二人一马、明日天涯,却在生离死别的一刹那,永远输了她。师傅曾几番教诲他习得绝世武艺、奇门遁甲、人间韬略要为国为民,去守护那多娇江山,守护人间正道。到头来,他却甚至无力守护自己心爱的人。时也?命也?萧云无力去思索这些,如今的他无时无刻未曾如临大敌,他是三国的仇人,是故国之罪、族人之恨,归怡国的凌州城竟成唯一安身立命之地,远在他乡身患大疾,他甚至不知能否捱过眼下并不遥远的漫长冬日。

  一曲终。

  心中这座城的故事却停不下来。

  庭院内传来的脚步声终究为这一切暂时画上了休止符。

  这脚步声轻到足以沉寂在微风和蝉鸣中,但它之于萧云却是响彻心扉的。

  而脚步声转瞬间又戛然而止

  “这么多年,终于有人能续的上这首琴曲了。不愧是萧公子,请院内叙话。”庭院内的声音宛转悠扬,不知有多少男子曾为它魂不守舍。

  萧云并无应答,径自走进了幽深的庭院。叶俏的脸上掠过一丝失落,一旁的陆枫却若有所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