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云无晴2020-02-12 17:022,794

  斜桥红袖顿云踪,兰阁春倚却愁颜。

  知音慧助曲中人,晓茶醉舞纸上仙。

  婉月朗怀繁星暖,妍姿薄敛眉峰寒。

  憀恨相思罔随风,流水征鸿忆前缘。

  红泥斜桥。恶贯满盈的李成凡赶回南陵复命途中遇袭。

  夜香阁。左右逢源的吴骏欲来一夜春宵却不料东窗事发。

  悦来客栈。人分千里外,兴在一杯中。知音相会,茶香曲谐,却怎料,佳人消香玉陨。

  “如此看来,凶手至少还要结果两条人命。”萧云细细思索着。

  午膳用罢。张管家亲自来为萧云收拾。

  “张管家,还有酒吗?”萧云并无难为情地问道。

  “我说萧公子,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要想着饮酒。这怎么行呢?陆官人亲自吩咐过不能让你再饮的。”张管家苦笑着。

  “那就有劳管家再为云泡壶茶吧。”萧云面无表情。

  “早该如此。公子且稍后,这就给你送来。”

  “张管家”,萧云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你这府上的茶别有一番味道,饮下一壶身子却是舒服多了。不瞒你说,这茶比我之前郎中煎的药都要见效。”

  “俱是补品。我也曾粗通一些医术,也未曾料到这茶能对着萧公子的症。”

  片刻后张管家便呈上茶具。陪萧云一同品茗。萧云看的出,这张管家委实是忠厚实在之人,更兼细心沉稳,和陆枫为人也极为贴合。

  “张管家……”萧云欲言又止。

  “萧公子但问无妨。我猜公子是想问那暄儿姑娘葬在何处了吧?”张管家微微一笑。

  “见笑了”,萧云难得一笑:“再怎么说,我和她虽不至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这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却是不为过的。旁人只道是我萧云谋害了暄儿姑娘,却又有谁能知我二人心意。”萧云的笑容总是稍纵即逝,忧烦却是他身在凌州的最真实写照。

  “萧公子,不瞒你说,今早官人已带人去西郊城隍庙后山一片坟冢葬了她,那悦来客栈的郝掌柜和伙计们,还有这凌州城一些有头有面、平日却与她素不相识之人一同去祭拜。不过在老夫看来,这其中自恃清高、沽名钓誉者居多。要论这一片丹心,却无人能企及萧公子了。”

  萧云并未开口,只在一旁品着茶,静静听他讲下去。

  “我家官人之所以未叫醒公子一同去祭拜,其中缘由我想公子如此聪慧之人定能心领神会。最近这些时日公子还是在府上静休避过这风头为妙,等官人缉拿了真凶自会还了公子这个公道。公子若嫌这府上烦闷,老夫尽可陪你喝喝茶聊聊天。老夫早已听闻萧公子不仅文武双全,精通音律,这棋艺也是南陵一绝。如若不弃,老夫倒想借这段时日与公子手谈,领教一番。”

  “不敢,张管家有此雅兴,云定当奉陪。只是今日,云想去看看暄儿姑娘,还望张管家成全。陆兄若问起此时,全系萧云一人,与张管家并无干系。”萧云说的很是诚恳。

  “天色已近午后,公子要去也并非毫无办法”,张管家轻叹一声:“只是今日你要依从老夫的话,莫要让外人认出来,老夫这就带你同去。”

  “如此甚好,云定当遵从张管家吩咐。”萧云喜出望外。

  “想不到张管家如此通晓易容之术!”萧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竟有些难以置信。

  “雕虫小技了”,张管家和蔼地笑道:“不是老夫夸口,不只我们官人、小俏,就连我们府上这下人都多少懂些易容术。只因平日官人会的犯人多了,有时却要设局将其请上府中。为了不让人起疑,这些下人们平日里不但守口如瓶,还能用些易容之术迷惑那犯人,立下不小的功劳。”

  “原来如此。世人都道这凌州城不乏奇人,萧云算是领教了。”萧云拱手称奇,心中却若有所思:“易容术……”

  张管家似乎看出了萧云心中所思,背过身去,长叹一声:“易容术纵然精妙,却也只能掩盖人世间的大千容颜,只有这人心是万万藏不住的。这世上再精妙的伪装也终有被拆穿的那一天,它终究瞒不过天地,欺不了人心。”

  西郊。城隍庙后山。

  暄儿的琴静卧墓前。

  萧云为她送上了一束精美的金钗。他依稀忆起初见的昨夜,暄儿并未佩戴金钗。青丝三开铺在怀中,恰似一道惊心动魄的瀑布。情是灼人的,萧云却并未动了凡情。并不是所有佳人才子情深动人的际会,都要以两人一马,明日天涯的画卷展开。此刻他更多的或许是懊悔和不甘吧。

  张管家见萧云呆立许久,一言不发,便主动打破了沉默:“萧公子,还要为你的知音弹上一曲吗?”

  萧云却微微一笑:“我想不必了。该说的话,其实昨夜和她已尽数道来。有的话,却不必讲出来,放在这酒暖茶香和琴箫中。还有的话,却也不在弹指之间,在乎弦外之音。你本不该为我萧云倾心的,是吗?你的这份情爱寄托给了未来,而我却把它埋葬在了过去,你本就和她们不一样啊。难道这真的是孽缘吗?数去无非君傲世,算来唯有我知音。用一生的修行,换取世间最平淡简约的幸福……”

  张管家长叹一声:“萧公子,这人世间玄妙之处或许尽在于此了。她对你动了情,你却始料未及,抑或从未将这红尘眷恋放在心上。如此说来,我家官人也身陷这迷心局中啊。”

  “此话从何说来?”萧云话一出口就随即收回,拱手拜谢:“张管家勿见怪,是萧云唐突了。”

  “诶,萧公子言重了。你和官人有生死之交,和小俏也一见如故,此事说与你听也无妨。只是莫要与他人道来便是。想必官人也和你讲过陆、叶两家的世交,官人一生在世可谓与世无争、清心寡欲,以仁义闻名于这归怡国,然心中唯一的牵绊却是他这师妹叶俏。小俏这孩子自幼失了双亲,在陆家长大,将官人视为亲长兄。而官人和老爷都有意纳这小俏为陆家儿媳,孰料这她对官人只有兄妹之情,绝无其他非分之想。小俏这孩子也是我看者长大的,她虽知书达理又温柔体贴,可这生性天真烂漫、无拘无束惯了,官人这有些闷声的性子自是不会讨她欢喜。官人又是性情内敛之人,见老爷提亲未果,便从未主动再提过此事。饶是如此,他对这青梅竹马的师妹越发照顾有加,却将这份情思兀自埋在心底。烦闷时也只对老夫一人讲。这苦情的孩子啊!可老夫却也不知又有哪个男子能有幸得小俏的青睐。”张管家说到心头又是不住地叹息。

  萧云也不胜唏嘘:“其实他们二人之情我昨日就已瞧出了一些端倪。人们总道这无情恼多情,可问世间又何谓无情?我知这凌州城有许多男子倾心于暄儿姑娘,于他们看来我萧云定是无情了。此间真意却只有自己知晓了。”

  “萧公子说的不错,你对暄儿姑娘绝非无情。不似那些道貌岸然的登徒浪子朝三暮四、始乱终弃,到头来多情换的无情,却害得闺中人伤在多情、殁于无情,因爱生恨啊!”张管家说到此处语气不禁加重了许多。他也很快觉出自己方才言语中有些失态,向萧云一欠身:“萧公子,老夫竟一时说的激动,言语失态,公子莫怪啊。”

  萧云转身回礼。

  “好了,我看这时候也不早了,料想官人他们也快要回府了。萧公子,我们也回去吧。”

  萧云轻轻拂去了琴弦间的灰尘,便径自走下山去。

  张管家蓦然回首,绕有深意地望向离暄儿墓碑不远处的一块小碑。他上前踱了几步却又停下,长叹了一声,转身离去追上了萧云。

  “爱女小玥之墓”几个并不起眼的小字就在这不远处若隐若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