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云无晴2020-02-12 17:082,525

  千里之外的凌州城。

  夜色温柔依旧。

  萧云望眼欲穿。

  “萧兄弟,这么晚了还没去休息吗?对你这病不好的。”

  “陆兄一切都处理妥当了?”

  “旁人尽在掌控之中。只有你和师妹例外。你们都是不受拘束的。她断案也是头一回与我意见有些相左,而萧兄弟不好好休息养不好身子,为兄只怕十天后恶战出什么闪失。”陆枫苦笑一声。

  “陆兄说笑了。你一向对令师妹呵护有加的。云且有一言唐突,还望陆兄莫怪。是该为令师妹寻个如意郎君了。总是陆兄费心终是伤神的。”

  “萧兄弟又何必明知故问呢?叶俏这丫头,我想为她操持她却反倒不乐意了。我看反倒是了结此案后由萧兄弟去劝更为妥当,她一向都听你的话。”陆枫罕见地红了脸。

  “陆兄莫要再拿小弟说笑了。大敌当前,大仇未报。云只得扫兴。”

  “原来萧兄弟还在念着暄儿。”陆枫轻叹着。

  “陆兄怕是误会了。小弟和暄儿知交之情,对暄儿姑娘只有欣赏和敬重。云此生只动情过两人,一人活在梦中,一人葬在箭阵。”萧云目光冷峻,显然是又被触及了伤心事。

  “萧兄弟莫怪。只是我见小妹已有许多时日不似遇上萧兄弟时这般欢脱了。我这个做哥哥的……”

  “陆兄且放宽心。萧云答应陆兄断案期间定当护着妹妹周全,义不容辞。”

  二人都沉默了片刻。

  “也是为兄太过认真了。暂且不说这个了。萧兄弟,捉了真凶后有何打算?可曾有意留在归怡?”陆枫把话题一转。

  “生死未卜,是福是祸尚且不知。倘若侥幸留得性命,自当归隐江湖、不问世事。”萧云依旧一脸冷漠。

  “这倒是与张叔所言如出一辙。”陆枫淡然一笑。

  “如此说来张管家却是把今日之事告知陆兄了?”萧云冷笑了一声。

  “萧兄弟莫误会。我知你和那暄儿姑娘一见如故自是情深,既然有张叔随同,为兄自是放心的。”

  “陆兄果真如此信任这张管家。”

  “实不相瞒,张叔却也是南陵人士,数年前遭逢冤案,其妻产下一女后就病亡了。他对这南陵朝政心灰意冷,又逢战乱,就流亡我们归怡国,在凌州城是家父接济了他。他为报恩便留下做了管家,自幼待我和师妹亲如叔侄,我这易容术和师妹的医术却也是他传的。张叔平生为人宽厚、好做善事,只是好人未必能有好报,其爱女一年前为情所伤不幸亡故。张叔也悲伤了许久,却也有言终生不娶,要终老陆家。”陆枫讲起张管家往事,心驰神往之情溢于言表。

  “冤案?”萧云迫切地问下去。

  “我曾听张叔说过,昔日南陵先帝李焱在世时,以半生光阴平定江南,开创着南陵王朝。先帝本欲大展宏图,逐鹿中原、北逐夷狄,孰料天不遂人愿,先帝堂弟、楚王李雍谋反,暗通白凉欲谋帝位。而楚王手下却坐拥南陵最精锐的龙骧营和虎贲营,分别由郭旭和李通掌管。他们师兄弟二人终识得大义,在楚王拥兵谋反时暗助先帝,待时机成熟时在秭归城反戈叛军,也击退了白凉人马,化解了南陵的重大危机,楚王一支的宗族也尽数归顺。但经此一战,先帝耗尽了生前最后一丝心力,一病不起回天乏术。他临终前将帝位传给了三子李岳,加封齐王郭旭、明王李通和一字并肩王张淼为托孤大臣辅政。可那楚王一支宗亲却无时无刻不在思索如何把持南陵朝政,终于有朝一日被他们寻到机会编造了齐王与明王二人的谋反罪状,当朝皇上无奈只得将他二人打下大狱。他二人手中死士如云,却有人甘愿替死,一字并肩王有感二人冤屈,便默许了下属替死一事,冒险放出了二人,他们才保住了一命。而张叔,却不幸涉入了这场纷争,深受其害……”

  “此事我却有听张王兄生前所讲,世人皆道是他嫉贤妒能,陷害了齐王、明王冤屈致死,却不知正是他保下了二位王爷和龙骧营、虎贲营两支精锐,独自一人摄政以制衡那些楚王一支的奸佞。”萧云也听得有些入神了。他白日已为张管家之大仁大智所打动,却不想他竟也暗藏上乘武艺,还与自己有着不尽相似的经历。他也不住地叹服。“却又是一个情字,问这世间有多少有情人却总被这负心汉所恼。这便是人间的命数,红颜却难逃大劫吗?”萧云转而无尽唏嘘着。

  “萧兄弟此言却与今日为暄儿姑娘服丧时师妹的话极为贴合,她也不时在感怀你们二人的际遇。”

  “其实说起来,妹妹和我却也有些心意相通的。她的胆识已然胜过爱妻张华,而论这聪慧恐怕与我那清萍相教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而她的洒脱不羁更兼了许多体贴细心。只是不知这世间哪个男子能有幸与她喜结良缘?”萧云的眼中闪烁着几点难以捕捉的星光。

  陆枫却捕捉的恰到好处:“我也希望她能远离朝堂是非、家国纷争。倘若有朝一日她执意离开这凌州城,我纵有万分不舍却也不会横加阻拦的。萧兄弟,为兄不敢有事相求,但留此一愿,结案后你们二人能一同仗剑天涯,也省去你萧兄弟一路的寂寞与烦闷,身体不适时她也自会为你调理。最重要的是,她懂你。”

  萧云不置可否:“云只是孤单,并不寂寞。萧云之心旁人难懂。萧云也更不需要世人来懂。这些声名都是萧云一锏一镗和无数将士们抛头颅洒热血拼出来的,刀光剑影、鼓角铮鸣,一将功成万骨枯。陆兄想必也明白,无论这江湖还是朝堂,多少王者霸道之路,抑或放马南山之心注定都是要独来独往的,一旦选择了就很难容下任何人。云已经失去了心爱的清萍和张华,还有千年修来的知己暄儿,不愿妹妹再与我一同犯险。若她确乎有此心意,我萧云自是不愿辜负。只是不知这前路几多凶险,还能否留得性命作别这凌州城。”

  “萧兄弟,不问前路,但求此心无愧,此番陆某定与你同生死共进退。”

  “阔别八载,陆兄还是当年界桥的那个铁血的陷阵义士。”萧云眼前依稀浮现出昔日界桥的关山横槊,金戈铁马,弓开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落地。他身经百战,傲视天下,征途望断,那界桥一战的沙场快意、男儿豪情,却是心底最难以忘怀的。纵然日后身陷乱世权谋,他依旧对这样的战场心驰神往,那是一个武将的极致荣耀,一个男儿的酣畅淋漓。

  “萧兄弟,其实你也从来没有变过,依旧是赤子丹心,英雄本色。这无关你是胡是汉,你是天生的帅才。正如孙子有云: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时隔八年,这双手掌再度紧紧握在一处。经不过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岁月终究还是在他们昔日稚嫩的手掌上雕刻下了风霜的印记,却也永远留下了那份生死相依的兄弟情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