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云无晴2020-02-12 17:042,534

  萧云料想的丝毫不差。

  府上护卫尽数倒在地上。

  放眼扫去,地上却无一丝血迹。凶手显然不想杀那些侍卫,只是击晕便罢。

  萧云下马直冲前厅。

  叶俏双目晕眩,气息微弱,被缚在案前,动弹不得。

  那黑衣人手执双锏,直指叶俏的喉部。

  萧云大喝一声:“放开她!你要下手的人是我!”

  黑衣人仰天大笑:“萧公子,你也未曾想到我并未按你的诗来下手,却直奔这陆府而来吧。不过萧云到底是萧云,此计只能瞒得你一时,阁下的才智足以让我惊叹,若是旁人决计猜不出这步棋。你料定我会提前一天出手,还传了叶姑娘几路锏法以备不测,只是你比谁都要清楚这萧家家传锏法绝不可能在这短短半个时辰内练得纯熟,而你又低估了我的武艺,她还是嫩了些。”

  此时的叶俏神情恍惚,却还是认出了眼前那个模糊的身形——这个身形从她看到的第一眼就注定不会忘记。她竭尽全力冲萧云喊道:“云,不要管我,杀了他,离开凌州城!”

  萧云冷冷一笑:“阁下心计过人,功夫也确是精妙。只可惜,你遇上的是我。好妹妹不必惊慌,我会保你无虞。”

  “那又如何?这叶姑娘对你一往情深,我想萧公子定不会置她性命于不顾吧。你口口声声说要保她周全,真是痴人说梦了。我死不足惜,却要奉劝萧公子莫要做出这等亲者痛仇者快之事。时至今日公子不还在为那暄儿姑娘的香消玉殒而自责吗?”

  “你不提她,或许我尚可留你全尸。你既如此寻死,就怪不得萧某了。我本还想容你再多活半个时辰问个明白,如今看来已无必要。你需知晓,萧云出锏必要见血,你也不会有机会出手的。”萧云语气依旧阴冷,眸子中已布满了凶光。

  “若是双锏在你手上,我尚要惧你三分。只是你手中的佩刀能快的过你的瓦面金装锏吗?”那黑衣人话音已然失去了几分底气——他失算了一处:言辞相激或许能让萧云失去理智,但定会逼出他的全力,这世上还从未有人能挡得住一个心生杀意的萧云。

  “不试试又怎知分晓?或许我的刀快不过我的双锏,却只要快过你的出手就够了。”萧云又逼近几步。

  “你不要逼我!”黑衣人握锏的手不禁颤抖了一下。

  “太慢了!”萧云的喝声未至,一道夺目的白光已直刺黑衣人双眼。

  白虹贯日!

  聂政刺韩傀,荆轲慕燕丹。

  这是萧云自秣陵城突围后又一次使出这舍身绝技。

  白虹已出,寒月逼人。

  黑衣人一时被白光摄了双目,竟被向后逼退三步。饶是他功力过人,只在顷刻就双眼微睁,却并未看到寒月刃向自己逼近。他心下暗喜,要拼上这转瞬即逝的空档全力一击。

  手中双锏飞出——却是直奔叶俏。

  撒手锏!

  萧云若要趁此一瞬之机出手取那黑衣人性命易如反掌,如此却也绝救不得叶俏。他知道自己的撒手锏绝技有多快。

  他没有出手。

  此刻的萧云已扑到叶俏身前——正是利用白虹贯日刺出的那一刹那。他料定那黑衣人会玉石俱焚,奋不顾身地对叶俏出手。

  叶俏待到双目复明,睁眼就看到了飞来的双锏和舍身相护的萧云。她的眼眶已被泪水打湿,声嘶力竭地喊着:“云!不要!”

  双锏落地——一把被寒月刃紧紧钉在地上,一把被萧云手中的龙雀大环击落。

  “好小子,你竟然练成了此刀……”黑衣人声音有些颤抖。

  萧云刚要拔出飞刀,只见那黑衣人夺路而逃,出了陆府。

  萧云顾不得去追黑衣人。

  他收起双锏,为叶俏送了绑,把她轻轻抱到自己的房内躺下,为她服了一片百转齐陵糕。他拭去了叶俏眼角的泪水,握住她水灵的小手轻声安慰着:“没事了,好妹妹,让你担惊受怕了。”

  叶俏紧紧抓着萧云的手,红着眼圈责备道:“萧云哥哥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为我犯险,还要为了我放走那黑衣人?我叶俏死不足惜,今夜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我怕哥哥洗不清那冤屈了。”说罢就一把扑到萧云怀中。

  “今夜也是他除掉我的良机,多亏了这两把绝世宝刀,加之他方才那一击还欠些火候,是伤不到我的。我也绝不会再让他伤害任何人了,尤其是好妹妹你。”萧云轻轻摩挲着叶俏乌黑的长发。

  “萧云哥哥,方才那黑衣人逃遁前曾有些结巴地说着哥哥竟然练成了什么东西,听他说来好像识得哥哥的刀。小妹虽有些神志不清,却清楚地瞧见哥哥出刀时放出了一道耀眼的白光。我也使刀,曾听师傅说过毒匕寒月刃的白虹贯日绝技,却十分相似。莫非?”叶俏怯怯地问道。

  “却还是瞒不过你。”萧云叹道:“不错,这正是战国时期赵国徐夫人所铸名刀毒匕寒月刃。相传秦王嬴政灭韩亡赵后,燕国义士荆轲执此刃大殿行刺秦王未果,它便落入秦王手中,也只有那后来的始皇帝嬴政方可镇住此刀锋威。之后那汉高祖刘邦攻入关中破了咸阳,此刀却下落不明。我随师傅入了牧云谷时也曾听他说过这寒月刃的威力,还告诫我决不可练此毒刃,轻则有折寿之虞,重则反噬全身当场暴毙。”萧云说到这里却不住地摇着头:“可有一日,我随师傅去秭归城采药,双锏不慎落入井中。那时我身材尚小,就下井去寻,忽见一物光芒夺目,像是件刀刃,一时心生爱慕就随双锏一同打捞了上来。待我细看时却与师傅描述的那寒月刃丝毫不差,我甚是喜爱,心想既让我萧云得遇岂非天意?不可让此绝世宝刀就此销声匿迹,这是对兵刃的不敬甚至摧残,于是就有意瞒着家师私藏了这刀刃。我又痴迷武学,闲暇之余除了弹琴吹箫、饱览诗书就一向喜好进师傅书房借阅各种武学典籍,有一日还真让我翻到这毒匕寒月刃的记载,便私下暗中多加练习,以备不时之需。秣陵城一战,我自知若不兵行险着,必丧命于斯,情急之下就拔出这毒刃使出了白虹贯日。此刃却是寒气逼人,如今我这体内寒症也有这寒月刃的缘故了。”

  叶俏满眼怜惜地看着萧云,双手轻抚着萧云的双颊:“原来如此。起初我也只道是张华郡主拼下性命为哥哥挡箭身亡,从而激发了哥哥全身斗志和求生欲望,未曾想竟用了这招白虹贯日。其实哥哥本不该为我自损身体。今日小妹与那黑衣人交过手,却绝无伤我之意。方才也看他与哥哥出手,他虽未必是哥哥对手,却也无心全力缠斗。哥哥试想,他为何不将我击晕后埋伏在府上某个暗处,待哥哥回府后直接出招伏击,这样岂不一举得手?听他的语气,哥哥那招白虹贯日他或许并未见过,但也绝对是识得的。小妹看他的功夫应该就是杀那李成凡和吴骏的凶手,可他今日目标却又不在你我二人。且小妹一直有个想法:暄儿姐姐遇害那一晚,那黑衣人或许不只一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