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云无晴2020-02-12 17:082,259

  五月十四。

  朗月。繁星。暖夜。

  夏至未至。

  已近满月。

  萧云依旧咳嗽不止。嘴角的血痕依稀可见。

  “萧云哥哥,少饮一些吧,就当是为了小妹替你煎药的一场劳苦。”叶俏并不会苦苦哀求。若在平日,萧云饮上十坛她也会欣然作陪。

  只有萧云清楚——没有酒,他或许已经死了。

  “好妹妹,对敌在即了。此番得遇劲敌,却需酒力。”

  “我明白了。”叶俏虽熟读医典,亦晓得萧云的身体——只有她亲自为萧云把过脉。他绝不同于其他武者。

  “此番这真凶怕是要逼我使出撒手锏了绝技了。发锏时讲求屏息凝神,一声咳嗽就足以使一切前功尽弃。我想对方精通锏法,亦通晓此等道理。而他却未必通晓我的身体。体内潮寒发作时饮酒固然是饮鸩止渴,却也恰能借这兰陵酒的热力一时稳住我体内的真气。这个秘密我只告诉好妹妹一人。”萧云目光直视叶俏。

  “哥哥尽可放心,小妹守口如瓶。”叶俏为萧云轻轻擦拭着嘴角。

  “只是此番我并不用这对双锏。”萧云微微一笑:“好妹妹,我要借你的飞刀一用。”

  “啊!”叶俏听后不禁花容失色:“我明白哥哥的意思,可是这样未免太冒险。”

  “那就再告诉你个秘密吧: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年方五岁,用的就是飞刀,连杀了四人。”萧云不动声色地说。

  “哥哥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也会手抖心怯吗?”叶俏颇为好奇地问着。

  “并无丝毫。”萧云依旧面无表情。

  “为何?”

  “我就是要他们死。他们四个禽兽,要对我的清萍图谋不轨,我要杀就杀了,不会有分毫犹豫。自此之后,近二十年来我杀人无数,为心爱之人杀过、为知交好友杀过,更为南陵杀过——我曾多少次逃避着良心的拷问,让双手为这与自己毫不相干的国家沾满了罪恶的鲜血,可我从未曾为自己杀过一人……那凶手或许就有幸做这第一个了——杀他也绝不仅是为了暄儿之仇。但凡我萧云想杀的人,至今还没有一人能活着。我们可以提前为他准备一套棺材了,我要亲手埋了他——用我的诗来杀人,再巧妙地转嫁给我,是个高手,我萧云对他却还是有这么些敬意的。”如果说叶俏初见的萧云是个翩翩君子,那么此刻眼前的他却是个令人胆寒的玉面杀手。

  “妹妹懂你”,张华轻轻握住了萧云的手:“萧云就是萧云,他想要杀谁都会有自己的道理。你杀那歹人是为了守护心爱的清萍姐姐,你烧杀十万白凉精锐灭了白凉国只因君命不可违,你北境攻杀是为了守护南陵、也为家人和爱人报仇。无论战场攻杀还是江湖恩怨,抛开对立双方,本都是一场无义的流血,何必硬要为这些杀戮给自己的内心寻个妥帖的安放?杀了便是杀了,名垂青史还是遗臭万年,是非功过任由后人去评说。萧云哥哥,你就尽管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这世间值得你去守护的本就不多,不是吗?”

  “好妹妹,你就是那为数不多的一个。我没能照顾好暄儿,定会尽心守护你,绝不让你有任何危险。我的这对双锏这两日就留给你防身,你将鸳鸯刀法使出也能用的,兵刃的力势也自会更加迅猛。”萧云欣慰地看着身边这个令自己再度刮目相看的叶家奇女子。

  “人家才不会拖累你去守护呢,萧云哥哥对我的武艺就那么没有信心吗?再这样说小妹可就不借你飞刀了。”叶俏双颊泛起了红晕,将五柄飞刀递给了萧云,又露出了往日的俏皮。“萧云哥哥,话说明晚就要决战了,今夜还是要早些休息,养精蓄锐啊。”

  “明晚决战……”萧云忽然表情严肃了起来:“好妹妹,为了以防不测,我这就到厅外传你几路基本锏法助你护身,你可要仔细看好了。”

  叶俏看萧云神情严肃并无玩笑,当下不再多问,这就点头答应。

  二人走出前厅不多时,一位下人送来书信:“萧公子,方才门外有人送来这书信,还吩咐说此信只许你一人拆阅。”

  “你可识得送信人?”

  “并不识得。”

  “那人从哪面过来?可曾骑马?”

  “未曾,大概是从那西边只身徒步而来。”

  萧云心下有些起疑:“这么晚了,有人要单独给我书信。”

  “萧云哥哥,我也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依小妹看,不如趁来人还未走远,你骑着银河驹去追问一下。”

  “还是待我先拆阅这信件再做定夺。妹妹放心,信中内容紧要之处,待我阅完必说与你听。”

  萧云拆开信封。

  “二弟,见信如晤。为兄在西郊城隍庙处盯梢。我等已悉得那悦来客栈笑面伙计周洪接连三夜来这后山。每夜皆亥时出没,一个时辰后便回。然今夜他戌时便来,却到现在还未离去。为兄恐那凶手今夜就要对他提前下手,却未敢轻举妄动,特写信告知贤弟速来城西一见已做定夺。——伍漠然”

  萧云特意多读上一遍。确是大哥伍漠然的字迹无差,便将信中所写说与叶俏。

  “如此大事,萧云哥哥自当前去。小妹料想师兄那边应该也察觉到了些许动静,稍后或许还有音信,就在府上静候。凶手诡诈,哥哥切要小心行事。”叶俏很是关切地嘱咐着萧云。

  “你更要小心,双锏不要离身。”萧云心下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有些忐忑地骑上银河驹出了府门。心中不停地思索着疑点:信中所言这般,若真是大哥发信给我,为何却不让叶俏一同拆阅?他明知道我看过信件也会说与叶俏。可这字迹又确实是大哥亲笔,自己却总觉得哪里奇怪。送信人?依常理而言,一个下人不识得大理寺中人也并不足道。五月十四。真凶要在城隍庙后山提前下手,莫不是对西郊设防已有察觉?

  萧云从暄儿事发就对一点确信不疑:此事定是身边人所为。李成凡之死、吴骏与之死、暄儿遇害,这凶手一定是自己所熟知的。萧云又拿出书信,目光聚在了结尾处的图章:“凶手的真正目标是我……”萧云想到这里,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大呼一声:“不好,中计了!”当下就调转马头直奔回陆枫府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