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云无晴2020-02-12 17:281,765

  萧云听着越发觉得在理。

  他不断梳理着头脑中今夜前前后后的玄机。忽听得背后一阵咳嗽声。

  他轻轻放下了叶俏,后者背过身去,轻轻躺下。

  “萧兄弟,你们还好吧?方才之事我已听得下人说了。”陆枫一脸关切。

  “无事。小弟没能照顾好妹妹,让那凶手在府上闯了一遭,还望陆兄莫怪。”萧云满是歉意。

  “萧兄弟切勿如此说。师妹此番无碍,多亏了萧兄弟。陆枫在此谢过。”陆枫喘了口气,坐下饮了碗酒,叹了一声:“西郊城隍庙后山,那悦来客栈的笑面伙计周洪出事了。像是自缚白绫上吊而死。”

  “自缢?”萧云自言自语着,神情上却并未流露出一丝意外。

  “萧兄弟并不感到意外吗?”陆枫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萧云并无应答。他将方才伍漠然书信交与陆枫看。

  陆枫读罢沉默良久。

  “周洪或许并非自杀,但这个却并不重要了。我们到底还是着了这凶手的道,这招声东击西用的着实巧妙,就连我手上这封书信都是他仿造我大哥的手迹,他今晚的目标就是周洪,可恨还是让他得手了。婉月朗怀繁星暖,妍姿薄敛眉峰寒。他并没有打乱这首诗的顺序。”“不仅如此,他还将这首诗还原的恰到好处——此时已近五月十五了”,萧云随即话锋一转,直视陆枫:“陆兄可有见过我大哥?”

  “这个却没有。我到城隍庙时手下人说伍大哥去悦来客栈寻那凶手了。”

  萧云背过身去,缓缓低下头,若有所思。

  “二弟、陆兄,我回来了”,伍漠然将铁脊蛇矛立在墙头,喘着粗气走了进来,也饮了一大碗酒:“我见那悦来客栈的笑面伙计周洪上了后山,却许久未曾下来,就要暗自去山上看个究竟。这时却有人送来二弟书信,说是这悦来客栈出事,为兄就跟了过去,却只见那伙计陈钰一人,当下觉得蹊跷,待到回后山时,见那周洪已然缚着白绫,气绝身亡。当下就知中了那奸人之计,此信绝非二弟所书。我恐他要对府上不利,就赶了回来。”

  陆枫和萧云对视一眼。

  “那凶手的确来过。幸得妹妹并无大碍。大哥你且照看好妹妹,我已知晓凶手为何人了,会去何处了。此刻他还未走远,事不宜迟我这就去追。陆兄,你是大理寺之人,此番还需你与我同去拿那凶手”,萧云话音一顿,看了陆枫一眼,紧接着又补充道:“只是陆兄无需出手,那凶手的最后一个目标正是小弟,已有四人因小弟这首诗而丧命,小弟定要亲手了结这一切。”萧云目光如炬。

  “好吧,为兄答应你。萧兄弟要亲手为暄儿姑娘报仇,为兄不插手就是,自会等萧兄弟拿下那凶犯后押他回来伏法。但兄弟一定要小心行事,切莫勉强,到了万不得已时为兄自会出手相助。”陆枫取了镔铁戟,带上了几个贴身侍从与萧云一同上马出了府门。

  “萧兄弟,为兄知道临敌之计不宜多言,怕是扰乱了你的心神。只是有些话,还是当下说了好,望兄弟莫怪。我曾问过你,今夜过后,你将如何打算,是要放马南山还是争雄天下。这霸者之路何其凶险,兵马权谋、尔虞我诈只怕从来都与兄弟的初心背道而驰。兄弟也知道,我这师妹是倾心于你的。我不想她留有遗憾。当然,萧兄弟若是有难言之隐,大可不必现在作答。”

  “说来见笑,其实萧云起初并无志向,一生但求随缘二字。然而为形势所迫,确乎要有一些违背初心之举。但无论让萧云选择哪条路,我都必将全力以赴。陆兄所言霸者心术,在萧云看来,权谋之术却正如同切磋技艺、战场搏命,其精妙之处在于瞬息万变,必然与变数并存,险象与生机同在。你若为此不屑一顾,甚至愤懑不平,便是为自己平添无尽的苦恼。可你若视之为一切皆在意料之中,就会发觉所谓世俗的猜疑和流蜚也并没有常人想象中的那般可怕。”

  萧云淡然一笑,继而说道:“至于陆兄说的好妹妹,小弟有一言还望陆兄莫怪。你和她青梅竹马这么些年,却并不如我了解她。她固然重情重义,却也绝非儿女情长之人。她既非池中鱼,也非囊中物,清楚自己想要走的路,这世间战火却是烧不到她的。但萧云曾答应陆兄,办案的这些时日保护好她,就有信心今夜一举缉凶,全身而退,绝不让她担惊受怕。”

  “如此说来,萧兄弟已然成竹在胸了。”陆枫的神情并无缓和。

  “小弟只需陆兄应允一事——稍后小弟与那真凶无论有何言语、如何出手,陆兄只需静立一旁观战,切莫插手便是。”

  “既然如此,我陆某信得过萧兄弟。只是一切小心谨慎为好。”

  “那是自然,陆兄放心。憀恨相思罔随风,流水征鸿忆前缘。《红颜旧》,这首诗该有个结尾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