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云无晴2020-02-12 17:002,712

  “萧公子,暄儿斗胆相邀公子入内一叙,唐突之处还望公子莫怪。”暄儿有礼有节、不卑不亢。

  她的眼神却冷若清霜,淡淡的忧郁中透着深邃——这像极了一个人:文清萍。

  “像,实在是太像了,从容貌到神韵,就连衣着都几乎不差。”萧云暗吃一惊,心中默默念叨。

  萧云八岁就失去了清萍。此后二人相会便是在梦境中。萧云每次梦到清萍时,她都会同自己那样随着现世人间的年龄慢慢长大,不变的是她孩童般悦耳的声音和那冷清忧郁的眼神。

  萧云回过神来回礼道:“许久未曾听得姑娘这般曼妙动人的琴声了。”他面色平静,内心却不住再生波澜。

  “这也是暄儿想说的。方才那首琴曲,也曾不乏烟花才子为它接续,但能合暄儿心意的曲,时至今日才人间有幸一回闻。萧公子不仅精通音律,诗赋同样令人惊叹。一诗一曲足以让暄儿引为知音,当世无二。”暄儿斟了两碗热茶,却并未直视萧云。

  “数去无非君傲世,算来唯有我知音。一个知书达理的温婉佳丽和一个杀戮无数的冷血杀手于此品茶论道,却也是奇谈了。”萧云苦笑地自嘲了一下,细细品味着面前的碧波清锋。

  “公子似乎暗有所指。其实,暄儿内心又何尝没有藏过厮杀与恩仇?方才从公子的琴声中暄儿能听出来方才的话更多却并非自嘲。暄儿与公子或许都背负了太多,抑或本不该属于我们这个年华的……”暄儿开始凝视着萧云。

  “湛湛光阴,无情亦有情,看似匆匆来去,不落痕迹,实则一朝一夕,皆有缘由。每个人来到世间,无从选择,亦是情非所愿。纵然如此,也要听信于命运安排,开始一段悠长或简短,艰辛或闲逸的人世修行。正如在下,修习了十几年的武艺,从八岁就开始念着家仇国恨,一心要为南陵收复锦绣河山攘除夷狄,到头来却是为异族人一场杀伐,北伐的兵锋恰是指向了自己的族人。而萧云,不仅沦为千夫所指的罪人,更活成了一个笑话,竟连那构陷自己的李成凡都成了英雄。男儿学成文武韬略,难道就一定要为了别人的皇图霸业而奔波吗?”萧云黯然。

  “任你才华惊世,容颜倾城,也只是漫天飞舞的一粒粉尘,做着身不由己不自主的叹息。漫漫长路,百转千回,说好了善待这人世间,善待每一寸流光,善待每一桩缘分,到最后,却还总会事与愿违,难遂人意。回首过往,只觉有太多的遗憾与缺失,这就是人如你我的宿命吗?”暄儿依旧面无表情,话音中听不出任何波澜。

  “梢头的明月,你不该如此无情,见证情人间的蜜语,又无动于衷看沙场上斑斑血迹。我自是年少,韶华倾负。怎奈这红颜一劫,浮华一世转瞬空。纵然相逢一醉是前缘,而风雨散,又飘然何处。可叹今夜凌州这温柔夜色。”明月当空,柔和地将光芒洒在这对相见恨晚的知音身上——所谓夜色温柔,岁月静好,在五月初四,萧云的二十四岁生辰,在凌州的细雨黄昏后也曾让他陶醉过。为一杯重逢,为一曲新知,为一宵良缘,为不负这良辰美景,温柔夜色。

  暄儿冷漠的双颊中竟露出了甜美的微笑,她为萧云续上了一碗茶水:“确是如此温柔的月色,金风玉露,只求此夜一次相逢。浮生若梦,缘如露水。暄儿曾听一位云游僧说过‘世间万法本性自然,妄想、分别、执着乃是祸乱之本。’人若不生情、不动心该多好,如此便无谓聚离,守着简单的自己,不去惊扰别人的梦。可空闲的时候,又想看看云,看看水,看看打柳溪梅畔,走过的众生。倘若,把每一日都当作美景良辰,把每个人都视作缘分天定。这样,人生是不是,会多一些暖意,少一些悲凉,多一些相守,少一些离别”,暄儿举起茶碗,话锋一转:“但暄儿做不到啊。至少在这一刻,暄儿并不在意曾经发生了什么,未来何去何从,只在意今夜遇见了谁。小院清风,碧水闲茶,看月光雨色,云飞涛走,别有情肠。看窗掩夜影,溪桥梅柳,别具佳韵。倘若可以,我愿用一生的修行,换取世间最平淡简约的幸福。”

  萧云也会心一笑,以茶代酒,与她干了这一杯:“说的是,虚幻大千两茫茫,一邂逅,终难忘。情至深处便顾不了这许多,哪怕倾尽一生的柔情,愿换取刹那清欢。相逢主人留一笑,不相识,又何妨。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风雨飘摇中看人聚人散,刀光剑影中品花谢花开。这人间,真正的动人之处莫过于变化,而从来都不是是非。你我只是过客,没有人能真正成为一世的主人,只有故事主宰着一切。”

  只见暄儿笑的越发甜美。

  二人饮罢这一壶茶,静坐庭院,沉默了许久,谁都没有再主动开口。

  此时无声胜有声。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他们从未来过却好像故地重游,并且恍惚在凌州城的唯美夜色清音中,却不知弹指之间拨动的是多年之前的未来还是多年之后的过去。是欣喜相逢,抑或久别重逢,恰似梦中已相聚了千年,今夜的相会淡然一笑足矣。

  二人都有着如此、如此,漫长而扣人心弦的故事,他们却不必一字一句互诉衷肠。一如他们指下的一曲,奏尽人生的五音。今夜或许就是今生,今夜或许就是最后一世,又或许,萧云和暄儿的情缘,生生世世。他们所要做的,只是相守静夜,永远今夜如歌般委婉,何必去过问未知的轮回。原来这人世间珍贵的未必是动人的舞、魅人的笑,抑或琴声低唱,而是那一份安心的感觉。

  不觉中天色渐晚。陆枫这就要拉叶俏向萧云辞行。

  暄儿不经意地向院外一瞥,若有所思。她随即打断了萧云的思绪:“萧公子,暄儿有件东西要给你,你一定用得上。且莫要问我它从哪里来,你收下便是。”她的眼中笑意顿失,写满了严肃与认真。

  这有些异样的神色也把萧云从云端拉了回来。暄儿悄悄打开包裹……

  萧云顿时变了颜色,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瓦面金装锏!

  自秣陵城外身受重伤后,萧云便再也未见过这对家传的双锏。他只道此物定落到了李成凡那奸人手中,不想今日却在这归怡国境凌州城内重逢,奉还此物的还是素不相识的奇女子暄儿。

  萧云一时语塞,只是无比惊讶地盯着暄儿。

  暄儿面色平静地问道:“暄儿且问萧公子一句:信得过暄儿吗?”

  萧云还是点了头。

  暄儿的话音变得急切:“如此便好。萧公子速速收下你的双锏,切记莫要让旁人看到,切记。”暄儿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她又从包裹中取出纸笔,在一旁砚台蘸好了墨便要提笔:“是他要……”

  话音未落,暄儿霎时间脸色一片惨白,一头昏倒在萧云怀中。

  萧云大惊:这茶中被下了药!

  萧云自小曾在牧云谷中误食毒草,师门解药无一见效,一度危在旦夕。师傅终决定铤而走险,配置奇毒放手一搏,孰料以毒攻毒,萧云竟不日痊愈,并自此百毒不侵。因此方才他饮了茶水却未昏迷。

  还好只是寻常的迷药,萧云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当即抱起暄儿奔向自己的客房,师门秘制百转齐陵糕还在房内。这百转齐陵糕能治愈各种非致命伤和普通病症。奔向庭院门口的那一刹那,他猛然意识到一件事:陆枫他们的茶里一定也被下了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