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云无晴2020-02-12 17:022,431

  梦境。

  凌州城郊。红泥斜桥。

  萧云一手牵着银河驹,一手轻轻拉着清萍。

  他们已近四载未曾梦中相会。

  清萍也已近花信年华,越发娉婷贤淑。

  “云哥哥,降日大吉。清萍祝你岁岁安好。”她只有在萧云面前才能绽放出最甜美的笑。

  萧云虽难以卸下这满腹心事,却依旧报以一笑,轻轻吻了她粉嫩的双颊:“有清萍你的祝福,云哥哥新岁定能诸事平顺,逢凶化吉。”只有在清萍面前萧云才能毫无保留地诉尽衷肠。而他脸上那稍纵即逝的一丝烦忧也为清萍捕捉地淋漓尽致——似乎只有她才能和萧云如此心意相通。

  “清萍知道云哥哥这个本命生辰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心如意。你在这凌州城遇上了麻烦。”

  “如临大敌。”在清萍面前,萧云从不需要任何隐瞒。他轻轻放下马辔拴在斜桥边,将清萍揽入怀中。两人在斜桥上旖旎,萧云目光四散,不知散落在北顾触目可及的凌州城还是南望依稀可见的南陵凌州大营。他将今日之事与清萍娓娓道来。

  “还真是个不平凡的生辰。”清萍难得露出俏皮一面,却像极了叶俏。“那云哥哥是否有想过暄儿姑娘临终前说的凶手真正目标在你?”她话锋一转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想那李成凡和吴骏之死绝非偶然。二人狼狈为奸,那吴骏生前唯李成凡马首是瞻。半年前秣陵城的行军计划便是他出卖给李成凡,只是当时这一切我竟不知自己尚被蒙在鼓里。依我看他们死有余辜。只是这暄儿姑娘想必与凶手并无恩怨,却白白送了性命。我无暇懊悔,只想早日找出真凶,以祭暄儿。然而此案疑点重重,且不论三人是否为同一凶手所害,单是这凶手的功力就可见一斑,既使得我们萧家祖传瓦面金装锏,还有如此上乘的轻功,竟连捕头出身的陆兄都未能追到他。更可怕之处在于此人更兼勇略,三起命案皆在这凌州境内,三人又不约而同地伤在我双锏之下,还有黑衣人的神出鬼没、悦来客栈的门锁、茶水里的迷药,他能如此巧妙地嫁祸于我,连那城府极深的郝掌柜竟也一口咬定是我行凶。”萧云的脸色不禁阴沉下来。

  “这正是那真凶的目的。他或许最想除掉的恰是云哥哥,而那李成凡和吴骏又是你的仇敌。他先设局夺了你的双锏,除掉李成凡,夺回他从你手中抢来的银河驹,而后又在叶捕快的眼皮下以迅捷的招式让吴骏毙命。这瓦面金装锏便有了人见证。能有如此功力杀他二人者普天之下怕是人尽皆知。待消息传回南陵,必会掀起不小的波澜。云哥哥不但通敌叛国之罪坐实,也有了谋反的把柄。而暄儿姐姐贵为凌州第一花,她遇害的消息一旦传开,凌州百姓岂能不恐慌?即使叶捕快与你一见如故如此信你,你和陆大哥也有过命交情,依这归怡国法度云哥哥却也绝难拖了干系。何况悦来客栈从上到下都一口咬定云哥哥行凶,双锏恰在云哥哥手上。此事传了出去众口难辨,凌州双探再有意保你也不得不顾那知府的压力了。好个歹毒的凶手。”清萍罕见地面露愠色,话语间更是义愤填膺。眼看最心爱的萧云经历国破家亡,流落凌州又受人误会,清萍只恨自己无法再回到现世只得魂聚梦中和恋人相会。

  “且归怡与南陵两国一向盟好,倘若南陵得了圣上手谕来这凌州拿我,想这归怡国却无任何托词回绝。如此一来,便是逼我起兵。而我又如何在这短时间内聚齐旧部来抵御这士气正旺的南陵大军?说起来这支大军还是我一手带起来的。”说到这里萧云不禁伤感起来。

  但他明白凌州城绝不宜久留,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协助凌州双探解决此案以换自己清白,好早日脱身去寻旧部。他把思绪拉回到了这桩凶案中:“暄儿姑娘遇害是否只是个偶然?这三人中对她的杀机却是最无可能嫁祸于我的,那真凶有何定要杀她不可的理由?”萧云想到这里突然开口惊呼:“瓦面金装锏!是暄儿把双锏亲手交给了我,这或许会是凶手始料未及的。他本只在这茶里下迷药,并不致死,却因我拿回双锏便如此大费周折设下此局要陷我于凶杀之地。”可萧云刚有些闪光的双眼又瞬间黯淡了下去:“暄儿又是怎么拿到我的双锏?她既不可能杀了李成凡……”萧云想到了这个最大的疑点。

  “云哥哥,清萍懂你的意思,杀害李成凡和吴骏的绝不会是暄儿姐姐,暄儿姐姐定不会害你。我记得你有提到是叶捕快求了师兄陆大哥去吩咐郝掌柜务必留住暄儿姑娘,故而郝掌柜是你与暄儿相会前最后一个和她见面的。且你说了这郝掌柜向来为人古怪,行事难以捉摸,你又只见过他两面。依清萍看此事必与郝掌柜和这悦来客栈脱不了干系。此案突破点就在这郝掌柜身上”,清萍语气十分坚定:“而且,清萍还有预感——真凶还未罢手,凌州城或许还会有人遭他毒手。而当他对下一个目标动手时,依旧会想尽办法嫁祸于你。倘若凌州城内再发生命案,云哥哥的清白恐怕自此难保了。”

  “还会再有命案……”萧云细细思索着清萍方才的一番话。“那么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会是何人?会在凌州何地?又会以怎样的手法引我入局?这恐怕才是此案的重中之重。”萧云对清萍道着自己的想法。

  “你说的不错,云哥哥。依清萍看,这凶手出手的玄机或许就在你的……”

  清萍的话音戛然而止,其人也随着红泥斜桥一同消失在萧云的视野中。

  “清萍!”萧云大呼着。

  梦醒。

  萧云感到胸中一热,眼前一昏,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适逢叶俏轻轻推门进来为他送药。她不禁花容失色,轻轻扶起萧云:“萧云哥哥,昨晚小妹不该让你饮那许多酒,必是喝的过多又去追那黑衣人,动了太多气力。你且歇息片刻,待小妹为你取百转齐陵糕服下再服这剂汤药。”

  待叶俏喂萧云服药后,便吩咐府上下人送来午膳。叶俏柔声道:“哥哥且慢用。这些时日虽不值我当差,然昨夜凶案事发突然,师兄还要我暗中助他再去悦来客栈和附近街巷仔细查探一番。哥哥好生歇着,待我与师兄查完后便回来陪你。我想我们二人的易容手法,这一明一暗定能让那真凶防不胜防了。”

  “等一下”,萧云的声音依旧有些虚弱:“留意郝掌柜。他绝不简单。而这凶手的杀人手法,我已经有些眉目了。”

  “哥哥介意讲来吗?”叶俏却未感到意外。

  萧云见状,反问道:“原来妹妹心中也有了答案?或许我们二人料想的不差。”

  叶俏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你的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