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云无晴2020-02-13 17:092,215

  陆枫看着萧云,沉默良久,开口问道:“原来兄弟在出手前做出了选择,要舍弃信奉多年的王道,来走这万劫不复的霸者之路了?我终是明白张叔临终前的意思了。只是,一旦兄弟选择了去争霸天下,与那帝王权术。就必然要舍弃太多,甚至你的快意恩仇、男儿豪情和赤子之心恐怕都将不复存在了。”

  “不错。我也别无选择了。自从我亲手杀了自己的族人、杀了这许多南陵将士,就注定要埋葬这一切、也要埋葬曾经的那个萧云了。而我今夜亲手杀了自己平生最大的恩人,更是无法回头了。师伯说的不错,为了称霸天下,我注定要踩过他的尸身,要让许多把酒言欢的知交和赤胆忠心的义士为此死于非命。可如若不这么做,在这失意与不甘中死去的只能是我萧云。我已得不到天下人的理解,那就让手中的兵刃来说话,让成败来诠释,让兵马和权谋来替天行道,让鲜血来洗刷一切。做不得仁者,我只好去做个强者、争个胜者。是非早已不再重要,为一切定论的唯有成败了。”

  “如此也好。只是我陆枫今日忠义两难全了。不将萧兄弟逼入绝境是我对归怡国不忠,眼睁睁看着兄弟入局身败名裂是不义,陆枫也唯有一死以谢国人、给自己的内心一个答复了。萧兄弟也莫要恨我。”陆枫说的很是悲切。

  “为何世事尽要如此?昔日生死相依,今日竟成路人;昔日性命相托,以后或为寇仇。萧云从不恨陆兄,时至今日陆兄依旧是我萧云的知交,是我萧云的生死兄弟。我只恨这无情无义的世道,害得人间忠义之士尽难善终。陆兄,小弟答应你:不论世事何去何从,我绝不会让好妹妹受任何委屈。”萧云折枝为誓。

  “好兄弟。我陆枫得遇你萧云,也算不虚此生了。这柄太阿剑是你昔日在界桥托付于我,那日你不知一场血战生死存亡。如今就让我用这把剑来为一切做个了断,欠你的那条命我陆枫还你。我们来世再做兄弟。”

  话音方落,剑已出鞘。

  剑锋过,血横流。

  萧云双眼紧闭。他深知今夜陆枫不得不死,只是他不愿亲自出手,更不愿亲眼目睹这一幕。

  憀恨相思罔随风,流水征鸿忆前缘。

  血仍殷,人在笑。

  陆枫同他亲手了结的李成凡和周洪那般,含笑而终。

  一切都结束了。

  悦来客栈。后庭院。

  依旧是梦境。

  暄儿的琴声和萧云的箫声在凌州城的温柔夜色中从来都是天作之合。

  一卷诗书一卷梦,一盏清茶一盏魂。月光熹微,投落一袭江南山水,浸润在烟光里的风荷从容舒展,其间眉目淡雅如画。

  “三省庄是个世外桃源,远离了世间纷扰,世人无论倾心琴棋书画、抑或茶话酒事,都能在那里安身立命。对于你,就连借兵,也是个绝佳选择。那里也确是暄儿的好归宿。云,你的眼光还是那么独到。”暄儿从未笑的如此至情。

  “同样是黄梅肥美的时节,那里的阁楼窗棂总是湿透的。柔润的潮气里,有水木的清芬,耽美如一句盛唐诗篇,清婉如一阙晚唐词话。你我二人的初见若能在那三省庄,或许就不会有这许多遗憾。可笑这凡尘遭逢乱世,雅如诗、书、酒、茶,也会沾染上血腥。你只知对酌高歌,却不知读诗的人也可以诗诛心;品茶的人或许看茶含恨;读书的人愿为书折命;饮酒的人只能用酒一搏。”萧云也淡然一笑:“纵然如此,相逢却已是不负,一瞬也能传为永恒的人间佳话。”

  总有那么一个地方,总有那么一个瞬息,流转之间,仓促相逢,却带着席卷一切的汹涌力量,令你明白,原来什么才是自己心中最想要的。这个地方,未必妥当;这个瞬息,未必恰切。于是便有了那么多错过,便有了那么多感叹——为何就不能在对的时间里,遇上对的事情?

  “你我身陷这乱世权谋,却也不全然是为不幸。暄儿知你心在浩阔时空,琴曲中寄托的这份情思却越发动人了。”暄儿柔情地看着萧云,话音中又满是怜爱:“只是,云,你却不要让自己背负太多本不属于你该去承担的。你的眼神告诉我,你终会听从内心的选择,只是在那蓦然回首前,又有太多不甘,因为你觉得曾经挣扎在疲惫、失落和痛苦之中,似乎只有向另一个方向纵横驰奔,才能找到爱、找到光明。但热情和温柔就埋在人世间的种种无奈里,埋在你脚下那片枯黄而板结的土地下。你不需要飞驰着逃离,只需要让一切顺其自然地来临,尽心而诚意地面对,就会在土地的裂缝中看到那一点闪烁的光。”

  “是啊,漫漫长路,又有谁人能不承受一点风雨?再顺遂的人,也会有过凄凉的长夜。可是,那又何妨?从谷底到山尖,其间风景辽阔,从山脚湖泊采撷到山腰遍野的花,继而一览众山。人生在世,却恰是这样的轮回。只要记得当年窗外,那轮明月,只要记得从前脸上的坚定笑颜,只要记得往昔心中炙热火焰,这一切,都不过尔尔。我亦坚信,紫檀未灭,你亦未去。我们还会相见的,因为你我不曾真正分别过。”

  “适逢其会,猝不及防。你和叶姑娘何尝不亦如此?这世间她也最懂你心意。你们二人不问前路,不求同行。纵然花开两朵,天各一方,也彼此珍重,无牵无碍。云,但从你心意凌水游风吧,三省庄定会不负你一片心意,你的霸者之道也好,复仇之行、重生之路也罢,从三省庄开始,往后的每一步也都将是坚实而铿锵有力的。”

  “我总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你我的重逢就会在三省庄、在不远的未来。”

  “只要萧云还是萧云,暄儿依旧是暄儿。我们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开始一段故事,就选择了所有经过和结局……”

  暄儿的身影由起初的若隐若现逐渐变的模糊,终融于凌州城的繁星朗月中。她却更像一片淡淡的云,不管是出现在什么背景色的天空里,都并不突兀而且自有天地;或许也像一株晨雾里的百合花,朦胧、清浅、细腻,每一丝纹理里都写满了诗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