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云无晴2020-02-13 17:062,324

  “不错,我就是你的师伯。”郭旭叹道:“一别多年,我那师弟还一向可好?”

  “劳师伯挂念,师傅他老人家尚好。”萧云给师伯下跪行了大礼,却依旧面无表情,显然心中对师门的芥蒂尚存:“师傅也常念着师伯,说若是师伯尚在这人世间该有多好。”

  不料郭旭仰天大笑:“师弟,一别多年你却依旧如此,昧着自己的良心也就罢了还要如此欺瞒自己的徒弟!你机关算尽,教出个好徒弟本是你的造化,却还要执迷不悟亲手毁了他!”

  “不知师伯何出此言。师傅与师伯之间又有何恩怨,师伯何以又流落异国他乡、在这南陵城开了客栈?”萧云用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的陆枫。

  “贤侄有所不知。那徐氏为我所救,与我一见倾心。我们三人一同上山后,师弟却也对徐氏动了情,但见我二人平日里甚是恩爱,徐氏也逐渐有了身孕,却怀恨在心,这就要寻个良机不声不响地把我除掉。有一日,我在齐灵城外看见一众黑衣人伏击了两对从北国南下的夫妇,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还要对两个孩子下手。但那个男孩子却神勇异常,他年方八岁竟能出手连杀两人。可他终究是个孩子,被他们五人围住厮杀,就有些不支。我方要出手相救,但见那女孩点燃了藏身的古庙,却摧毁了男孩最后的希望。那男孩急火攻心,吐血倒地,却能在那一瞬祭起双锏毙伤了两个凶徒。我只恨自己来的为时太晚,却只来得及救出那男孩……”

  萧云听到这里再也无法按捺自己激动的心绪,他拍案而起:“不可能,那日分明是师傅救了我,我醒来时牧云谷只有他一人!你莫要骗我了!”

  “贤侄稍安勿躁。你师傅定当如此说与你。我们师兄弟昔日一同学艺时师傅便一人传了一样绝技,我习得了易容之术可瞬间换作他人妆容,而我那师弟则学会了配制各式灵丹妙药。那日我救你回去后,但见师弟要对我那未过门的夫人用强、行苟且之事,就要上去喝止他。孰料那徐氏竟倏然见不认得我,我方知是师弟为她服下了能致人失忆的丹药。我想你也定是服下他这秘制丹药,就忘却了一些儿时的记忆,从此便听信他谗言、任由他摆布。只可惜我那意中人不认得我,却也绝不服从师弟,她却要跳崖自尽,我一时情急,就抱起她一同跌入了谷底。我们侥幸活了下来,逃出了南陵。之后我访遍名医,虽医不得她的失忆,却足以使她顺利产下我们的爱女小玥。小玥降生后,夫人却不幸亡故,至死我都没能给她一个名分。”郭旭讲到此处,不禁黯然神伤。

  “如此说来,以师傅的为人他本该将我也除掉,却为何又收养了我八年,传我萧家锏法,授我绝世武艺,还有兵书战策、奇门遁甲、百家经学?”萧云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却尚存那么一丝不甘。

  “非也。你师傅还是心存善念的,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为一个芳心他属的女子不顾同门手足之谊、硬要与我争个短长。他那日逼我二人纵深谷底后,我料他自会悔恨,就不会对你见死不救了。而我救出你时无意中看到你身上的锏谱,方知你为北国尘樾人士,非我汉人。想必是那些杀手误将你们两家人认作北国奸细了。我却早已对这南陵王朝大失所望,本想救下你之后带你和夫人一同离开将你收为义子传你武艺和易容之术。我就当下看了这本锏谱。被我师弟逼下谷底后,那本锏谱自然落到了他手中,其中招式我虽不得精妙,却也尽数记得。我那师弟依旧对这南陵王朝痴心不改,一心想要攘除奸佞、扶正朝纲、抵御外敌。他也识得你是个武学奇才,就抹去了你的记忆教你做一个汉人、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南陵人,在你身上倾注心力,为这不成气候的朝堂效力。”

  “如此说来,我为了真正的仇人灭掉了与我无冤无仇的白凉国,还屠戮了许多尘樾族人,如今我萧云却里外不是人了。”萧云并没有咬牙切齿,只是摊了摊手无奈地笑了笑。

  “孩子,这一切也不能怪你。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师伯也没能免俗。本想着带着爱女来到这凌州城安度余生,却不想那笑面小生周洪哄骗了小女,二人与小女私定终身,那薄情郎却并不安分,对小女始乱终弃,又对那暄儿朝三暮四,二人曾有过那一夜温存。只是他做梦没想到那暄儿却绝非易与之人、不似他那般卑鄙无耻,只是彼时心智过于单纯,为他所骗。而小女因此伤心过度在一年前寻了短见,临终前却对那二人念念不忘,怨念难了。”郭旭又是一声长叹。

  “所以你就在一年前开了这家悦来客栈,平日里易容成郝掌柜,将那周洪骗来做伙计。只是不想因为这机缘巧合,你多年前亲手救下的我却活了下来并且来到了这归怡国的凌州城,是天要助你为爱女复仇。待我住进来时看时机成熟,在红泥斜桥伏击、出手杀了李成凡、夺了我的锏马,又当着叶姑娘的面出锏杀了吴骏、引我入局。陆兄在我生辰那天去请暄儿,正合了你意,你就骗她将双锏完璧归赵而杀之。最后又骗那周洪到后山结果了他,为小玥报仇、又巧妙嫁祸于我吗?”萧云冷冷的问道。

  “我本想出手为你除掉李成凡和吴骏后就将你的锏马交还与你,嫁祸你却并非我本意。真正想杀你的人却是你师傅,他却是要利用我、借我之手来除掉你。”郭旭目光中的寒意直击萧云心扉:“我知道这么说你一定不会相信。这里有你师傅写给我的一封信,你自己看吧。这封信可绝不是我自己伪造的了,牧云谷的图印想必你比任何人都要熟悉。”

  郭旭从怀中摸出一封信递给萧云,在萧云阅信时继续说着:“我这个师弟到底还是聪明过人,竟发现了我还活在人世,这些年就令门徒四下寻我的踪迹。你在秣陵城外死里逃生到了凌州城,这一切都瞒不过他的眼睛。而李成凡死后他就看出此事是我所为,就以了结师门恩怨、与我和解的名义派人送信给我,信中吩咐我定要替他清理门户。他竟以我年迈的父母双亲性命为要挟,逼我出手杀人而后嫁祸于你,最后再让我亲手除掉你。我自逃出兰綝城后许多载未曾让家人得知我的音讯,就是为了保他们周全。昔日那楚王旧部上书当今圣上要灭我九族,若非一字并肩王念及旧情为我安置了家人,恐怕他们早已惨遭横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