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云无晴2020-02-13 17:072,930

  萧云咳嗽着。

  他手中已无金锏。锏已落在郭旭脚边——和郭旭手中的锏落在一处。

  郭旭的喉部已没入一把飞刀。

  那是叶俏借给萧云的家传飞刀。

  萧云上前轻轻合拢郭旭的双眼,收起双锏,缓缓拔出飞刀,拭干刀上的血迹。

  郭旭的嘴角留着一丝释然的笑意。萧云竟也茫然一笑。

  陆枫在一旁看的有些呆滞。过了许久,他才如梦方醒,吩咐侍从收殓郭旭的尸身。他默默的看着萧云,神情有些复杂:“一切终于结束了,萧兄弟,为兄贺喜你。你该回府好好休息了,待明日为兄料理完周洪和张叔,哦不,你师伯的后事,明晚就摆宴为你庆功道贺。”

  “不必了,陆兄。”萧云并没有转过身来看陆枫一眼:“一切还没有结束。你我现在也还不该回府。”

  “还要去哪里?”

  “该去的地方。”

  凌州城外。红泥斜桥。

  “萧兄弟为何还要来这里?”

  “陆兄当真不知?”萧云凌厉的目光终于和陆枫撞击在一处。

  陆枫沉默不语。

  “说起来我这师伯真的是一个可敬又可叹之人。他从容赴死不但要保全我,却也还要保全他认了这许多年的陆大官人,你的张管家如此重义。”萧云冷笑着。

  陆枫依旧沉默着。

  “阔别八年,陆兄的武艺大有精进,我萧云也着实大开眼界。那李成凡绝非等闲之辈,纵使我大哥和他交手百回合内想要拿下他也绝非易事,可陆兄手中的镔铁戟却做到了。如此说我倒还是要感谢你,先是为我除了李成凡那奸贼,今晚在后山结果那周洪的性命时并未与我大哥为难,否则胜负难料。”萧云不住地摇头:“其实今夜你有不止一次杀我的机会,你却任它们游走了。陆兄,说实话,我也不愿面对这个冷冰冰的事实。”

  “萧兄弟在说些什么,陆某却全然不知。萧兄弟还是早些回府休息吧。”陆枫低下了头,避开了萧云的目光。

  “事到如今陆兄还想继续隐瞒下去吗?这可不是陆兄的为人啊。倘若我师伯他老人家、你府上的张管家听到这话,也会笑你不丈夫的。”萧云并无讽刺之意,却字字珠玑,陆枫听的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

  萧云继续说了下去:“我想不仅你和好妹妹,连令尊大人的易容术也是我师伯所授吧。到底是难为他老人家了,本想在这凌州城安度余生,却不想遇上周洪那薄情小人和我萧云这不肖师侄,或许我不来这凌州城他老人家就能忘却这一切恩怨情仇了。今夜我和大哥收到的这两封信皆出自陆兄杰作,不但易容术学的精妙,圣手书生之名也是不遑多让了。若非我留意了你到悦来客栈造访的那封书信,也定不会察觉出那图章上淡淡的几笔画痕。那日暄儿遇害时,妹妹就曾猜测过那黑衣人或许不只一人,大家当时都不以为然,我却由此仔细思量了一番。我们四人皆在庭院时那出现的黑衣人确是我师伯所扮,而后将我大哥和我引开的那黑衣人却是陆兄了。小弟到底还是低估了陆兄绝妙的轻功,凭你和师伯的易容手法和上乘轻功,想要制造那不在场证明绝非难事,而师伯要杀暄儿而后嫁祸于我亦是如此。客栈中伙计们所见的黑衣人依旧是我师伯,只是他的身手已臻化境,只进了一趟后厨的功夫又还原成了郝掌柜的容貌,料那两个不成器的伙计自是被骗的云里雾里。”

  “除去那图章,剩下的可就是萧兄弟和师妹的猜测罢了,岂可儿戏?”陆枫义正言辞地回道。

  “真正让我确信凶手是陆兄的却是今晚在府上我问你的那句话。我曾问陆兄是否有见过我大哥,陆兄说未曾见过。而我大哥却是收到伪造信后去了悦来客栈的。那伙计陈钰定是陆兄所扮了。”

  陆枫的脸上并无一丝慌乱,萧云不紧不慢地接着说道:“只是陆兄有所不知,小弟也在不经意中摆了你一道。真正的陈钰今晚并不在客栈内,我之前就有托付令师妹仿造郝掌柜手书让那陈钰歇息一日莫要来这客栈,只道我今晚会对他动手以逼出真凶,妹妹也早已将他带到府上好生待着。陈钰虽心思过人却也胆小怕事,见信却并不起疑。而师伯那时正在府上与我相持,并无闲暇去扮那陈钰,却为陆兄留足了时间除去周洪后赶回客栈打发走我大哥,再先行回府见我报信。不想如此做却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陆兄终是百密一疏。小弟起初并不想怀疑陆兄,不料此举却是请君入瓮了。”

  “想不到我那师妹却因萧兄弟你,竟也能怀疑到我这个青梅竹马的师兄。萧兄弟,这才是我陆某最大失算之处。我原以为利用你和她之间的信任将计就计做些文章,能赶在你的计划前行事做的严丝合缝,却低估了她对你的一片心意。”陆枫长叹一声:“不过萧兄弟,我需要提醒你的一点是,你师伯虽宁愿自毁声誉丢了性命也要你活下去,却并非完全出于好意,需知他与你师傅早已势如水火,若能利用你的仇恨达到他的目的,一命换一命却也并不亏输了。”

  “不瞒陆兄说,我萧云倒是无妨。师伯甘愿为我而死,我也不想辜负他的心意将陆兄揭穿。可陆兄扪心自问,你对令师妹也是一片真心,当她知道自己多年来视如长兄之人也欺瞒她时会是怎样的心情。当然,倘若陆兄再有个什么闪失,不但令师妹会伤心之至,我萧云却也失了一位知交。此事我大可不说与他人,但不可不当陆兄之面坦白,因为……暄儿她始终都是无辜的!”萧云说到此处还是难免有些激动。

  “是啊。我陆某自己做下的事,纵然瞒得过他人,却瞒不过天地,更瞒不过自己的良心。可叹我那师妹,自从见了萧兄弟第一面起就芳心他属,要说我这个做师兄的毫无嫉妒之心,却也是痴人说梦了。我只希望萧兄弟念在你我知交一场的情分上好好照顾她,若你二人做一对乱世佳人,也算是佳话了。”陆枫的语气甚是恳切。

  “既是陆兄相托,小弟自会应允。而小弟也有一个请求:还望陆兄说出幕后主使。小弟实在有些想不通此事从始至终都是陆兄与我师伯二人合谋所为。师伯既有他的道理,我想陆兄却决然不会仅仅出于嫉妒,就要设此迷局引小弟就范。”

  陆枫长叹一声:“也罢,事到如今我陆某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了。萧兄弟也看的出来,自界桥一战后,归怡国赵王爷对兄弟欣赏有加,一向有心将兄弟招至我归怡国麾下。我除掉李成凡,又借张叔之手除掉吴骏,算是对南陵的削弱和示威。萧兄弟既已成南陵、尘樾,还有那亡国的白凉之公敌,我归怡国自是这绝佳的归宿。那赵王爷也有一统天下的雄心,自是想多萧兄弟一个强援而少一劲敌。归怡和南陵两国尚为盟国,而我归怡眼下也绝无进兵之意。只是南陵主上昏聩,奸佞当道,自会有一日失了人心。我也曾打探过萧兄弟志向,却不在归怡国,如此赵王爷却是难以容下萧兄弟了。他就想借此迷局除掉萧兄弟,以绝后患。”

  “如此确是赵毅的行事了。可惜他也差一点就能做到了。”萧云冷笑一声。

  “不料今夜张叔不惜以命相劝,萧兄弟如梦方醒,不至万念俱灰,身死心死。恐怕这一点是他赵王爷做梦没有想到的,也完全在我陆某的计划之外了。”陆枫轻叹一声。

  “陆兄,其实你错了。师伯告诉我这些事实,确能让我对着无情无义的世道心灰意冷,可决不会让我万念俱灰以至心死。方才在我师伯面前,一切皆是我萧云逢场作戏。不瞒陆兄说,正如你方才的疑虑那般,我师傅一手将我抚养成人尚且欺瞒了我多年,师伯虽救下我一命,我萧云又怎能一夜之间毫无防备地听之信之?或许师伯是真心的,可我也不得不如此做戏,以防有诈。”萧云脸色一沉,目光中依旧充斥着杀气:“人言可畏,人心更可畏,我萧云若是没有这点城府,谈何雄霸天下?既然赵王爷坐失良机,我也绝不会再念旧情任他高枕无忧,来得这天下了。阻我者,万劫不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