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云无晴2020-02-13 17:072,183

  萧云从头至尾、又从后往前将信件仔细阅上两遍。

  他竟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应。他不相信这会是真的,可那只是在时至今日认了自己睁眼后就未曾谋面的师伯之前。萧云想要反驳,却根本无力反驳。他内心的高傲和感恩被彻底击碎了。原来在师傅眼中,自己竟也无异于一条养了八年的狗,当自己得知身世的那一刻,就已然失去了替他光复南陵的价值。而失去价值的自己在师傅眼中如同引颈受戮的北国畜生一般,却不配活在这世上。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从他发现自己不再是汉人的这一刻,他的生命就该随着师傅赋予他的使命一同烟消云散了。

  自从牧云谷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起,师傅就是自己在世唯一的亲人,牧云谷也永远是萧云心中如家一般,心底最后的归宿。而如今,这一切都只是一场一厢情愿的梦。他活了二十四年,尝遍了人世间的生离死别,年复一年的背叛后,只余下知交半零落。他始终都是他人手中的棋子,只是如今成了弃子。他终于明白什么才叫哀莫大于心死。

  心死。名死。

  萧云只有肉体还活在这世上。

  他失去了活着离开凌州城的意义。

  “动手吧,师伯。弟子不会还手,亦不会对师伯怀恨在心。弟子这条命本就是师伯给的,如今只当奉还了。暄儿,莫怪我,萧云无能,你的仇我也只有来世再报了。师伯若念师门之谊就给小侄来个痛快的,用小侄的首级去换你的家人。”萧云解下双锏,交与郭旭手中。

  他双眼紧闭,但求一死。

  “不!我要你活着!”郭旭罕见地暴喝着,如雷轰顶。身后的陆枫也露出了异样的神情。

  “活着?”萧云欲言又止。他的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

  “贤侄,师伯若真有心杀你,自你进这南陵城以来有的是机会,又何必非此周折?今夜在陆府,师伯逼你出手,你还未解我意吗?师伯告诉你这些,难道就是要看自己的师侄做一个为人耻笑的懦夫吗?你如此一死了之,毫不快意,也不潇洒。世人此后只道你萧云是个懦夫,为人捉刀甘受摆布,忘却家仇愧对族人,到头来畏罪自尽却做得一生一世的杀人凶手。你只是恶人,却枉做英雄!你曾立誓男儿立于天地间,必将拔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勋。你,萧云,我郭旭的师侄,千年不世出的天之骄子。你胸怀韬略、才智过人、神武无双,有多少英雄豪杰愿为你驱驰,又有多少倾世佳人为你倾心,你生当成就一番大事业,再不济,也要为你自己酣畅淋漓地活一次!既是这无情无义的世道负了你,你又何惧负了天下!”

  萧云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郭旭见萧云目光中重现了几分生机,一鼓作气地说了下去:“是的,上天赋予你绝世才华,却也待你何其不公。这是你的命运,却也绝非你一生的定数。师伯也同你这般一路走来,我知你心有不甘。此时你手中虽无雄兵,却还有世人胆寒的霜刃和宝驹,还有那些甘愿为你赴汤蹈火的兄弟和旧部。你身边虽不复佳人知己,却还有这十几日来愿与你同甘共苦的叶姑娘,你萧云并没有失去一切。只有当你甘愿交出手中双锏和一腔热血的那一刻,你才彻底输了,身败名裂、为人唾弃,就此盖棺定论了。我郭旭蹉跎半生,为佞臣欺压、为同门背叛,也绝不愿临死前还看着自己昔日拼上性命救出的人令我感到人间不值得。”

  萧云紧闭双眼。他忆起了生辰夜与暄儿共度的那个短暂良宵,他曾对月相问,男儿学成文武韬略,难道就一定要为了别人的皇图霸业而奔波?欲戴王冠,必承其重。霸者是不能倒下的,倒下就意味着被践踏。

  他似乎已无从选择。

  萧云就是萧云。萧云不能倒下。那就只能让那些一路阻碍自己的人倒下,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心和握剑的手,并不是永远契合。

  他悄然间做出了选择。

  萧云起身,向郭旭再行大礼:“弟子无知,谢师伯教诲。弟子已经知道该如何行事。师伯救命之恩,弟子没齿难忘。”

  二人对饮了一樽酒。

  最后一樽酒。

  郭旭的脸上也露出了赞赏的笑容:“老夫一生阅人无数,绝不会看错人,就连师弟也不例外。好小子,不枉老夫当日在齐灵城外救下你。”

  谈笑间,他放下金樽,递给萧云一支锏:“你想要报恩,却也不难。今夜陆府一战,你我皆未使出全力,甚是遗憾。现在就用你的萧家锏法从我尸体上踏过,离开这凌州城。你记住,从这一刻起我郭旭再也不是你的师伯,你只当我是郝掌柜,是十恶不赦杀人凶手,是栽赃你萧云的凶犯,杀了我就没人知道你我的关系,你萧云绝不必背负这欺师灭祖的恶名,你的师傅早已不值得你念及师门情谊。你要为暄儿姑娘报仇,为自己洗尽冤屈,你更要以我鲜血来成就你的王图霸业。切莫再念我的情,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手下留情,你需全力以赴,否则丢掉性命的就是你自己——你已经知道萧云倘若今夜丧命于此,意味着什么。动手吧,让我见识一下真正的萧家锏法!”

  萧云放下了酒杯,起身长舒一口气。他确实别无选择了。“今日一战已在所难免。既如此,萧云在此领教郝掌柜高招,得罪了!”他淡然拱手,目光中却别无思绪,唯余杀意。

  这一战无关朝堂恩怨,无关江湖道义,只在乎萧云找回他自己、找回那被践踏许久的尊严和血性。

  园中风声正紧,花瓣飘落如雪。

  良辰美景,二人却已无暇观赏。

  或待来生。

  二人后退,金锏已各在手。

  别无二致。

  郭旭面色轻松。而萧云神色凝重——只有他自己清楚,若非酒力支撑,他已然站立不住。

  郭旭的手很稳。而萧云的手却有一丝颤抖——因为他胃部的痛楚已然在蔓延开来。

  风声愈紧。

  更迷茫的飞花。

  一声咳嗽。

  锏出。

  花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