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破城2
二字王2020-02-24 23:505,077

  在帐中,马红娘已经简略的将情况讲给了三人,让三人知道他们如今所要面临的情况是相当严峻,稍一不慎,那这支五百军士带着两千多流民的特殊队伍随时都可能覆灭。

  吴清看着马红娘的绝美脸庞,压下心中因为没有处决朱小平所造成的微微不快,心中有意想在马红娘面前变现一番,便略一沉吟,道:

  “我看,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一便是取道眉州、泸州,花二十天左右的时间赶回忠州,与秦帅汇合,再定大策!其实,我们五百快马若是不顾这两千流民,我吴某敢保证,只用五日!我们便可回到忠州!”

  吴清说到这里,见马红娘脸上闪过一抹愠怒,且眼神中布满寒霜,自知这条策略怕是不会被她选了,便是快速说出了第二条:

  “将两千流民百姓中的成年男子挑出,稍加武装,让他们与我们留在此地。分出我们五百秦家军中的一百,带着其余的百姓走险路回忠州,我们四百人再带着其余武装的成年男子来救出内江百姓。”

  吴清心中其实很清楚,如今的情况,选择第一条才是上上之策,若是心慈存大义,选了第二条,怕是马红娘和他一行人就要折在这里了,但他也清楚,以马红娘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抛弃内江安山县城中的那群百姓的。

  果然,马红娘贝齿轻咬,坚声道:

  “如今安山县中百姓都在苦苦等待朝廷的援军,若是我们弃他们不顾,那和张贼李寇又有何区别?我决定了!就选吴大哥的第二条!趁今晚半夜,我们率军杀入内江,接应出安山县的百姓,再一起回忠州!”

  此话一出,一直闭眼的杜老却是开口说道:

  “红娘选定了,那我们自然不会逃避,但要进内江救百姓,那就得拿出周详的计划来,若是向红娘那般所说,半夜进城偷袭那三千敌军,还要趁机救出上万的百姓,我看无疑是天方夜谭!”

  “怕什么!我秦家军从来都是以一当十!以那张贼的流寇怎么能敌过我们?”

  铁塔般的秦路毫不在意的说完,将杯中从上午与胡六兵士打斗缴获来的水酒仰头饮尽,喝完,还不忘吐槽一句:

  “tm的!这张贼士兵的酒都淡成水了!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仗的!”

  吴清暗自鄙夷着秦路的粗言粗语,低沉着头,微微一思索,提议道:

  “周详的计划我看是没有的,只有不断去完善。要不这样,一百兵士分成三批在内江城外叫阵,尽量引出大部分的敌军,引出后我们却是不战,凭着我们秦家军优秀的马匹,将这些敌军拖的人疲马乏后,然后我们再率领剩余的士兵杀进城中!”

  杜老点点头,补充道:

  “将一些兵士引出后,我们可以让一些百姓装成山魈的模样,在暗中击垮这些贼寇的军心!”

  听着帐中的商讨,在外偷听的朱小平不禁摇了摇头,暗自想到,现在的秦家军虽然身经百战,但也未免太轻敌了。

  他们依旧认为那些贼军还是停留在几年前张献忠在湖贵两省流窜的战斗水平。殊不知,这些流寇到如今能活下来的,个个都是兵油子,战斗力根本不会弱!

  更主要的是,现在五百秦家军手中武器大多都是类似长枪般的白蜡杆,这种武器,遭遇战和伏击战还好,可真要打夜袭,怕是要死伤惨重!

  朱小平很想现在就进军帐中说说自己的观点,可一想起自己的身份,却又停步不前了。

  帐中定下详细策略,四人就一起走出了帐门。

  一出来,四人便看见了正注视着他们,欲言又止的朱小平。

  吴清见状,直接冷喝一声:

  “左右何在?此奸细在帐门外偷听军略,你们为何不拦!现在赶快给我把他拿下!”

  腰间带刀,站岗的两士兵急忙应了一声,朝着朱小平就扑了上去!

  “慢!”

  马红娘喝止住两人,蹙眉看着朱小平,眼中甚是不解,对着朱小平冷道:

  “解释给我听!”

  朱小平哈哈一笑,一指暗夜中如一头巨兽的内江城廓,道:

  “我是来献计的!若是按照你们的那第二条策略,不用多说,我们现在最好就给自己把坟头立好,免的死了都无人来收尸!”

  “扰乱军心!给我抓起来,就地处斩!”

  吴清说完,却见两士兵正看着马红娘的脸色,等待着她的发话。根本不听自己的命令,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上前抽出一士兵的腰间配刀,对着朱小平就是横刀劈去!

  千钧一发之际,马红娘一脚踢在朱小平的屁股上,让他躲过这一刀,然后才对吴清道:

  “吴大哥,听他说完!要是不是什么好计策,再处斩他也不迟。”

  朱小平慢悠悠的站起身来,扫了一眼众人,目光最后停留在马红娘脸上,盯着她,直把她看的撇过头去,才道:

  “你们给我二十人,再给二十一套今日一早缴获的大西贼军服饰,让我带着他们,现在就进内江城!

  你们其余人骑着马,马尾上绑竹,先是把我们这二十一人赶到城门处,但记住,你们一定要以黑泥涂甲,头戴黑巾,冒充李定国的军队!

  把我们赶到城门处,你们也不要离得太远,骑着马带着两千百姓在城外来回骑行就是,尽量制造出一副千军万马的模样!

  到时候,我进了城,自然是有办法让城中守军快速退去!”

  话说到这里,四人中除了秦路,几人都是明白朱小平要干什么了。

  杜老眼神眯起,看着朱小平:

  “殿下,你觉得你有如此的胆量和口才?”

  吴清冷笑一声,不屑道:

  “就凭他?我看是要白白拉着我们那二十个弟兄送死罢了!什么狗计策!臭不可闻!”

  说完,抱拳对马红娘道:

  “马将军,此人在这里大放厥词,说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我看他就是个奸细!要是不处决他,我怕我们这支队伍就危险了!”

  称呼之中,已然是用上了“马将军”,有了几分逼宫的意味。

  朱小平毫不畏惧,反而嘲讽道:

  “那以你的那招底牌尽出的策略去袭击内江城中的三千敌军,你觉得有可能吗?”

  吴清正要开口反驳,却被马红娘抬手制止。

  也没有二话,看了朱小平一眼,直接吩咐道:

  “点二十人,二十套今日缴获的服装,拿到这里来。”

  吩咐完,对着朱小平道:

  “这是你们朱家的江山,我不是信你,也不是帮你,而是给你机会,让你靠你自己!证明自己是朱家人!”

  马红娘心中知道,她这般做,实际上也是一场赌博,按照原先的计策,全队入内江偷袭敌军,成了,拿下内江城,失败了,五百人和两千百姓以及内江城中的所有大明子民通通成为冤魂,代价巨大,但按照朱小平的方法,输了,代价就是二十条士兵生命加上朱小平这个廉价蜀王世子。

  吴清没有再说话,心中的怒火连连冲烧!他不能理解,马红娘为何宁愿选择相信朱小平这个纨绔!都不愿意相信他这个陪她青梅竹马长大的同伴。

  猛然甩袖,吴清迅速离开了这里。

  待一柱香后,于工已经带着换好大西军服的二十个士兵准备待续。

  又等到一柱香,马红娘这边说服了两千百姓,然后马尾绑竹,四百九十名士兵通通上马!

  朱小平领着二十人与马红娘这边相隔百来米,二人隔空忘了一眼,随即,马红娘点燃了一支火把!

  火把为令!

  “驾!!”

  “抓住贼寇!为李将军报仇!”

  “冲啊!冲啊!”

  内江城外瞬间爆出一大阵阵叫喊声!

  朱小平看准时间,轻喝一声:

  “大家见机行事,到了地方,尽量让我说话!”

  “遵命!”二十人齐沉一声。

  听着“遵命”二字,朱小平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命运融合到了这个破碎的华夏大地。

  内江城头上,守夜的几名兵士瞬间惊醒过来,看到远处火光大闪,马蹄声和叫喊声如雷般轰响,一大群黑压压如鬼怪似得队伍正追赶着一群穿着大西军服的兵士,心中都是震撼无比。

  “快!快去传禀兄弟们,有敌袭!”

  说话的壮硕士兵吩咐下面的同时,手中的三眼火铳也是装填完火药,举枪就准备朝黑暗中射!

  可他还未开枪,却是听得城下面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熟悉的家乡陕北口音:

  “兄弟!快开门!我们是胡将军的人,大事不好了!孙将军为了保宁府和顺庆府,已经将李将军杀了!”

  城头士兵闻言,心中一阵骇然,连忙惊疑道:

  “怎么可能,安西将军虽然和我们孙将军是有不和,但怎么可能会闹到这种地步?”

  下面故意操一副陕西口音的朱小平头脑冷静,见城门上的守兵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愚笨,心念一转,趁着城高夜黑,从身侧同伴箭筒中快速抽出一根羽箭,心一狠,朝着自己的胳膊就扎了进去!

  这一招自残,着实把朱小平身旁的秦家军吓了一大跳,同时心中也升起一阵阵的敬佩。

  “啊!!兄弟!我中箭了!快开门!要不然,等下李将军的人马追了过来,我们这二十人可都要死在这种城下了!”

  上面的壮硕守兵听得朱小平痛喊的真切,根本不似作假,又看着城外可见之处的叫喊声越来越大,仿佛有几千人之众,稍一犹豫,便立刻吩咐下面的守兵将城门开一容一人侧身通过的缝隙。

  朱小平见状,领着二十名秦家军急忙跌跌撞撞的跑进城中。

  进了城,朱小平才发现,城中所见之处居然到处都是房屋燃烧所引起的火光。

  “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小平抱着手臂伤口发愣间,那名守城小将已经走了下来。

  朱小平压下心中的愤怒,调整到虚弱的语气:

  “大哥!不好了!李将军和孙将军打起来了!如今成都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我们王爷也调停不了了!现在的四川大地上,到处都是李将军和孙将军的人再打仗!而且,李将军手下的不知哪一对人马就在城外,足足七八千人,随时准备攻城!”,

  话音一落,果然小将又听到城外传来一阵阵的“活捉何三郎!”“为李将军报仇之类的话语!”。

  小将脸色变了又变,看着朱小平:

  “兄弟,这件事不是小事,你赶快给我来,哦不对,你们这些人都给我来!现在何将军在围困安山县,主城中只有于副将在,我们赶快去见他!”

  朱小平连连点头,道:

  “大哥,时间可不能拖太久,城外李将军人马现在都在发狂!我先说好,等禀告完,我就要离开内江!这里怕是守不住的,只有去孙将军重兵把守的菱州,那里才能让我活命!”

  守城小将此时那里能听朱小平说这些,敷衍的点了点头,便带着朱小平这二十一人快速向城中走去。

  走了半柱香的时间,众人便来到了曾经的内江王府。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进了王府,守城小将到了这里也终于没有忍住,大呼道:

  “于将军!大事不好了!内江被李将军的人围起来了!”

  话音未落,几队甲士便拥着一身着蓝衫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嚷嚷什么?嚷嚷什么?”

  朱小平一见蓝衫年轻男子,知道他便是内江城中的于副将了,不用守城小将开口,便上前快速的将编排的事情大致又给这位于副将说了一遍。

  “什么?!怎么可能?!孙将军真的杀了李将军?!”

  朱小平脸上带泪,快速说道:

  “是啊!将军!我们也是没有想到啊!孙将军会为了保宁和顺庆二地,设下鸿门宴,邀李将军赴宴,但趁机却是杀了李将军!”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于副将看着朱小平肩膀上的伤势和大西军服装,没有任何怀疑的问道。

  “两天前的中午!当时我们胡六将军因为在追击流民,所以最先遭遇到李将军的亲信人马的追杀!逃了一夜,才逃到了这里!”

  何副将听后,脸色煞白,猛的起身,急的团团转:

  “这可是好!这可是好!虽然素闻李将军和孙将军关系不好,但怎么会到这一步啊!地盘问题可以谈嘛!眼看着我们大西军就要熬出头了,怎么到了这个关键时刻,就这么忍不住呢!!!”

  说完,便是连忙派出一士兵传信:

  “快!速速禀告何将军,让其分出一部分人马回来守城!”

  “没用的!于将军!李将军的亲信大部队正在想这边赶来,如今的成都府,以艾能奇将军为兽的诸多大臣和将领都主张要为李将军报仇,现在成都府都已经乱套了!大西王殿下也做不了主了!”朱小平泪声说完,用袖口擦了擦眼泪:

  “我们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撤到菱州,那里有孙将军的大部人马,而且孙将军也在向那边赶!”

  于副将一听果然就慌了神,他也听到城外传来的嘶吼杀喊声了,加上朱小平在一旁的“出谋划策”,立马急道:

  “那得赶快等何将军回来!我要告知于他才行!”

  朱小平闻言,心中一个咯噔,牙一咬,道:

  “于将军!听我一言,赶快带着亲信从西门或南门撤退吧!我敢保证,外面的人马现在肯定已经集结了上万人了,城破之时只是眨眼之间,要是等城破了,怕是我们一个走不了!”

  “还有,于将军,我们其实完全需要一支队伍来挡住外面的李将军人马,要不然,就算是我们逃出内江,但也会很快又会被追上!”

  这么一提醒,于副将眼睛一转,瞬间明白了朱小平要让何三郎殿后的意思,看了一眼朱小平:

  “但我如今已经派人去通知了何将军,怕是……”

  朱小平快速道:

  “派人去追啊!”

  见于副将盯着自己,朱小平咬了咬牙,“于将军,我去追上他,你先带着兄弟们走!”

  于副将一听,脸上高兴无比,取出五两银锭,扔给朱小平,“给你的,速速快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小蜀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小蜀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