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遇见你
米问问2020-02-16 01:082,966

  无边无际的葡萄园,绿色肆意地泼泼洒洒,接天入地。弯弯曲曲的柏油路像漫天浮萍中的一线黛青色痕迹,飞驰着的跑车仿佛只是浮在痕迹中一只缓慢爬行的甲虫。

  如果你没有见过波尔多的春天,你便不知道春天真正的模样。

  张泯不记得在哪里看过这段话。

  之前,张泯没有见过波尔多的春天,当然不知道春天真正的模样。事实上,他都不记得自己的生命中是否有过春天的痕迹。

  跑车顶篷敞开着,即便眼前铺陈的是世上最美丽的景致,张泯的眉峰依然高高隆起,一双剑眉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拧起,细长双目微微地眯着,抵御着迎面而来的逆风。明明是初春的风,却带着一丝寒意,让张泯有一种水下窒息的错觉。

  他换了更舒服一点的坐姿,脸上依然冷森森的。满眼的绿,音响中软糯动听的法语,都无法融化他眼中凝结的冰霜。

  他脚下紧踩油门,想着此行的目的地——一座古老的酒庄。

  他将要继承整座庄园。

  父亲留给自己处理事务的时间并不多:三天。

  三天时间,他必须将所有手续都办妥。手续并不繁杂,可是即便身在异国他乡,来自父亲的压迫感依然像山一样压在他的心头,如影随形。

  窒息的感觉,再次袭来,排山倒海。他心烦意乱,脑袋又开始疼起来,他不得不靠边停车,按揉太阳穴。

  手机忽然不合时宜地叫了起来,张泯摁下接听键,机场的嘈杂声中,他的特别助理肖正楠可怜兮兮地报告:“张总,我拿到行李了,刚上出租车……”

  当初肖正楠沃顿商学院刚毕业,张泯就将他招致麾下。这么多年过去,张泯身边的职员流水般来来去去,只有肖正楠依然鞍前马后。因为肖正楠有个特别的优点:这世上,也只有他受得了张泯的冰暴脾气。

  他们同航班到达,张泯丢下肖正楠等行李,自己一秒钟也不耽搁,开着公司安排的车,赶往酒庄。

  “张总,刚才都忘了,我护照还在你那儿拿着呢,万一要是……”肖正楠还在电话里絮絮叨叨,后半句话就被张泯无情地打断了。

  “酒庄见!”

  张泯掐了手机,身后传来几声汽车喇叭声。后视镜中,狭窄的道路上,一辆小货车紧贴着张泯的汽车车身,呼啸而过。

  旋风吹乱了张泯的头发,窒息的感觉潮水一般退去,但他眼中的怒气渐烈,忽然落入一截女孩儿的腿,两只脚悠悠地晃动着。顺着那双脚望上去,穿着肥大粗织工装裤的女孩儿,坐在一堆高高低低、参差不齐的的绿植和一辆掉了漆的自行车当中,颈中系着一条翠绿和深绿相间的丝巾,脖子上挂着一把古旧的欧式钥匙,那张脸笑得像是万绿层中的一朵灿烂花儿,脸颊上浮着淡淡一层热气蒸腾的绯红。

  那女孩儿见张泯盯着她瞧,竟然也毫不羞涩,嘻嘻两声,笑意更深,咧开嘴,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辉映着一双清澈纯净的眸子,让人瞬间恍惚。

  张泯有些难堪,幸好肖正楠不在身边。他低眸掩饰,发动了汽车。汽车刚启动,忽然眼前一暗,天地之间全变成了绿色,深的绿色和浅的绿色,深浅相交的绿,他才反应过来蒙在眼上的竟然是一条丝巾!

  张泯一个急刹车,脑门儿差点磕到挡风玻璃,他一把扯下蒙在脸上的绿色丝巾,眼睁睁地望着那辆肇事的小卡车若无其事地拐了个弯,不见了!

  不见了!

  张泯面上一凝,再次发动汽车,想要追上那辆小货车,汽车却非常不争气地哀叹了几声,再也不肯挪窝了。

  张泯恼怒地跳下车,狠狠地对着汽车轮胎踹了几脚,身后传来一串清脆的铃声,还没等他回过头来,一辆自行车“哧”地一声斜支在他的身侧,车筐中的几块展板在急刹中东倒西歪。

  “实在不好意思,没伤到你吧?” 干净得像林间风声一般的声音,带着歉意问道,说的是英语。

  张泯冷冷地盯了肇事的女孩儿一眼,并不作声。

  “咿?”女孩子看清了他的脸,惊讶地叫了一声,用中文问道:“你是中国人吗?”

  张泯见多了这种不知趣的女孩子,并不想搭理她,拿起电话。

  女孩子踮起脚,从张泯的车内拿起自己的绿色丝巾,本想走开,最终还是不忍,回头用英文问道:“你的车坏了吗?需不需要帮忙?”

  张泯只管对着电话,冰冷的语气:“喂,是租车公司吗?车在半路上抛锚了,不管你们是给我换一辆车,还是派人来修好这辆车,请你们马上,立刻,给出解决方案,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女孩子笑嘻嘻的,并不理会张泯的冷淡,自告奋勇:“我一直开破车,所以很会修理一些小毛病,要不要帮你检查一下? 租车公司的人过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呢?”

  女孩子说完,自顾自地打开后备箱:“后备箱一般都会有简单的修理工具。”

  “不要你管!”口气很冷,来不及择言,张泯说的是中文。

  女孩子嘻嘻一笑,扭过头来说:“你果然是中国人!我就说嘛,我刚才问你,你怎么不回答我呀?”

  “不用你管!”张泯再次冷冷地制止,同时伸出手去。

  女孩子打量着手中的工具,关上车门。

  “啊!”张泯指尖剧痛,失声大叫。

  女孩子的脸霎时惊住。

  张泯咬牙打开后备箱的门,抽出自己的手指。指尖瞬间的麻木消散,疼意牵扯,唤醒了他脑中的疼痛。眼前女孩子的眉目渐渐模糊,身后传来尖锐的鸟鸣,远处传来修路的敲击声,一声又一声,声声钻入他脑海深处,窒息的感觉漫天漫地涌来。

  口袋中的电话似乎还嫌不够乱的,忽然震耳欲聋地响了起来。张泯眼前暗影乱晃,他紧咬住牙关,闭上眼睛,抱住脑袋,也不顾女孩儿的诧异目光,摇晃着蹲了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我……我真的没注意到你的手,你没事吧?”女孩儿慌张歉疚的声音。

  “安静!安静!”张泯不顾风度,对着眼前模糊的身影大叫大喊。

  她真的安静了两秒钟,然后像是要拂去他眼前的暗影,抬手轻轻地挥了挥,嘬圆了嘴唇,发出一个简单的音节:“嘘!”

  嘘!

  那一刻,也许是张泯的幻觉,嘈杂的周遭瞬间安静下来,连手机也停止了啸叫。耳中惟一响起的,是清风拂过叶片的“沙沙”声响,静谧得像是回到了童年午后。

  一股似有若无的清新氧气融入张泯的鼻息,他的视线渐渐地清晰起来,周围的景色丝毫没有变化,只是多了一个女孩儿。

  她像是无边绿意里的一抹灵动的颜色,站在那里。阳光洒在她的工装裤上,洒在她棉布衬衣的肩头,洒在她泛着淡淡樱粉的脸上,散发出奇异的光彩,仿佛氤氲的淡绿光芒,仿佛勃勃的生机,从她的身体里透出来,淡淡地飘散在空气中。

  一阵微风拂过,扬起女孩儿的发丝,她明亮如深紫葡萄的眼睛纯净透彻,关切地观察着张泯的脸,让张泯好一阵不自在。然而他的头疼症状却奇异地消失了,他难以置信地站起来,放下抱头的双手。

  “好点儿了吗?”关切的声音,关切的目光。

  张泯低垂着眼帘,记忆中,从未享受过这些。当他抬起头来,一贯的冷峻立刻掩饰住刹那的迟疑,他冷冷地说:“我叫你别折腾了。”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像因为我,让你差点儿出危险,所以想帮你做点什么。”

  张泯嘴角微微一牵,让别人做点什么,那不是他作为四海集团总裁最擅长的工作吗?既然这女孩儿这么不识好歹,就让她忙乎好了。

  张泯走开打电话,电话一通,他不等肖正楠说什么,道:“我车子抛锚了,你现在在哪儿?”

  “车子抛锚?不可能吧,租车公司不至于啊,人没事吧?”

  张泯皱了皱眉。肖正楠什么都好,就是那张嘴,可着劲儿地唠叨,简直令人忍无可忍:“我刚才定位了你的手机,你离我不远,你现在马上按这个方向过来找我。”

  话音刚落,不等肖正楠应声,张泯立刻挂掉了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都渴望遇见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谁都渴望遇见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