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现在也只能喊我嫂子
阿瑛2020-03-30 07:201,647

  被骂了一顿出了医院,再加上连轴转的工作,勒靳十分疲惫地回了家。

  本来今年家人们不聚餐年夜饭就清冷,没想到他一回去就看到父亲阴沉着脸。

  “跟我来书房。”

  勒靳乖乖跟去了书房。

  “听说你要和茹茹离婚?”

  “嗯。但是是她先……”

  下一秒勒靳听到“啪”地一声,脸上一阵痛。

  “混账东西!你给我跪下!”

  勒父气急,又顺手抄了书柜上的一本书砸了过去,勒靳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

  勒母听到动静连忙跑到书房门外,扭动着门把手却打不开,急得一直拍门。

  勒父不管门外如何,指着勒靳鼻子,“你现在和茹姝闹离婚,你还是个人吗?你还有良心吗?”

  “爸您先听我说,离婚是她提出来的啊。”

  勒靳实在是不明白,父亲是这样,文楚楚是这样,为什么所有人听到茹姝和他离婚都是这样的反应。

  “还跟老子狡辩?!你先告诉我茹茹现在在哪?”

  “现在形势这么严峻,她应该还在医院工作吧。我给她打过电话没接,估机工作忙没时间。等过两天我再去找她,她……”

  “你可真是个好丈夫。真好。你连你媳妇去哪了都不知道对吗?”

  勒父开了书房的电视,“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瞧瞧,这电视上是不是你媳妇!是不是你岳父岳母!”

  电视上正播着的新闻,就是那顿特殊的团圆年夜饭。

  一家三口两代人,都上了战场。

  非典那年,茹姝的父母也在前线。十几年后,“医二代”茹姝也随着父母的步伐,奔赴了一线。

  “老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答应她要好好照顾茹姝的……”

  勒靳从成年后就再没见过父亲眼里含过泪花了。

  他不知道他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过得这个除夕,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父亲要打他、发小要骂他:

  他是真的连自己的媳妇在哪里都不知道。

  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在第一个页面划呀划,一直到很后面很后面他才找到茹姝的微信。

  上一次两人发消息已经是两个月之前了。

  至于上一次面对面聊聊天,勒靳都快忘了什么时候。

  因为这一年两个人能同时在家的时间也是屈指可数的,见了面也相顾无言。

  勒靳白天工作,下班后有应酬,也会和那帮子发小去各种场子玩。他是朋友圈子里人缘相当不错的,人人有局喊他都会捧场。

  而茹姝是科里的青年骨干,要值班要出门诊。前段时间要晋职称考试复习,空闲的休息时间又跟着文楚楚一起做课题。

  刚结婚那会儿他会带着茹姝去一起玩。但是每次她都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看他们,周身围绕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一次两次大家给勒靳面子,总是这么高冷就让大家颇有微词,背后偷偷打趣勒靳这是娶了个“冰美人”在家里供着。

  最后一次带茹姝出去,搞得大家都不愉快。

  他去洗手间的功夫,一群发小就在替文楚楚出气。

  “嫂子,喝酒吗?”其中一个发小端着酒杯去找了茹姝。

  茹姝以明天还要上班的理由婉拒。

  发小面子有点挂不住,起哄道:“嫂子大医生,这是瞧不起我们吧,不屑与我们这种闲散人员一起玩啊。可人文医生也没这样啊。不给我们面子就是不给靳哥面子,看来这不是真心对靳哥好啊。”

  一群人附和。

  那时候的茹姝知道他们的意思,也知道文楚楚其人。不仅是在美国和勒靳谈恋爱的那段不止一次听说过,更主要的是,文楚楚专门跳槽到了他们医院他们科室,前些日子来的时候已经挑衅过她一次了。

  “这真不真心喜欢勒靳是我自己的事情,None of your business!”茹姝嘴角勾起了笑,“而且,你们现在也只能喊我嫂子啊。”

  她起身,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扫大家的兴是嫂子的不对。这样吧,这次记嫂子我账上就好。随意玩儿。嫂子明天还要去学校,先走了。Bye~”

  她不生气不代表她没脾气。在她眼里看来,不过是一群吊儿郎当啃老的小开们,有这时间还不如多看两本书。

  后来勒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茹姝和文楚楚竟然成了好闺蜜,有点空闲时间就泡在一起做科研搞课题,很少回家。

  说起来,他还挺想念刚结婚的时候还能偶尔堵他几句的茹姝,至少不像这两年回去漆黑一片连个烟火气都没有。

继续阅读:千千万万的英雄为我们负重前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