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不喜欢勒靳了
阿瑛2020-03-02 15:581,716

  这个大年三十,也是勒靳过过最心累的除夕。

  勒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下午去医院找文楚楚打听茹姝的下落,还没开口就被臭骂了一顿。

  当当当——

  文楚楚的办公室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她开了门。

  “楚楚,可算找到你了!你知道茹姝在哪儿吗?我找她有点事儿。”

  “特殊时期乱跑什么?!到处给别人添麻烦。有点公德心好吗?”

  “楚楚?”

  勒靳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对方戴着口罩误认了,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把他整的有点懵。

  文楚楚从来不会这样对他说话。

  “你找她是谈离婚的事吗?”

  勒靳又被反将了一军。

  难不成他才是最后一个知道茹姝要和他离婚的人?好一个茹姝,真是不给他一点面子。

  他点了点头。

  “滚!你个混蛋玩意儿!”

  文楚楚高高扬起的落下,却定在了半空中。

  紧接着狠狠她地把门一甩,“哐当”一大声,引得别的医生护士都好奇的往这边看。

  文楚楚想,要不是看着勒靳脸上的口罩外面是污染区,她一定要让他挨到这一耳光。

  可茹姝和勒靳走到这一步,她也有错。

  自从上次勒靳的母亲来医院找她说两人离婚的事,她每天问候茹姝的时候都带了几分愧疚。

  那天文楚楚从病房调过来支援发热门诊,每天结束后她还要赶回科里。

  刚回病房走到办公室门口,看见勒靳的母亲正在等她。

  文楚楚当即严肃的劝返:“伯母您怎么来了?现在不能乱出门,更不能没事儿往医院跑,很危险的。您快回去吧。”

  “我知道的,伯母不是担心你嘛。我刚来科里找你你不在,听说你去发热门诊了。”勒母将一个精致的保温袋子放在办公桌上,“你们天天忙,怕你吃不好,我亲自下厨给你熬了鸡汤做了菜。应该还热着。”

  文楚楚看着勒母把保温饭盒一个个摆在桌子上,说不感动是假的。道了谢后,还是委婉的催着勒母赶紧回去。

  “伯母知道你担心我。”勒母笑呵呵地拿起包开始自顾自地唠家常:

  “茹姝要是有你十分之一好我就顺点心。天天不着家,家里一点都不照顾,老公天天往外跑和狐朋狗友厮混也不劝住。一点做媳妇的样子都没有,让她辞职留在我们家公司就行,还不!我看你们院长都没这么忙。”

  文楚楚忍不住插了句嘴:“伯母,我们当医生都忙,而且我们科……”

  “我知道你们是同事,你想替她说话。但你看看她天天忙忙出个什么名堂没有,没你优秀没你强,甚至都不如你有孝心。你工作也忙都不忘我这个伯母,她呢?撺掇着我儿子搬出去住,也不来看看我。”

  勒母戴着口罩说这么多话,呼吸都急促了些。

  “更可气的是,哼。结婚这么多年了,三十多的人连孩子都没有,我前年准备去带她去看老中医,给她调调她还不乐意。

  上个月我联系了你们院中医妇科的张主任,她还因为这件事情跟我儿子生气!生不出来要她干什么?!不过没关系,反正他俩要离婚了。我绝对不能接受他俩没孩子,就算现在不离我以后也会让他俩离!”

  “哐当——”

  文楚楚打翻了汤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文楚楚赶紧扯出来几张纸胡乱擦着桌面。

  勒母非但没有责怪,还和蔼地笑了笑,“楚楚,伯母知道你从小就喜欢你勒靳哥。那小子当年眼瞎没娶你,现在还怕你嫌弃他二婚……”

  “伯母,我已经不喜欢勒靳了。”

  文楚楚略微慌乱地收拾好了餐具,“伯母,谢谢您。我等会儿还有会,就不送您了。您没事儿还是少来医院,保重身体。”

  “我懂,我懂。伯母知道你害羞了。”勒母笑呵呵的,“赶紧去开会吧!伯母不耽误你工作。”

  勒母走后,文楚楚迅速反锁了门,紧紧咬着嘴唇。

  茹姝和勒靳要离婚。

  是她连累的茹姝。

  不是茹姝不要孩子,是……

  她思绪飘到了两年前那件事上,惊恐、愤怒、愧疚全都交织在一起,又一次涌上了心头。

  “叮咚叮咚叮咚——”

  手机突然提示音接连响了好几声。

  是科室微信群里来了消息。

  “平安”

  茹姝只是在群里发极简风的两个字,真,报平安。

  主任和护士长发了两张七彩斑斓的“平安是福”表情包。

  文楚楚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点开茹姝的头像,跟茹姝发了一句:

  “茹茹姐,一定要,一定要平安回来!我等你。”

  “嗯。你放心。”

  茹茹姐,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继续阅读:你们现在也只能喊我嫂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