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拜师
落叶知春2020-02-26 15:073,379

  常悦抱着服了迷药,面黄肌瘦的小男孩回到归元观时,这次的观舍修缮已经进入尾声。

  道观原先的规模虽小,也能容纳三几百道众居住修持。殿宇不多,但一般的灵宫殿、七真殿、四御殿。三清殿、文昌殿,八仙殿,财神殿、药王殿、玉皇殿、雷部诸神殿、娘娘殿、钟楼、鼓楼都有。香库、宝库、观舍,菜地一应俱全。

  要全部恢复原来的样子,没有大笔金钱,大量人工和时间,是不可能的。这次山民们也只集中人力物力,修建起偏院月亮门一侧,十多间相邻的观舍供他居住使用,已经十分不易。

  常悦回来时看到五六百男男女女,正在给修缮完好,粉刷一新的观舍做最后的清理和布置。

  淳朴的山民们得知老神仙怀中熟睡的孩子是他从人贩子手中所救,一时之间对孩子充满了同情。

  几名中年妇女爱心泛滥,围拢上前想从老神仙手中接过孩子,常悦只好把孩子不仅被喂服迷药身上还有伤,需要自己治疗的事说了。

  李大山刚才正在一间一间巡视修缮完的观舍,来得晚了,只能站到后面等待。

  乡亲们一阵七嘴八舌之后,继续之前未完的事情。这才给了李大山和常悦说话的机会。

  常悦走了仅仅七天,偏院内十分之一的观舍就被修缮一新,连菜园的土地都翻耕了一遍。心里也是一奇,不由问道:“李居士,不是说修缮偏院月亮门附近这些观舍,需要半个月时间吗?这么快就完了?”

  “老神仙走后,我把老神仙拿出香火钱,要逐村为每家每户修建房舍的话语告诉了大家。大家都说:“老神仙是世外高人,不仅看病不收大家的钱,还出钱为大家改善居住条件,这次维修道观,大家必须尽力!”

  第二天,十里八村的相亲们,除了到外地打工的,男女老少一下来了一千多壮劳力。木匠、铁匠、泥瓦匠,就有二百多。人多好办事,昨天傍晚就修缮完工了,今天来的人只是完成最后的卫生清理和室内布置。”

  “大家的善心贫道心领了,眼下还有一件事情要居士费心操劳。

  等这个孩子醒来,贫道打算收为传人,只是孩子只有五岁需要人照顾,不知居士能否帮忙请一个细心点的人来?”

  看到常悦抱回一个孩子的时候,李大山就有了具体的打算,听到老神仙这一说,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与李大山说了几句话,常悦立即回到了偏殿。

  大家都知道老神仙看中了这处偏殿的宽敞和完整,后来就一直在这里起居,为人治病。

  常悦离开的这几日,这处偏殿也被重新维修了一遍,大理石的地板擦洗的铮亮,古色古香的云杉木制雕花隔断,经过细心擦洗,显露出原本的细腻纹理。

  刚刚粉刷过两天的墙壁,散发着涂料的清新味道。殿内一角用隔断隔开的休息间,从里挂上了崭新的紫色窗帘,隔断里,常悦从未用过的的云床上面,铺上了崭新的床垫床单,不知谁家捐献的崭新被褥枕头,叠放得整整齐齐。

  常悦轻轻地把孩子放到床上。大概是为了有个好卖像,孩子的衣服倒也整齐,因为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肤色,难掩清秀灵动的内蕴。

  常悦先把小家伙的衣服脱去,然后伸手握住他的腕脉。

  他要给孩子全身来一次伐毛洗髓,再为他疏通奇经八脉,为他修炼归元神功打下基础。在此之前,必须先把孩子体内的旧伤治好,迷药驱出体外。

  迷药驱出,小家伙醒了。当他一睁眼看到面前一个白胡子白眉毛白头发,一脸慈祥的老爷爷正握着自己的小手,立即把手抽了回去。

  常悦呵呵一乐取笑着说,“贫道救了你,还为你治病疗伤,看表情你还很不乐意?”

  小家伙也不言语,只用黑珍珠一般的大眼,一边偷偷打量周围的陌生环境,一边警惕地盯着他看。

  不知为什么,活了近三千五百岁的常悦,被小家伙这样看着,心里有些瘆得慌。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秦天!”

  “好了秦天,你体内的迷药余毒,老道已经为你驱除了,现在就为你伐经洗髓。你什么话都不要说,也不用害怕,老道既然救了你就绝不会害你!”

  “老爷爷,他们把我卖给了你吗?”秦天终于还是把憋在肚子里的话问了出来。

  “不是,我从你那恶毒的叔叔婶婶,和两个人贩子手里救下了你。现在不要说话,等我把你的身体调理好了再说。”

  看着松了口气,脸上警惕之色缓和不少的秦天,常悦很是了然。

  “看来,这个小家伙不简单呢,小小年纪就鬼精鬼灵,将来也绝对错不了!”

  常悦手一抬,瘦弱的小身体悬浮而起,看到开始时还有些害怕,马上就恢复了镇静的秦天,常悦心里再次大赞一声:“好苗子!”

  常悦不再分心,双手一上一下,蝴蝶穿花一般在秦天的前胸后背拍打起来。

  秦天就觉得老爷爷的每一次拍打,身体之中就像有一个小耗子窜来窜去十分舒服,可是,看到自己的身体的皮肤上面不断渗出黑灰色的油污,味道还十分难闻,又不知道是怎嘛回事了。

  之前常悦和村民们说,秦天身体有伤并不是托词,当时检查的时候就发现,不仅瘦弱的身体上有不少淤青,体内居然还有多处暗伤。

  整整用去一个时辰,常悦才彻底根除了秦天的内外伤,为他伐毛洗髓,打通了奇经八脉。

  落到地上的秦天感到一身轻松,看到自己浑身上下黑漆麻花,鼻腔里闻着腥臭不堪的味道,很是难为情。

  常悦呵呵一笑道:“你被我救到这大安山,今后还要在这里长大成为顶天立地的伟男子,秦天这个名字倒是不错!你现在看好了!”

  常悦右手一伸,掌心里出现一个水球,水球越来越大,大到脸盆大小的时候,飞到他的头顶上方,然后化为温热的水流顺着他的头顶淋下。

  秦天惊奇万分地注视着长胡子老爷爷的一系列动作,眼里流露出的好奇却是越来越盛。看到头顶的水球,哗哗啦啦地冲洗自己身体,黑黑的污垢被冲洗的干干净净,心里一下变得高兴起来。

  “好玩,好玩!爷爷,我也要学!”

  常悦再次一笑,左手一伸,手掌心一点一点长出一朵火苗,火苗长大到足有一尺高的时候停止下来。

  秦天距离火苗近,一下就感到火焰的炙热,感受到偏殿里的阴寒之气一下被火光驱散,内心变得更加好奇火热。

  常悦手心发出一股吸力,地面的污水全部向他的掌心聚集,最后形成一个污黑的小球,被他顺着打开的窗口远远地送了出去。

  “爷爷,爷爷!我要学,我要学!”

  常悦流露出一副诱拐小娃娃成功的奸笑,“想学可以,但你要拜我为师!”

  秦天显然对拜师一词有些不解,常悦无奈,只得对拜师一词细细解释了一番。

  “愿意!我愿意拜老爷爷为师!”

  “好!”

  “咕噜咕噜”秦天的肚子开始叫了。

  “师傅我好饿!”

  “今天就先吃个果子吧!”常悦一伸手从仙府空间的灵果树上摘下一个果子。

  “好吃!”

  吃完果子,秦天摸着小肚子打了个饱嗝,常悦不由一笑,心说:“这可是一个灵气饱满的灵果,常人吃上半个也得被撑死,不过这臭小子的身体刚刚被改造一番,这果子倒是很适合他现在享用。

  “跟我来!”

  拉起秦天的小手,一步进入了一个有多处亭台楼阁,仙气浓郁,果木参天的巨大空间。

  秦天正在迷惑,师傅已经说到:“这是你师祖留下的仙府空间。”

  一句话刚说完,二人已经到达中心位置的一座大殿。

  大殿内供奉着一尊面如满月黑髯及胸,一身金黄战甲,紫金色宽大披风,栩栩如生的高大老者。

  老者端坐在一把宽大的神金雕花大椅上面。不怒自威,浑身散发着一股威压八荒的气势。

  要不是常悦为他挡住所有的气势,秦天就连十丈的距离都不能走近。

  “这个老爷爷是谁?好大威风!怎么就向大戏里面的人物?”秦天正在瞎想,一声笑骂已经传来:“臭小子,乱想什么?这是你师父我的师傅,是你师祖,还不与我跪下!”

  说也奇怪,这一跪倒,老者的威压瞬间消失。

  常悦上前在香案上面拈起三柱宝香,恭恭敬敬点燃插入香炉,对着尊位拜了三拜,然后跪伏在地,一连叩了九个响头,才起身低头禀告道:“弟子今日收了小徒秦天延续归元一脉,特向师尊禀明,请师尊在天之灵多多看顾您这徒孙!”

  说罢,又指导着秦天上前拈香,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

  秦天一时福至心灵,拜完祖师,又回身面向自己的师傅,学着刚的样子,给师傅叩了九个响头。

  常悦出生散修,行事没有那些名门大派的拘泥。对那些繁文缛节的礼仪像来不以为然,秦天这一叩头,也就完成了拜师仪式。

  第二天上午,李大山来了,同来的还有李大山为秦天请来的保姆杜娟。

  秦天拜师的第二天,山下各个村子的村民脑子里不知不觉,就有了一段记忆,以后每周的星期一二,是归元观开放时间,也是老神仙为大家治病的日子,其余时间归元观不再开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