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仙帝重伤归来
落叶知春2020-02-25 21:142,595

  楔子

  横亘东大陆西南数千里,终年云雾笼罩的炎帝山脉脚下,一个名为靠山村的村子东头,整整齐齐的木栅墙内,三间大瓦房正被血红的夕阳笼罩其中。

  院子的角落里一个瘦小的幼童,两眼盯着透过木栅墙照射进来的斑驳血红,小身躯颤动的就像铁筛子里的豌豆,目光里的恐惧越来越盛,眸中的血红越变越大,渐渐形成一具染满鲜血的尸体,“爸爸!”

  幼童刹那间,淋漓泪水挂满脸颊。

  “秦天!你个逆子死哪去了?还不把鸡喂了,找死是吧?啊!”

  叫秦天的幼童,听到屋子里叔叔的吼声,用小手抹去泪水,走向屋角一个存放稻谷的竹箩,幼小的人儿,心里一种叫做仇恨的火苗正在燃起。

  ……

  正是深春季节,修真大陆,最严寒的北方地区,山山水水在厚厚的积雪消融后醒了过来,枯萎的百草,凋敝的树木,正在恢复勃发生机。

  身受重伤的独行仙帝常悦,遁入虚空乱流后,凭借先师归元神尊用一整颗小星球炼成的仙府神器,在空间乱流中流浪了五百多年,最后领悟了空间法则,才成功逃离。

  可当他踏出乱流,行走在灿烂的星空世界中时,已经找不到仙界的位置。

  正在他孤独地想要找个有人类的星球落脚,确定自己现在的位置时,下方几万光年缓缓移动着的一颗青气朦胧的恒星,让他发现了故乡的踪迹。

  常悦驾驭仙府神器宛如流星,突破大气层,落到一处森林覆盖的山脉空地。

  飞升两千五百年后,再次回到修真大陆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

  “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常悦用他自己经历诠释了这句话的真谛。

  收起仙府,常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出神念向故乡各地的名山秘境,寺庙道观探查,以他仙帝级别的神念,轻易覆盖了东方大陆。

  这一探查他才得知,记忆中的这片修真大陆已经有了很大改变,过去的修真天堂,灵山圣境和大大小小的门派禁地,包括自己当年在天柱山的道场洞府,已经是面目全非,破败颓废不堪。

  整个光明星灵气稀薄的令人发指,一层令修真者绝望的灰色气流覆盖了大地。

  除了隐藏世外的几个秘境中,尚有几个分身期和元婴境界的修者,其他古老相传的远古门派,没落到了只有个别金丹境界的领袖人物。

  代表远古修真文明的宗门道场,死气沉沉,看不到一丝活力。

  常悦降落的地方正处于奇峰连绵的大安山深处。

  强大的神念一番扫描,在距离降落之处一百多里的地方,发现了一座残破无人的道观,道观下方五六里的山脚下面,依山势坐落着数十个山村。

  飞升两千五百年的磨砺和遭遇,早已让他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飞升前又是散修出生,随遇而安的率性想改都难。

  现在,他只想着找一块清净的栖身之地,恢复不知还要多少年才能恢复过来的道伤。

  心里有了决定,转眼就从一个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中年,变化成一个白胡子白发的老道士。

  本身一身道袍法衣,倒也不用多大改变,只略加调整就好。

  常悦一个小挪移立身于破道观的上方,居高临下对这座依山而建的破道观进行勘查。

  从还算完好的三清大殿,和大殿旁边的一座偏殿古色古香的痕迹推测,道观从兴建到破败,经历了大约一千多年时间。

  观内二十多座神殿,十多座偏殿和一百多间观舍,除了用石条石砖砌成的墙体还算完好,木结构的屋顶门窗全部腐朽坍塌。

  隐隐残留的香火气息,证明着道观昔日的盛况。三清道尊的神像和大殿落满的灰尘,正在向常悦讲述着道教没落的过往。

  依山势修建的高大围墙,如果不是坍塌了三分之一,倒也十分磅礴壮观。

  结合之前神念中探测到的名山大派,道佛两家没落的景象, 常悦心里有些发苦。这个在两千五百年前,让整个光明星仰望的修真国度,光芒尽去,修真文明正在一天一天消失。

  看着下面破败的道观,常悦的心里一阵阵无力和失落,不过这种心情也就持续了几秒,就被从心底涌出的一股热血代替,既然阴差阳错又回到了原点,不做一点什么怎么可以?

  眼下先给自己建个窝,养好道伤才是关键。

  看到荒草覆盖下,坍塌的观舍里神像全毁,到处都是蛇虫山鼠,有几片地域还成了野猪和几种动物的栖息地。仙帝的灵魂威压瞬间笼罩了道观和周边区域。

  威压之下,观内观外草丛树木之中,蛇逃鼠窜,野猪狐狼无不夹起尾巴通过围墙缺口,向大山深处逃逸,这还是常悦不想伤害这些无辜的生命,要不然强大到足可移山倒海的灵魂威压之下,早已成为齑粉。

  赶走了大小动物,常悦运起造化神通把大殿残墙断壁的石料尽数加固到围墙塌陷破损的缺口,口吐三味真火,以天地为炉笼罩四面围墙。

  三味真火之下,不用几分钟时间,围墙墙体已经炼成一个整体,外表看上去还是石条,石砖垒砌,实际上里面的结构已经紧紧粘连一起,坚固非常,再无倒塌的可能。

  立身上方的常悦,法眼看得清楚,三清大殿和旁边保留完好的偏殿,看来是原先主人撤走时,特别做过一些加固措施的结果,门窗并未遭到破坏。里面的神像完好,设施除了腐朽之外基本保留原样。

  常悦单手做了个虚推得动作,三清大殿和偏殿的门户全开,袍袖一挥,大殿内三清雕像上面,和偏殿的角角落落的蛛网灰尘,来不及飞扬,就被他用法力聚拢一起,拧成一线飞出殿门,紧跟着倒塌观舍的残梁碎瓦,野兽粪便,荒草野花连根拔起,汇成一条浩浩荡荡的超级洪流,被他一点不剩送入道观后山一处崖壁的下面。

  做完这些,常悦看了看二十多座大殿光秃秃的墙体,苦笑一声,以他现在一身道伤的法体,根本不敢动用更多法力,进一步恢复这些殿宇的旧貌,只能留待以后再说了。

  山门两侧两颗直径两米粗细的迎客松上面,系着不少红红绿绿,颜色新旧不一布条,显示着还有人对这破庙中供奉的三清,寄托着某种希望。

  从半空一步踏落在山门前面的小广场,看着山门上方那块题写“听涛观”三字的匾额,和道观周围小树丛里到处都是被砍伐留下的树桩,匾额上三个字的由来不言自明。“听涛”:风雨摇动茂林枝叶,雨打绿叶之势也。

  设身处地地想想,处身于道观,耳听松涛声声,倒也别有一番韵味。

  如今森林变成小树林,涛声已去,何来“听”之一说?

  常悦一伸手,整块实木制作,两米长一米宽,几百斤重的匾额,宛若无物一般飞到他左手之上,右手在木板上一拂,整匾额上面光亮如新,再无字迹残留。

  剑指一阵龙飞凤舞,“归元观”三个篆体字就像雕刀刻成一般,深浅一致,均匀地出现在上面。

  挂好匾额,常悦回身进入清冷异常的三清大殿,从储物戒拿出一个蒲团,置于三清神像旁边,开始了返回东方大陆的第一次打坐修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