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父母之仇(二)
落叶知春2020-02-21 08:361,752

  被废去武者修为制住穴道的秃子与王大嘴,被秦天趁夜丢到了焱山府警署内。

  到了此时,两人还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是谁把自己丢到焱山郡警署的。

  第二天,焱山郡警署的执勤警员一大早就发现了死狗一样蜷曲在警署院内的二人,连同两人的犯罪记录,这事立即轰动了警署,对二人的审讯当即展开。

  与此同时,炎山县警署接到精武武者协会会长秃子和其得力手下青蛇,县城运输公司大货司机王得水离奇失踪的报告。

  县里的某些人由三人的失踪,觉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心里很有些忐忑。这些人里面就有焱山县的县太爷,与县警署的署长。

  中午时分,精武武者协会大大小小的武场,突然间被焱山郡警署派来的一千多全副武装的警队包围。

  很快,警员就在秃子卧室的保险柜和暗室中找到了秃子这些年贿赂州府高官的明细账册;还有武者协会多年来巧取豪夺得来的古玩字画,不义之财。

  在武者协会的地宫内,还发现了一个解刨室,室内的冷藏室里,大大小小的密封器皿里,发现了数名儿童的器官和几名成人的肾脏。

  一个个砸上手铐脚镣的精武武者协会成员,被带上一辆辆卡车,在荷枪实弹的警员押送下离去。同一时间,东升国各州各郡的警力按照王大嘴供述的材料,秘密展开调查,很快分布多地的人口贩卖组织相继落网。

  焱山郡廉政署派来的稽查组进驻焱山县,没用两天时间县长副县长,县警署署长等一杆人被带走。两天后,州里郡里又有十几名高中级官员被逮捕。焱山州官场风声鹤唳。

  这两天的小县城,百姓庆贺的爆竹声,此起彼伏,从未断过。

  武者协会在此地经营多年,犯下罪恶不在少数,但因为背后官员的庇护或不作为,大家只能忍,不然又能咋地?山湾村老齐家为了姑娘姑爷一家告状多少年,有结果吗?

  此时,恢复了本来面目的秦天,就站在他五岁前和父亲住过的三间正房的主屋里。父亲死后,家业全部成了秦玉清的财产。

  然而,这对夫妇的日子过得并不太好,尽管他们遍村造谣秦天妨死了自己的母亲,克死了自己的父亲,遭到了天谴,不知被什么人拐跑了。可是夫妻两的人品摆在那里,说的话如同放屁没人相信。

  尤其秦天母亲的死因大家心知肚明,就连秦玉明的死因,村里人也是众说纷纭,秦天的无故消失,更让两口子成了众失之的。

  秦天鬼魅一般出现在刚刚准备吃午饭的二人面前。

  两口子的生活倒也不差,餐桌上有酒有肉。

  “你是谁?”

  “我是谁到了地方你们知道了!”秦天的声音就像九幽地狱里发出来的,冷的都能掉冰碴。

  夫妇二人感觉到浑身冰冷,胸腔里窒息的喘不出气来。

  “那,要我们去哪里?”

  秦天也不说话,双手齐出,桌子上的饭菜和室内脏乱之物,连没清洗的锅碗瓢盆全部就像洗刷了几遍似的干干净净,甚至连空气都一片清新起来,完全一副主人出行时把屋子打扫了一遍的样子。

  两人看着饭菜杂物被秦天手上冒出的火焰顷刻化为虚无,心里恐惧,嘴上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眼睛瞪得老大。秦天知道这对狗男女的德性,早早封住了二人的某些器官,要不然早就屎尿齐流了。

  打扫完痕迹,秦天一手一个提起这对男女到了院外,用起法门把门户封闭,脚尖轻轻一点地面,风一样去往后山自己父母的埋骨之所。

  这样的身法和速度,即使遇到人也不可能发现他的踪迹。

  此刻,这对狗男女突然想起一种可能,心里怕得要死。他们很想挣扎喊叫, 但是,一双拎着衣领的大手上面就像有魔力一般,根本让他们喘不上气来,浑身软绵绵的用不出一丝劲道。

  找到自己的出身地,稍一打听就找到了自己父母的埋骨之地,这两天夜里,秦天一直守在明显经常有人来整理的墓地,心里对自己的外公和舅舅们十分感激。

  在父母的坟前守了两夜,向父母尽情地吐露自己被师傅所救之后的种种。一直深藏内心,始终无法宣泄的郁结解开不少。

  把一对狗男女按跪在坟前,自己同样跪倒在地。

  “父亲母亲,当年害死你们的凶手孩儿已经全部处置,儿子本想让这对猪狗不如的畜生在你们面前伏诛,又怕这对畜生的血,污了你们的吉地。二老英灵不远,好好看着他们的下场吧,儿子这就送这两个畜生去找青蛇与王得水团聚!”

  到了此时,秦玉清两口子终于确定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了,两人记起过往种种,吓的面无人色,晕死过去。

  秦天无心二人的死活,上前再次拎起二人,向炎帝山的深处飞身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