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记忆之殇
落叶知春2020-02-28 08:012,527

  转眼秦天读完了东升国国民教育的全部课程。最后在京都公法院完成了学业。

  选择法学专业,是因为他始终认为万法同源,他想透过法理法学的本质,开拓视野,让他对道法至理能够有新的启示和理解。

  毕业时,他已经是一个一米八五的个头的十九岁小伙。

  京都期间,秦天代表师傅把“神农经”医药篇的石刻拓本,和师傅在总结归元神尊飞升前手著的“病经方略”基础上,补充整理出来的“古医辨证施治”,全部捐献给了古医大学。弥补仙尊带走《神农经》“医药篇”石刻,给东大陆古医医学传承带来的损失。

  修道者只求心之所安不留因果,常悦认为神尊当年把古医文明极为珍贵的传承带走,让圣人教化断绝,种下了因,自己做弟子的,返回光明星未尝没有被冥冥之中的因果牵连,自己和徒弟只有为古医界多做一些贡献,才能化去这一段因果。

  转交结束的那天,古医学院的顾新忠教授和古医院的老院长晋文景,代表古医界对秦天一番感谢之后,产生了试探之心。

  两人先以交流学习为借口试探一番,才知道这个看上去还是个大孩子的年轻人,无论古医理论和辩证用药都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后来晋文景院长又提出让他参与一位患者的会诊,对此,早以奉师命要为古医界做一点事的秦天并不推辞,随口就答应了下来。

  会诊的病人是个胃癌中期,结束之后秦天表示愿意当场为病人治疗,参与会诊的几位主任医生当面没说,私下却对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家伙,十分不信任。

  晋文景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当即表示同意,结果,秦天只用三十六枚银针,和一粒“排毒梳瘀丹”,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病人治好了。

  其实,秦天就是借着机会,用针灸之法与神农回春功配合治疗,展示古医治疗方法的另一个途径,借机把早已准备好的回春功修炼法诀,行功路线图册交给两位教授,让两位教授代为寻找回春功的传人。

  回春功本就是神农经这部医典的一部分,完整传承下去,并且尽力扶助古医恢复实力,消除因果,这也是师徒两人的共识。

  这次治疗在中医院,乃至于整个京都都引起了极大震动。之后,秦天成了两位教授的座上宾。

  之后的时间,秦天多次接受两位教授对一些大病重病患者的会诊邀请,也多次出手为病人治病。在顾教授的推荐下,他还加入了联盟古医协会。

  毕业了!他并没有想立即回到“归元观”。

  悄然告别了学习生活四年的公法院,拿出手机向准备明天为他践行的同窗和老师,以及京都的几位好弟兄们发了一条短信:“辜负大家好意了,我已经在回大安山的路上,从小未离大山,慢步当车看看这个世界,就当旅游了,再见!各位!”

  发完,立即把手机关机扔进了储物戒。

  他要去炎帝山了却那段深藏内心的恩怨。

  这些年,记忆中叔叔婶婶说过的一些话语片段,让他对当年父亲的死因产生了怀疑。

  这些年,记忆里时不时出现家门口那颗老槐树的影子,以及坐在老槐树下面长木凳上,搂着他呆呆望着炎帝山出神的爸爸。

  每到这时,那个被人用门板抬到树下,血肉模糊的身影就会出现在他的记忆深处。每逢这时他的身体就会不受控制地一阵阵颤栗,那种心痛的感觉让他喘不上气来。

  几年来他一直都想回去了解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寻找印象模糊的外公一家,可又害怕面对那一堆黄土。

  ……

  半天后,按照师傅提供的线索,秦天就已立身于当年叔叔婶婶把他卖给人贩子的地方。在山下的靠山村,他看到了记忆里,家门前面的那颗大槐树。

  尽管树下的长木凳已经换成一把躺椅,但他还是很快就断定,老槐树就是记忆里的那一颗。

  记忆中那个胡子拉碴寡言少语,长得很有味道的爸爸,就经常抱着他坐在树下,树上的每一个树杈都让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程度。

  也许爸爸是个采药人,对大山充满着无尽的遐想和往事的追忆吧,没事的的时候总爱痴痴地望着远方的大山。

  如今老槐树仍在,慈爱的父亲却再也见不到了。

  那年爸爸一脸轻松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亲,很开心地说:“乖儿子,好好在院子里玩儿,等爸爸回来!”

  让他没想到是,爸爸开着农用车出去,却被乡亲们抬回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

  远远望着小院门前的大槐树,那血腥的记忆,和自己趴在爸爸身上撕心裂肺的哭嚎声,深埋心底那一个个模糊了的身影,一一浮现了出来。

  自己的外公和舅舅们来了,自己的两个舅母来了,大舅母看到趴在血尸上哭嘶哑了的自己。泪流满面地抢上前来,紧紧把自己抱在怀中。

  当外公和舅舅们还有两位舅母要把自己带走的时候。那一对恶毒的叔叔和婶婶却死活不让。

  学了法他才明白,只要自己活着,秦玉清这个叔叔就不用想继承自己父母的遗产,他想得遗产,就必须拿到自己的抚养权,然后再设法把自己处理掉,达到长久霸占遗产的目的。因为一旦自己长大,依然有权收回遗产。

  后来,来了不少陌生人,双方争吵了很久,吵了些什么,自己记不起来了,最后一个带着大盖帽的警务,凶狠地从舅母的怀中把大哭的自己拽出来交给了叔叔。

  儿时的记忆一点一滴从心灵深处走了出来。

  “你这逆种!给你点吃的,还嫌弃?”

  “那是看着我们吃肉给他吃剩饭,心里不舒服,甭看他小,心里鬼道着呢!”

  “你也想吃肉是吧?你还用这种眼神看我,看我不打死你!”

  “要不是东升国搞出的什么破继承法,这好房子早已归我了,不过现在也不晚,等两天把你这小逆种卖了,这财产都是我们的了,哈哈!”

  “你这逆种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姑奶奶我撕了你……”

  “你那两该死的舅舅还到府院告我,说我勾结货车司机害死了你爸爸,可惜他就是找不到证据!”

  “你那个该死的外公快气死了,现在还有谁顾得上你,明天就把你卖了换钱,哈哈!咯咯!”

  “小逆种,为了把你买个好价钱,给你把这身新衣服换上,真不知道你那死鬼爸爸,瞎花这么多钱干啥?”

  “来乖一点,把这药喝了,买你的人还在后山等着我们!”

  “哎吆,还敢咬老娘我,可疼死我了。你个死人,把这逆种的嘴巴掰开啊!”

  一男一女,一对狗男女的声音交替出现在记忆中。这些话语,每一句都记录着他遭受一顿毒打的画面,每一句都刻骨铭心,难以忘记。

  正是两口子说过一些话,对父亲死因产生了严重怀疑。

  秦天狠狠咽下一口唾沫,心道:“现在还不是收拾你们这对蛇蝎的时候!”掉头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