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传功
落叶知春2020-02-29 10:012,157

  “小天,你一定还有大事瞒着大家,说说吧,有什么事我们大家一起担着!”

  秦天苦笑一声,“外公,您和两位舅舅不用为我担心,我什么事都不会有,选择在晚上来见你们,是我现在还不想让外公一家进入有心人的眼中!”

  “这么说,这几天城里发生的案子真的是与你有关?”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秃头与青蛇,都是是当年策划杀害我父亲的主犯,开大货车的司机王得水就是当年撞死我爸爸的那名司机!”

  “你都查清了?”

  “我来到这里已经十多天了,一开始我就把主要调查方向放在王大嘴和秦玉清两口子的身上。”

  “当我找到王大嘴,却意外地在王大嘴的记忆里发现了很多犯罪事实,还有他对当年父亲惨死真相的一些了解和推测。

  随后我又根据王大嘴那里得到的信息,去武者协会找到了秃子。

  在秃子那里证实了王大嘴的判断,策划杀害父亲的主谋牵线人,就是秦玉清在他婆娘的怂恿下做的。起因就是我爸爸在炎帝山挖到的那支三百年分的老山参。”

  小舅接口说道:“这就不会差了,你爸出事后你外公和我们的判断也是那支三百年老参惹的祸。我们只判断出与武者协会有关,没想到居然是你爸爸那个丧尽天良的亲弟弟联络的秃头!畜生啊!”

  “看来我们对秦玉清的了解还是不够啊,那时靠山村就有人说,你爸的死绝对与他有关,我们还不信呢!

  咋说那也是他的亲哥啊!可惜了妹夫那么一个精明人,居然遭了亲弟弟的毒手!”躺在床上的齐东来一脸悲愤道。

  “秃头有一身横练的功夫,他身边还有很多高手,你是怎样进入他住所的?”小舅显然对武者协会下了不少功夫。

  秦天只好解释道“所谓的横练功夫、民间高手,在修真者的眼中什么都不是,就像这样……”

  秦天一边解说,左手一伸,大舅躺着的那张床都没碰到,床和人离地而起,向上平稳地升起一米多高,然后轻轻放回原地,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右手一股柔和的力量包裹住也有一身不俗武功的小舅,一下举过头顶,然后轻轻放下。

  齐东明被一股束缚之力托起放下,浑身丝毫提不起一丝力量,心里一阵无力,知道外甥所言不虚。

  “在秃子的手下青蛇,也就是具体策划谋杀我爸爸的另一个主谋的口中,我知道了事发后秃头与炎山县警署署长勾结,阻止了警员的深入调查,掩盖了事情的真相。”

  “秃头那里,我还找到了了武者协会勾结政府某些地方要员把焱山郡当作他们作恶据点,和武者协会大量的犯罪证据。”

  一直深思不语的外公猛然抬起头来,“那个李清的事情大吗?”

  “县长李清不仅受贿还接受武者协会专门为他们提供的的幼女淫乐,李清还亲手打杀一名不愿意与他苟且的十六岁女孩,按照联盟法律判死刑对他都是轻的!”

  老人家一声长叹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李清和我当年同在机关事务署工作,你父亲出事那年他已经升为事务署主任。

  最初,我去找他帮忙查清你父亲案子的时侯,这人还很客气,说案子不归他们政府管,尽力帮忙问问。我第二次再去找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眼睛都不正眼看我一下,直接说道:你闺女都死了,还管什么女婿!气得我转身就走!

  你两舅舅几次去郡府和州府告焱山县警署办案不力,要求查清你父亲的案子,查清你的失踪与秦明清是否有关。

  当时已经当上副县长的李清,公开点名你的两个舅舅是无事生非的刁民,告状专业户,并威胁说这两人再上告就要采取措施。

  这些年,对炎山县的官员,百姓们早就失望了,你现在这么一搞,大家的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呢!听说城里的鞭炮都卖光了!”

  “奥!看我一高兴,把你的话都打断了,你继续说!”

  “后来的事你们也都听说了,我又去了趟郡府廉政署送了点材料,今天,不,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就是昨天中午我找到了秦明清这对狗男女……

  不过你们放心,这两人在办案人的眼中,只是畏罪潜逃,失踪罢了!”

  十四岁那年,秦天就把两名入观盗取丹方的巨野国高手干掉了。事后,他的心里一阵阵忐忑。师傅却一边用三味真火把两具死尸化去,一边摸着他的头说:“你还小,不知道有些人心里的险恶。这两人这些天一直在这附近踩盘子。今天晚上,他们计议停当,准备杀了你我,夺走治病救人的丹方,为师迟迟没有动手,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发现这两个鼠类,看看你与他们交手时的表现,没想到两个阴毒的家伙,只坚持了片刻,就死于徒儿剑下。

  以后你一定记住,世俗的律法只适用普通人,对于强者来说,只适用于强者的规则!对那些向你流露杀意的武者和修真者,心存善念必招其害!师傅的前车之鉴,你要引以为戒!”

  常悦在秦天十岁的时候,就把自己飞升前后的经历相告,让徒弟知道师傅也曾登临仙界的巅峰,结果还是败在有心人的算计和不择手段的围攻埋伏之下,反复告诫徒弟事事谨慎,以免步了自己的后尘。

  外公和两位舅舅,根据自己外孙(甥)流露出来的气势和表现出来的能力看出,秦天早已不属于普通人范畴,对他的担心放下不少。

  几人一直谈论谈论到东方发白,话题都是秦天这些年来在大安山跟随师父修道学艺,和他在京都公法院读书的一些琐事。

  秦天知道,外公和两位舅舅都想对自己的过去多一些了解,也不托词,尽量详细地叙述一番。原本打算在天亮之前就离去,看到外公和舅舅流露出来的不舍,只得答应多待一天。

  正在其时,一阵嘻嘻哈啊啊说笑声传来,紧跟着门一开,两个表哥还有表弟表妹走了进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