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意想不到的替罪羊(二)
赫赫一笑2020-05-23 07:222,119

  朝堂上的这出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风宸匪也是有些措手不及的,真的已经把司莫怀逼得要自断一臂了吗?其实风熙柏和他两人心里都清楚,即使这些臣子们默许了今日废后,可随之的结果必定会使这中宫之位悬空许久,司家的女儿坐不住的那个位置,谁又敢坐上去?

  没成想司家会弃车保帅,不过照风宸匪看来,论计谋,比城府,司娉婷可是无论如何比不上司慧然的,如今这一出,怕是司慧然自己想着借机转到幕后了,而且司莫怀心里也清楚,今日推出去顶罪的这个女儿是早就死了的,用一个本就不存在的人换取一个还能为家族出力的人,何其划算。

  风宸匪看着那个身子发抖,一直在掩面哭泣的司慧然,他突然想到或许今日这出绑子上殿也是因为司慧然的身份被阿蔓识破了,本来在暗的她不得不出此下策,她究竟想做什么?又为什么会选择司家?太多问题,风宸匪都没有头绪。

  “司爱卿,朕在你的眼中是个不辨是非的昏君吗?”

  风熙柏也觉得此时眼前的这一幕尤为刺眼,

  “臣不敢。”

  “不敢?你还有什么是不敢的?后宫是什么地方,岂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可以随意走动的,你告诉朕,司慧然是如何谋害仪妃而又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

  风熙柏勃然大怒,殿下的臣子们也面面相觑,都搞不懂司莫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今天这出弃车保帅确实有些说不通。

  司莫怀面对风熙柏的质问,并没有丝毫惊慌,

  “皇上,只凭小女一人,自是不能成事。”

  “司爱卿的意思是司慧然在宫内还有同党?”

  司莫怀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了风宸匪一眼,

  “确有人帮小女不假,只不过此人不是宫内之人,而是来自宫外。”

  “宫外?”

  风熙柏顿时觉得司莫怀这个谎言变得越来越有板有眼了,

  “是,皇上和各位大人不涉足江湖,所以不会知道,在我南山,甚至是北狄,都有一个组织的身影,它的名字叫劫。”

  风宸匪也猜到司莫怀想做什么了,如此一箭双雕之计,果然是打算釜底抽薪。

  风熙柏对江湖势力确实不了解,在他看来,那些都是乌合之众,难成气候,如今司莫怀非要把他们牵扯进来,究竟是想着推脱责任还是另有目的?

  “劫?名字起得倒是颇有些意境,不过司慧然是如何利用他们在宫内行事的?”

  “皇上有所不知,虽是江湖势力,但劫中确有不少能人异士,易容,用毒等防不胜防,宫内的侍卫高手大都出身名门正派,对这些鬼蜮伎俩不甚了解,加上小女的确假借皇后的名义带了人进宫。”

  “司爱卿的这些话虽有些道理,但是无凭无据,叫朕和各位大人们如何信服?”

  “皇上,臣有证人。”

  “哦?那且带上殿来看看吧。”

  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被抬上来时,大殿上开始议论纷纷,风宸匪却看得出此人跟七曜当天所穿的衣服一模一样,甚至身形也很是相似,若不是中元找回了真正的七曜,连他都会以为这是七曜的尸体了。

  风熙柏也走下了皇位,在尸体前端详了起来,脸被毁成这个样子八成是不想让人认出来,至于她是不是司莫怀口中的证人,劫中的一员,也有待考量。

  “司爱卿,你的这个证人恐怕是难以服众。”

  “皇上所言极是,但此人确实是小女在劫中花大钱雇的杀手,善于用毒,就是此人混进过仪妃的宫中,皇上可派人去仪妃宫中盘问,这几日定有无故失踪之人,或许她是所有人都曾见过但是谁都不认识之人。”

  “司爱卿的意思是此人擅长在人群中隐藏自己?”

  “正是如此,而且臣还有一事需要言明。”

  “说。”

  “小女此番所为并非是针对仪妃,造成今日之果虽都是她咎由自取,但也确有阴差阳错。”

  “司爱卿的意思是司慧然不是有意谋害皇妃与朕的子嗣,而是弄巧成拙?那她的目标是何人?”

  司莫怀说到这里,似是为难的看了一眼风宸匪,

  “皇上下旨赐婚小女与逸王世子,这本是小女的荣幸,司家上下也都很感激皇上,奈何神女有意,襄王无情,世子有一个青梅竹马,情谊深厚的未婚妻,想当初在雍州城时,他就跟小女提过退婚之事,小女待字闺中,别说雍州城了,就连司府都出去的甚少,所以她从未与府外的男子有过过多接触,被赐婚给世子之后,她就把自己当成是世子的人了,被退婚一事,对小女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她其实最初的想法只是吓唬一下林姑娘,可不知为何本应送给林姑娘的东西却到了仪妃手里。”

  司莫怀的这番话纵使漏洞百出,可是终究还是在风熙柏的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风宸匪知道这真真假假的故事最是考验人心,让人禁不住想去查清楚,司莫怀要的就是这种结果,把他和思婉都拉下水,加上当初从不迷谷回来时,一路被人追杀他都安然无恙,风熙柏早就怀疑过他和江湖势力有关系,如今看来倒是坐实了他的“罪名”。

  风熙柏听完了司莫怀最后的这番话,思前想后了许多,他知道司莫怀是有意把火引到风宸匪的身上,一方面挑拨他们两人的关系,另一方面今日大殿上的所有人怕是都被这番话多多少少的影响了,他想着借机打压整个司家的计划是泡汤了。

  今日的废后事件,可以说是就这样草草落下帷幕了,纵使仪妃无恙,司慧然不是有意谋害,但是她最终还是进了天牢,皇上念其年幼无知,更念及司家对南山做出的功勋,亲自下旨让相关官员免了司慧然的死刑,改判流放。而废后诏书已下,君无戏言,加之皇后也确有对其妹管教不严之责,她最终还是降为了静妃。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活过来的妹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匪王当道之御赐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