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少爷是否有龙阳之好
云云兮2020-04-17 17:393,574

  护国公府世代为将,所以府上很少能长时间看见护国公和他的孩子们。护国公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共育有一女名唤苏玥,苏玥八岁那年夫人病重而去,护国公于南疆战场上归来带回来一个孤儿,唤作苏柯,成为了苏家的长子。自那以后苏玥便随父亲和兄长在江南军营中长大,是个性格活泼偶尔刁蛮、全府上下乃至苏家全军都捧在手心护着的女孩子。

  苏玥和苏柯长大后曾带兵前往南疆支援抵御外敌,武功高强,善用兵计,屡获战功,收服南疆之后便回到皇城受任为御前侍卫,所以在府上很少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这日大小姐回家,还带了一个不知从哪捡回来的丫头,交给管家管教做贴身侍女,大小姐平时除了阿央从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她,府内下人不解都悄悄去瞧那丫头是何方神圣,可怎么看都是个脏兮兮的小乞丐。又听那丫头总是蹦蹦跶跶地待在大小姐身边,唤她为“少爷”,若是老爷不在家大小姐很少穿女儿家的儒裙,倒确实像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下人们嗤笑,竟也没人出面纠正。

  “周管家,少爷有没有什么嗜好或者有没有什么忌讳的啊?”

  “少……”周管家瞄了一眼身边的楚晴晴,很快反应过来她口中说的人是谁,“你呢虽然为侍女,但是少爷的衣食起居都不需要你添手,有阿央姑娘一个人就够。少爷常年在宫中当差回家的次数甚少,一般就是回来图个清净,所以你可千万别大吵大闹,能躲多远就有多远。你若跟着少爷出去,她好酒不喜茶,千万别送错了,虽然不挑食,但绝对不要上桌溏心蛋,不然……”

  周管家伸出手横着在自己脖子上比划,示意她凡事不要轻举妄动。楚晴晴撇着嘴咽了咽口水,终觉得自己跟的这个阎王爷是个难伺候的主。

  她侧头看向正堂内等候多时的人,一袭白衣青丝绾起坐在轮椅上,而自家少爷一直不出来耗了他几个时辰。楚晴晴仔细看了看,认出那夜也见过对方,便扯了扯周管家的衣袖,

  “管家,那位公子是什么来头?”

  “哦,你说长公子啊,他是当今圣上的侄子,庆王的长子,吏部的掌侍官。”

  楚晴晴长大了嘴,心想这么大背景身份的人就这样晾着?而且看府内其他下人包括周管家也对他爱答不理的,护国公府上下都这么任性的吗?

  周管家又读懂了她的心思,漫不经心地补了一句,“长公子与我们家小姐有婚约,老爷和少爷都亲自去退过婚,所以从未对外明示,更何况想娶我们貌若天仙的小姐,简直是做梦。”

  楚晴晴眨了眨眼睛,进府这么多日不管是扫地的丫头还是看门的侍卫,不论是后院的厨子还是喂马的仆人,对苏家大小姐的形容那是赞不绝口,绝对是个温柔善良美丽大方的贵族女子,可她从未亲眼见证过,这让她更加好奇。

  正想着苏玥已经走进正堂面见林沐之,她站在稍远处,吊儿郎当的不正眼瞧他,她可是个小肚鸡肠十分记仇的人。

  “你来干嘛啊?不是跟你说了吗,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这都过了几日了?还没消气?”

  林沐之推着轮椅向前,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直接拽在怀里抱着她。苏玥反应也很快,直接从他的腿上跳下来,四处环视确定正堂内没有人,这可不能让下人看到,若是传到爹的耳朵里,那她没有退婚的事可就瞒不住了,到时候一定会被打死。

  “我告诉你啊,你跟我划清界限!你来的正好,我把聘书还你。”

  “你若真想还我刚才就直接拿出来了,而且我看你也没有要回去取的意思啊。”

  调戏苏玥,那林沐之是十分在行的。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轻轻拽了拽苏玥的衣袖,然后交到她手中。

  “什么啊?”

  苏玥嘴硬地打开盒子,里面是那个熟悉的白玉雕花的梳篦,前几日她在林府受了气匆匆离开,便直接命阿央将这东西送还回去,没想到林沐之竟然又亲自带来了。她刚想反驳几句,林沐之又从怀里掏出一个更小的盒子,直接自手中打开,里面躺着一对儿金针青玉坠的小耳环。

  “你上次与我抱怨说你行军不便带着这些女儿家的东西,太大太小都是个累赘,万一不小心掉到哪,再被人捡了去使坏,我便回去命人做了这对儿耳环,正合适你平时当差时来带。”

  “一个粗糙的将士,带什么耳环。”

  嘴上这样说着苏玥还是伸手摸了摸,没想到之前随口一说的话,竟然被他记在了心上。林沐之轻轻一笑,果然还是个不谙情事的小姑娘,虽然嘴硬但还是红着脸透着羞涩的欢喜。他轻轻招了招手,示意苏玥过来些,苏玥也很听话地弯下了腰,林沐之轻轻为她带上耳环,那青色透亮刚好称着她的肤白,为她精致的面容又填下一笔点缀。

  二人离着甚近,苏玥还伸手摸着耳环浅笑,抬眼正与林沐之四目相对,瞬间就觉得耳朵和脖子也烧得慌,十分尴尬地直起身,双手背在腰后。

  “看什么看?”

  “好看。”林沐之低下头细品心底流过的暖流,又喃喃自语,“若我能站起来就好了,你就不用弯着腰……”

  “胡说些什么呢!”

  虽然只是轻言轻语,但苏玥还是听得清楚,皱着眉头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不知为何自己跟着伤心和难过,这般起伏的心情让她好不自在,于是抬起头对着堂门外大声唤初七。

  “林沐之,我从未区别对待过你,也不允许你这般想自己。你若再说这种恼人的话,你就真的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好,我答应你。”林沐之伸出手勾了勾她的手指。

  苏玥眨了眨眼睛,突然觉得自己像极了娇生惯养、藏不住心思喜形于色的小丫头,十分尴尬地看着被她叫过来的初七,

  “那什么,带你们家长公子回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不怕被苏家人打死。”

  “初七,我们回去吧。”

  “你不许笑!”苏玥伸手指了指林沐之威胁他,但对方却笑的更加开怀,惹得她甩开手回身就走,也不管身后的人有多宠溺地看着她。

  苏玥回到闺房对着镜子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得病、是不是真得对那个伪善奸诈的人东西心思,一脸疑惑和忧愁。

  “不应该啊,”她伸出手数了数,“一共也没见过几次面啊,我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

  暗夜营出身的人自小便心狠手辣,不谙情爱,不问世事,任何一份温柔都是负担,所以这等牵绊自己的情感早就如麻斩断,而如今她却不像个手握刀剑杀人不眨眼的暗夜将军了。

  “劫难,一定是我的劫难。”

  阿央进来送洗好的当差服,看自家主子一脸疑惑地坐在地上对着镜子自言自语便知道她在思考什么事,摇摇头不敢打扰。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明明是一见钟情的简单答案,怎么就让聪明一世的人糊涂一时了呢?

  走出房门,院子里的楚晴晴也一脸疑惑和……丝丝的焦虑?

  不得不说楚晴晴和主子性格还真的挺像。

  “想什么呢?”

  “阿央!”楚晴晴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直扑过来搂住她的胳膊,“少爷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啊?”

  “没有啊。”以为她问的是苏柯,阿央想都没想坐在一旁拿起茶杯直接回答。

  “那……男孩子呢?”楚晴晴十分艰难地说出这句话,她今天真的是偶然撞见少爷坐在长公子的腿上,又想了想第一次见他二人的场景,不得不得出以下结论,“少爷是不是有龙阳之好?”

  “噗……”这绝对是阿央活着以来听到的最令人震惊的话了,还没咽下去的茶水直接喷了过来,不可置信地看着旁边一脸确定的楚晴晴,才反应过来这丫头还没认出小姐的女儿身。

  这丫头像主子?才怪叻!

  “胡说什么呢!”她抬手拍了拍楚晴晴的小脑瓜。

  “不是吗?我可都看见了他们俩……而且听说林家和咱们家有婚约,那长公子那么好的身份背景,虽然患有腿疾也没有少爷长的好看,但在皇城望去也绝对是个帅气的公子哥啊……少爷为什么不满意要退婚,难道?”

  “你这脑袋瓜子里都胡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呢!我自小跟着将军寸步不离,我敢保证她的性取向很正常。”

  不然怎么会对长公子一见钟情,至今还在屋子里自我纠结呢?

  “很正常?”楚晴晴看了看阿央,她倒也长的很精致,“寸步不离,青梅竹马,那少爷怎么没喜欢你呢?”

  “不是……”

  “啊!我知道了!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他对阿央你已经很熟悉了,就变成了哥们儿!那少爷又是喜欢女孩子的……少爷自幼在军营长大应该没见过你以外的女的了,而如今毫无理由的就把我安排在府里了,所以……少爷喜欢我!”

  “什么?”

  阿央看着她满脸兴奋和花痴的模样,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辩解了,面前这个人完全就是个傻子啊,先是认不出来主子的女儿身份,又纠结于她的喜爱取向,如今又满嘴胡邹。

  “干什么呢?”苏玥已经换上宫里当差的官服,看着疯疯癫癫的楚晴晴一脸嫌弃。

  “少爷!您穿着官服更帅了!”

  楚晴晴直扑过去,苏玥连忙伸出食指杵在她脑门上保持距离,并看向阿央询问这是什么情况?吃错药了?阿央也一脸无奈耸了耸肩膀,她也不知如何解释楚晴晴的思维逻辑。

  “你现在是戴罪之身,不想死最好离我远点。”

  “哦。”楚晴晴安静下来,又笑着抬头看着她,“少爷,您要什么情报我都给您~”

  苏玥突然觉得这幅嘴脸熟悉的很,长春宫那个娇惯的允蝶公主的脸浮现在眼前,惹得她一哆嗦,直接抽出一半腰间的佩剑,

  “你,闭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