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月光下的人们各怀鬼胎
云云兮2020-04-17 17:393,076

  刚下过这一年第一场朦胧的细雨,一弯新月划过夜空,苏玥坐在庆安殿主殿的房顶上,瞧那高墙也拦不住的月光在寂静中洒下一片昏黄。庆安殿内与皇宫别处不同,鸣钟击磬,歌舞升平,乐声悠扬。金漆雕龙的宝座上,那位睥睨天下的皇正眯着眼睛看底下领舞的那个美人。

  “已经半个时辰了,他还真沉得住气。”

  苏玥叹了口气,今早有高官献礼,歌舞女姬前来助兴,为首的那个美人正是皇城内的头牌——芷雅。常年混迹于倚红楼的人都知道,这芷雅性格清高,只在特殊时间出来让人一览芳容,其余时间像个富家小姐琴棋书画、闲情逸致,自从传闻被富家公子包养之后,更是行踪诡秘,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出来唱上一曲。

  今儿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地位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一位高官,自称是皇帝的故人面圣,苏玥本想来凑凑热闹,却不料正好撞见了芷雅也在随性队伍中。两个人过往就如同朋友,这一见面甚是尴尬,只见芷雅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攥住她的手,

  “小苏玥,帮我个忙,别让他知道。”

  苏玥自是知道她说的是谁,不过以前都是靠暗夜追踪和推理猜忌,没想到今天芷雅直接当面向她摊牌,但她还是保持一脸疑惑地看向芷雅。

  “你说什么呢?还有你怎么会来这里?”

  “一两句话解释不清楚,反正你千万别让南意知道。”

  怀南意?苏玥虽然表明上恍然大悟,但心里却偷笑,可终于抓到了厉王的明确把柄。不过自高官面圣起苏玥就得暗中保护皇帝的安全,根本无暇顾及厉王是否知道今天的事。

  深深宫底,糜烂与纸醉金迷才更配得上这金碧辉煌。苏玥直起身,正瞧见远处有一熟悉的身影匆匆忙忙地朝庆安殿赶来,他身后的侍从也着急忙慌地拦着他。苏玥给黑暗中待命的暗夜们一个手势,便起身从房顶翻了下去。

  “圣上正在与故人叙旧,今夜怕无心理会朝政,厉王如若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还是请回吧。”

  “苏玥?”怀南意歪着脑袋看着她,本来想说些什么,却拂袖作罢,“让开。”

  “你若进去了,她可就没命了。”

  苏玥没理会他,继续站在原地,怀南意听了这话在她身后站住,回头盯着苏玥的背影。

  “那岂不是正和了你的意?”

  “芷雅也算是我的朋友,就算再自命清高,在外人眼里不过是个青楼歌姬。”苏玥转过身,一字一句,“就算有再刻骨铭心的爱情,青楼歌姬这个名号也是皇族的污点。”

  就算今夜被圣上看中,也不过是春宵一刻的玩物。若是因此玷污了皇家的荣光,下场只有死路一条。苏玥不想有一天自己要直面那具尸体。

  “倘若没人知道你和她的关系,她就能活。”

  “呵,你一个小小御前如何保证。”

  “那你且可进去试一试,看看是你能救得了她还是我能。”

  厉王向前一步,四目相对,狠狠地瞪着苏玥,突然笑语嫣然,“若你今日帮了本王,那你偷偷藏匿我的人这件事便不与你计较。”

  “厉王真是糊涂,现在您可没有筹码与我讲条件。”

  “呵,好。”厉王笑着点了点头,两个人早已对彼此心知肚明。

  “慢走。”

  苏玥侧过身低头送厉王离开,轻轻抬眼看着对方的背影,心里却十分不痛快。彼此都向对方摊了牌,没有见到他气急败坏的模样还真是可惜。

  低头看了看雨后潮湿的地面,又抬头望了望月光,只听得一声叹息。

  她回过身朝着深宫而去,这一天正好是小殿下的生辰。

  “小玥!”

  苏玥心底叫好,在这宫中能如此叫她的也只有一个人了,她的出现就不需要她再费心思。

  “明恩公主。”

  “你怎么在这?”

  “今儿是小殿下的生辰,我特奉命来……”

  “别骗我了!”明恩公主伸手搂住苏玥,“庆安殿歌舞升平,不知道哪个美人正醉卧君怀呢。”

  “这话可不敢乱说……”这话也就你敢说。

  “他要是记得小浩的生辰,贺礼喜宴早就命人去办了,再说了那些太监公公都死绝了吗,让你来传话?”

  明恩拍了拍苏玥的肩膀,“好久没见你了,陪我喝一杯叭。”

  “今儿就别了吧,我还得当差呢,改日我亲自去找你。”

  明恩撇了撇嘴朝永平宫方向敲了敲,满脸写着不高兴。苏玥见状便轻咐于耳边,教她去找岳公公,毕竟有些话她说总比公主去说效果来的更好。

  明恩公主前往庆安殿,苏玥便直接走进永平宫面见芜贵人并向小殿下道贺。芜贵妃这也算凄惨,她与苏玥同岁,早些时候就被父亲送进宫中为保前程,进宫没多久便诞下龙子,晋封为这宫中最无权无势的贵人,想当初还是个怀揣梦想的清秀丫头,如今却半老徐娘一般苦守深宫。

  苏玥只与芜贵人简单寒暄了几句,便在她的梳洗台前晃悠了几圈,拿起眼前的瓶瓶罐罐,开始进行调配。

  “你这是……”

  “只是味道稍微相似,今天庆安殿来了不少美人她们身上的香味很是勾人,”苏玥简单闻了闻便递了过去,又从怀里拿出一罐粉末,“这是幻情香,你把它加在檀香中,不会被察觉……”

  “我不要。”

  芜贵人出了名的不争不抢,所以这些年宫里也没人把永平宫放在眼里,若不是明恩公主总来探望,估计会被排挤到惨死深宫。

  “就算是为了小殿下。”苏玥看了看那边自己玩的孩子,不禁长的比同龄孩子矮上半截,也瘦得不成样子。

  “我……”

  “用不用随你,反正一会儿皇上来了你可别板着自己,毕竟孩子好不容易见到父亲。”

  芜贵人眼中已经泛起泪花,苏玥见不得这场景,便急忙作揖离开,不知道今晚皇帝的春宵一刻是否值千金,只知道有人欢喜有人愁。

  是夜,护国公府,楚晴晴一个人坐在院中叹气,这府里除了下人一点生气都没有,还不如在外面活的悠然自在。

  “你在这干嘛呢?”

  “嗯?少爷你回来了?”

  月光下的那个人一袭白衣,长发束成马尾,满面微醺,温润如水,楚晴晴连忙上前辅助她,“您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因为无聊。”

  无聊时饮酒,悠然自得。

  “我扶您回屋休息吧。”

  “嗯?”苏玥用扇子挑起楚晴晴的下巴,微眯着眼看着她,“不用你,让阿央来。”

  “可是阿央……”楚晴晴回身张望并未见见到第三个人影,“阿央不在,我送您回去吧。”

  哪成想苏玥一把推开她,从腰间拔出短匕对着她,她虽然喝多了但头脑还算清醒,她的屋子平常人不可进入,就算进去了要是不小心碰到了哪个机关,估计就一命呜呼了。

  这时候阿央刚好赶回来,她刚把同样喝醉的明恩公主送回去,一脸无奈的扶住自家主子,“我来吧。”

  转身走了几步,苏玥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对了楚晴晴,你亲生父亲我找到了,去不去见他随便你……若是你想揍他一顿或者把他也卖了我更十分支持。”

  楚晴晴愣住了,她已经记不得自己还有个父亲留在人间,更没想到会有人特地为她将他寻来,心中五味杂陈,一直在原地等阿央回来。

  “还不睡?”

  “我与少爷仅有一面之缘,他为何待我如此好?”阿央懒得理她,却被楚晴晴拦住,“许冽失踪之后就有人来找我麻烦,随后你们也来了,我知道是因为黑市。”

  这丫头脑袋开窍了?

  “你是查办黑市的突破口,很多人都想抓你,将军也是。不过她并不在意你是否能提供什么帮助,不然早就把你扔牢里了,保证有上百种方法让你开口。”阿央拍了拍她的肩膀,“不想说也没有人会逼你,不想在这里待着也没有人会拦着你,只要你在这里不作乱,将军便会保你周全。”

  …………

  “将军,楚晴晴的亲生父亲找到了,带着他远远的看过,但是时隔太久他也不确定这个是不是他女儿。”

  “那就让他好好想想如何证明。”苏玥一边擦拭匕首上的血,一边冷漠的说,“想不出来就办了吧,一个贩卖自己女儿的人不配活着。”

  “那楚晴晴……”

  “最近见了太多血,先留着吧。”

  “是。”

  月光下的人们各怀鬼胎,月光下的人们狡诈无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