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奇怪的心动只在一瞬间
云云兮2020-04-18 16:273,052

  桃月十八,天气微凉转暖,朝堂之上梦羌使臣怒状崇王,虽然看起来是在催促尽早选定大吉之日给梦羌一个交代,但在旁人看来却像是无理取闹的逼婚。黎朝皇帝眉头微蹙,抬手将此事推给了礼部司。礼部司侍似乎对今日早有准备,早就将未来三个月内的良辰吉日熟记于心,淡定自若地走出来看了看朝堂之上那人的脸色又瞥了瞥崇王的脸色。

  “下个月三十乃良辰吉日,春祭之后正好可以操办事宜。”

  “好!这件事就交给爱卿,务必准备周全,不得有任何闪失,以影响了我们两国友好之交。”

  从正月拖到初夏,甚至新娘子已经在长春宫住了几个月,如此不重视和亲伊氏的估计也只有当朝了。可这件事似乎至于梦羌后到的使臣过于着急,先是领土威胁又是武力威胁,似乎在他出发前梦羌国王给他下了死命令一般。再看看这件事的两个主人公,一个势在必得不在乎何时何日能正式嫁过来,另一个毫不在乎做足了一个玩世不恭的模样。

  婚事定下来的消息传出,宫内人人兴奋,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喜事了。在清苑的皇后娘娘也无比欣慰,她这一生只孕有一个一女,可没成想儿子那么快就倒台了,寄养在她名下的怀念明成了她翻身的希望。再加上最近总是听闻苏玥与林沐之交往密切的流言,怀念明又时常在她耳边念叨这个丫头,惹得她很是头疼,好像不论是谁,最后嫁给怀念明的不是苏玥就万事大吉。

  可这桩婚事毕竟是一个愿打一个不愿挨,当晚崇王府便急召太医,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你一言我一语的猜测,传到允蝶公主耳朵里就变成了“崇王不愿迎娶,急火攻心直接吐血昏厥”。

  “陛下,允蝶公主的轿辇已经落在崇王府门口了。”

  “嗯,崇王那边怎么样了?”

  “回陛下,刚刚太医院来报,近些日子天气阴晴不定,崇王殿下早就染上风寒,再加上进来一直在宫中处理政务操劳了些,今日体力不支才倒下的。”

  “朕的儿子们一个个倒都喜欢争强好胜。”

  皇帝合上奏折,伸手拿过岳公公刚泡好的茶,依靠在龙椅上不知道在回想什么,半晌才动了动身子,

  “苏玥从源城回来了吧,让她去一趟。”

  “这……”岳公公为难,虽说不可擅自揣度圣意,但他毕竟从小跟在皇帝身边,自是知道主子在想些什么,只是可怜苏家那小丫头,凡事都被强行安排进去,“听闻允蝶公主与苏玥不待见,而且宫内常传些风言风语,这时候若是让苏玥去崇王府怕是……不妥。”

  皇帝抬眼看向岳公公,哼笑了一声,“不妥?”

  岳公公连忙原地跪下,“陛下息怒。”

  “罢辽,若是你也不跟我说这些话,怕是我早就腻死阿谀奉承之中了。不过,梦羌国力雄厚,念明那孩子也不是我看着长大的,朕就是要让苏玥去掺和一脚,才能把局面变得好看一些啊。”

  “圣上英明,老奴这就去安排。”

  ……

  怀念明已经高烧不退了一整夜,由于他在迷迷糊糊之间还下令除了太医院人等其余任何人不得进入内室,允蝶公主便站在内室门外不吃不喝不休息地守了一夜。直到次日早些时辰,怀念明才彻底退烧,十分吃力地睁开双眼,侧头却看见苏玥缩在一旁凳子上,手拄着脑袋浅睡。阳光倾洒进来,看样子今天正是个好天气,怀念明没有动,只是默默地看着旁边的这个女孩子,细细观察没想到她的睫毛竟然那样长,她的皮肤竟然如雪般那样白,虽然为一代将军,但毕竟是女孩子,如此蜷缩在椅子上,竟也如此瘦弱。

  他已然不记得自己下了什么命令,所以以为苏玥是光明正大地进来,却是后来才从慕羽口中得知这位是半夜翻窗进来的。

  “咳……”

  他有气无力地发出声响,座上的人却被惊醒正直了身子看向他。

  “水……”

  苏玥回身看了看他,彻夜高烧下的人面色苍白,嘴唇干裂,她白了他一眼,回身捅了捅身后趴在桌子睡熟的慕羽,然后在后者一脸不明所以的表情下指了指令一边躺着的人。

  苏玥抻了抻脖子,起身欲离开,刚走几步便想起来允蝶公主还在外面守着,这时候她要是大摇大摆地出去,岂不是更会被误会,她可不想担这过婊的罪名,便转身回去,双手交叉在胸前抱着膀靠在床边。

  “你别误会,我是奉命来看看你死了没?”

  她又觉得这么说没有什么可信服力,便伸手从腰后掏出一块令牌,那可是她接到传令后特地管岳公公讨来的,不然很有可能昨晚她和慕羽就要在这屋子里切磋上几个回合。

  “我们家殿下已经醒了,你可以走了。”

  “大人,太医院陆太医来了。”

  正这时有一小厮进来传话,瞧见苏玥也在屋里一脸迷惑,便匆匆忙忙地退到一旁。苏玥有些尴尬,毕竟这屋子里一大早上突然出现了个女人总是会令人猜疑,这时候陆大夫也走了进来,听说这是去年考进太医院的最年轻的太医,苏玥瞧了一眼,却觉得他眉宇之间的神态似是在哪里见过。

  “父皇还有别的意思吧,给你指条路,直接从那门走出去任务就完成了。”

  “我怎么感觉你倒挺期待我做这件事的。”

  “我什么心思你猜不透吗?”

  “你们皇家的人总是喜欢让别人猜心思,而我这个人呢就是喜欢直爽些。”她侧过身,一本正经地,“你娶了允蝶公主有什么不好,她背后可是整个梦羌的势力,对你有莫大的帮助,更何况,允蝶公主也是心甘情愿不是?”

  “我认的是两情相悦。”

  “你那是异想天开。”苏玥嘲讽,这个词在皇族是最不可能实现的。

  “我知道,所以我在努力让她心里也有我。”

  怀念明一边让陆太医检查身体,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苏玥。苏玥惊诧,回头看了看刚才还在角落的小厮,已经空无一人。

  “你干嘛啊!”

  “帮你。”他深深一笑,转眼已经变成原来那幅令人讨厌的模样。

  只一会,就听见门外允蝶公主欲意冲进来的吵闹和破口大骂的声音,苏玥叹了口气,瞪着怀念明,

  “我可谢谢您嘞。”

  说罢,苏玥便起身向窗户走去,如同她来时一般,轻盈地翻了出去。

  “慕羽,她来多久了。”

  “昨晚子时来的,那时候您高烧不退,也帮了不少忙。”

  怀念明点点头,心里不知有了什么变化,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她果然还是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子。

  苏玥从崇王府回来,一刻也没耽误直接奔回到护国公府想要换件衣服。这时正赶上楚晴晴在院子里爬树,当然也不出意料,楚晴晴刚把燕子窝送回原位便脚下打滑,惊慌失措地掉了下来。树下的人也慌乱起来,不知道该怎样接住她,只见一身影腾空飞去,在半空中接住了楚晴晴,楚晴晴只觉得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睁开眼正瞧见苏玥的脸,只见怀里人的脸“蹭”地红了起来,奇怪的心动只在一瞬间,一脸娇羞地抬起胳膊揽住了她的脖子。

  桃花纷扬,落地无声,众人也松了一口气。苏玥看着楚晴晴的模样又看了看她手里撒了一半花瓣的竹篮,一脸嫌弃地将她扔了下去。

  “要是太闲的话就去周管家那里领罚,别在这自杀玩!”她在崇王府熬了一夜,此时正是心情不好,下人们也识趣纷纷作揖退下。

  “啊,少爷我看这桃花开的正好,便想着摘些给您做饼吃。”

  “我府里的树用来观赏的,不是用来吃的!”

  楚晴晴一脸委屈地点点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在一旁轻轻晃悠着身体,阿央走过来,看苏玥一脸倦容,还有捎带的怒气,便把楚晴晴往自己身后挡了挡,

  “将军,要不要我给您打点热水,稍微休息小憩一下?”

  “嗯。对了,一会要是有人冲进府里务必拦下。”

  她有一种预感,早晚会被允蝶公主手撕了的。捏了捏眉间转身要去休息,又回头看了看满树的春光艳丽,惊觉时间过得太快了些,又想到了什么,便叫阿央跟来。

  ……

  “长公子,刚才阿央送来书信。”

  “嗯。”

  林沐之好奇,打开信正落下一朵桃花于腿上,那信上的笔迹隽秀:

  “桃夭李艳,可愿一同前来赏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将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