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弹 生生不息
少史焱之2020-06-25 12:432,828

  河城的清晨,医院的走廊里传来轻快的脚步声和推车的声音。这里已经成为救治伤兵和难民的战后医院。左思思一身白衣端着托盘游走在病床之间,她美丽的笑容像春风温暖着这里的每一个病人。

  一个小护士转身撞在左思思身上,思思手中的托盘掉落,瓶瓶罐罐碎了一地。

  “怎么这么莽撞——你别动了,二床的病人要换药,快去!”思思打发走小护士,蹲下身子去捡地上的碎片,手指猛地被玻璃划到,鲜血从指尖冒出,思思的心头一阵发慌。

  司徒雪为小野感到悲哀,他终其一生都没有弄清楚自己存在的意义,最后断送了自己成为了可恨又可悲的牺牲品。看着他那圆瞪的双眼,司徒雪的心里一阵悲凉,于是用手将它们合上。司徒雪转过头,胜利的喜悦透过眼神投向徐少棠,然而,那丝喜悦瞬间就被惊恐所取代。徐少棠站在那里,胸口正慢慢绽开一朵花,鲜红的花朵妖冶地盛开着。

  “少棠!”司徒雪几乎是飞一般扑了过去。徐少棠低下头镇定地看着胸前的血,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然后如轰然倒塌的山峰栽进了司徒雪的怀中。

  初升的朝阳洒下暖暖的光芒照在废弃的宅院里,映着那些残垣断壁,也照着河城医院里新晾起的白色床单,在风中轻轻地扬着。

  看着筱原临死前嘴角淌出的黑血,左轩狠狠捏了下拳头。有些人是无法用道理唤醒的,这恰是悲剧的源头。如果说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那么说到底谁该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战车卷着硝烟,空气中弥散着硫磺的味道。佐藤坐在池田大佐身旁,看着前方越来越熟悉的道路,他的眼中流露出狰狞的凶光。

  “足足有一个联队的兵力!”司徒雪放下望远镜,隐藏不住心中的焦虑,“池田给他侄子报仇来了。”

  “这就是他们接下来的计划。”左轩轻轻抚了一下肩膀。

  “没事吧?是不是伤口——”

  左轩冲司徒雪摆了摆手,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左轩的胸口被愤怒积压着,“命令下去,全体严阵以待,把所有的弹药都给我用上,坚决死守扬城!”

  “是!”司徒雪和任阿豹同时应道。

  战斗比暴风雪来得更快,更猛烈。面对这场实力悬殊的战役,左轩带领手下将士拿出了拼尽全力的斗志,誓死保卫扬城。然而,敌人攻占扬城的决心也是巨大的,开战后不久,战事就开始呈现一边倒的态势。

  “不行,再这样下去弟兄们全得打没!”任阿豹顶着炮火向司徒雪汇报,“敌人还在持续增援,咱们根本顶不住!”

  司徒雪知道再这样坚持下去就是全军覆没,即使那样扬城还是要丢,于是命令道:“命令前方战士放弃工事,全部撤进城里!”

  司徒雪知道做出这样的决定是要担风险的,以左轩的个性很有可能会因此而发怒,但是大局面前,她坚信自己的决策是对的。

  果然,左轩几乎是踹开指挥所的大门,“谁下的命令?”他怒吼道,把在场所有的将官都吓得不轻。

  “是我!”司徒雪走上前,镇定地说道。

  “你?”左轩刚要发作,看了看周围几双眼睛正注视着他们。司徒雪立刻命令道:“都先出去,一旦敌人破城,做好巷战准备。”

  待众人离开,左轩才气愤地说道:“为什么这么做?你要全城百姓耻笑我们贪生怕死吗?”

  谁知司徒雪却严厉地反问道:“你怕死吗?”

  左轩被问得一愣,然后立刻回道:“身为军人,早就置生死于度外了。”

  “没错,我和你一样不怕死。不仅我,所有的将士都不怕!可是,死有用吗,死就能保住扬城的话,我们集体赴死去,我想没有一个人会皱眉头的!”司徒雪的声音掷地有声,说得左轩心头一颤。其实,这些道理他都清楚,身为一个指挥者自然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兵去当炮灰,可是他此时又有何办法。

  “我们必须请求支援,才有可能解救扬城。”

  左轩轻轻摇了摇头,“你以为我没有这么做吗?所有附近在编的部队都联系了,要么联系不上,要么就是各种托辞。”

  司徒雪承认自己有些天真了,本以为在这个时刻,各支部队都应该同仇敌忾,一呼百应的,可是现实却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要灰心,我会继续让人尝试联络。在此期间,我们必须靠自己守卫扬城,就是拼尽一兵一卒,也绝不放弃。”

  左轩的话音刚落,只听门外一名士兵报告道:“报告,指挥部前聚集了许多百姓。”左轩和司徒雪闻讯赶去,只见扬城的青壮年们汇聚在了一起,他们有的拿着老式猎枪,有的拿着柴刀、铁耙,

  “我们誓和扬城共存亡!”

  “我们要一起战斗!”

  “和小日本儿拼了!”

  一声声口号激荡人心,司徒雪和左轩顿时感到热血沸腾。

  可是,敌人攻城的炮火越来越猛烈,炮弹几乎就在指挥所百米远的地方爆炸。单靠这份热情能够支撑多久,左轩的心里很清楚。

  “联系上了,联系上了!”通讯兵一路飞奔前来报告,“报告师长,有回应了!”通讯兵说着将记录的便签递给左轩。左轩打开一看脸上露出笑容,“是我哥的队伍。”

  “是吗?”司徒雪赶紧抢过来,“左延他这是要杀回马枪啊。——可是,最快也要24小时才能赶到。”

  “报告——南门快守不住了!”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左轩心头一沉,他转身就要往南门赶,却被司徒雪一把拉住了,“我有一个办法拖延时间。”

  听了司徒雪的主意,左轩直摇头,“不行,这样太冒险。而且,也不一定非要你——”

  “必须是我!”司徒雪非常坚决,“一来,由我带队才够分量,才显得真。二来,比起你们任何人,佐藤更关注我。池田是给他侄子报仇来的,而佐藤是找我寻仇的。我带队突围更容易吸引他的注意,诱使他转移兵力。

  这样我们才有可能在24小时内守住扬城。时间不多了,你必须赶紧做决定!”

  听着炮火声一声强过一声,左轩几乎是咬着牙做了这个决定。司徒雪立刻带领一队骑兵,伪装成全员突围的样子,准备从北门往外冲。

  “南面就交给你了。放心吧,等我的好消息!”司徒雪的脸上依旧带着狡猾的笑容,转身跨上战马向远处奔去。

  左轩的心里突然间似有一股暗流涌动,搅乱着他的心绪。左延的话再次在他耳边响起,“别让自己后悔!”

  压抑了太久终究会释放,此刻他再也按捺不住心头的悸动,不由自主地放声喊道:“司徒雪——我喜欢你——”声音包裹在风里传得很远,很亮。

  司徒雪猛地带住缰绳,她愣了片刻,然后调转马头朝着左轩飞奔而去。

  跳下战马的那一刻,司徒雪不顾一切地扑向左轩。十年来她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扑进他怀里的情形,却从未想到会是在今时今日此种情形之下。

  司徒雪仰起头看着左轩的眼睛,那双眼睛清澈如湖水,却泛着阵阵涟漪,“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左轩的话音还未落,就感到一阵灼热印在自己的唇上,然后他紧紧地抱着她,忘情地拥吻,仿佛要把这十年来的记忆定格在这一刻。

  他松开她,眼睛里闪着晶莹,她望着他,嘴角上的笑容里再也没有遗憾。然后,她转身而去,跨上战马消失在黄土与白云的交汇处。

  十年,她终于等到了他;十年,他一点点地改变了她。虽然,此时爱情早已不是他们之间的必选题;虽然,望着她的背影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守得归期,但是他们坚信,在这片大地上,只要有爱,生命就会生生不息……

   

   

  全局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军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军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