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赏花会
屠龙苏苏2020-02-25 18:324,911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颠簸之后,终于进了宫门。因为皇宫里不许行车,我们便由侍官带领着朝太后住的仁泰宫走去。以前去故宫的时候就见识了皇帝住的地方有多大,可现在这个宫殿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前绕后绕,乘轿过桥,九曲十八弯之后,终于看到了仁泰宫的大门。这时候,已经将近中午。来的路上,侍官告诉我们,太后老佛爷安排先在宫里设宴款待各位家眷、王孙小姐,之后在延寿园赏花,这园里新进了一批外族的牡丹,开得极艳丽好看。晚上在夕庭园有番邦艺人的歌舞表演云云……

  进了仁泰宫正殿,已有满座男女正在闲谈说笑,想不到,有这么多比我们起的更早的人。由侍官领到了我们的座位落座,太后还没到,认识的人都扎堆儿彼此寒暄着,周围乱哄哄的一片。低头幽幽品着桌上的上好香茶,想着不知道这茶什么名字,会不会叫碧螺春,突见一双脚站在了面前。“伯懿,好久不见!”抬头一看,喉咙又差点被茶水呛到,真是流年不利,站在面前的赫然是那妓院里遇到的洛子谦。他怎么会在这里?“三王殿下客气了,该是我前去请安才对,怎敢劳烦殿下亲自过来!”萧伯懿双手成揖说着,算是见礼。双生姐妹一听是个王爷,又气度不凡,纷纷娇羞低首粉面含春。“想必这几位都是伯懿的家中亲眷吧。”洛子谦看着我们说道。于是萧大少便给洛子谦作了一番介绍。洛子谦问候过三夫人,招呼我们要随意以后,转身便要离开,心里微微出了一口气,毕竟被认出宰相千金逛妓院可不是好玩的,要是被老头子知道了,还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对付我呢,自己现在一没钱二没势,回现代又遥遥无期,我可不想被逼离家出走。想着已经安全了,便抬起了头,不想却撞见了一双在不远处打量我的眸子,洛子谦一脸的哂笑,好像在说,被我看到了吧,小妹妹!我脸部表情已经僵住,却见洛子谦迈步又走了回来,到我面前站定,“瑟儿妹妹好生眼熟,不知我们之前可曾见过?”三王殿下眼里含笑。算了,不就是想让我知道你认出我来了?已经表现够明显了。抬头对上洛自谦的眼睛,微笑。“我想殿下应该是认错人了,瑟儿乃一深闺女子,久不外出,我想是不会和三王殿下遇到的。”“噢,”瞥了眼我手中的茶,“那瑟儿妹妹漫用,以后要常来宫里走动啊!”说罢报以一笑,转身走了。那两姐妹见三王和我交谈一脸的惊讶,刚张口想要说什么,便给一声女里女气的“太后驾到”给打断了。

  太后被人扶着手做到了主座上,一身的雍容,一脸的慈祥。行礼,问安,就坐。太后开始说话:“众位卿家不必拘礼,特别是你们年轻人,今天只当是家宴一般,不必在意我这老太婆!”一席话说的倍感亲切,语毕便命令开席。酒席上觥筹交错,尽是说笑让酒的声音,正对着宫廷美食下楮,一杯茶被推到了面前,抬眼看坐在左边的萧伯懿,没有表情。擎起茶杯微泯了一口,听到一句“瑟儿不要再被噎到了!”声音很低,只有我一个人能听见。再抬头,那家伙满眼的笑。

  酒宴完后,众人尾随在太后身后朝着延寿园走去。

  建安国里人人皆知太后是爱花之人,延寿园本是当朝皇上建给太后的静心养神之所,园中植有一片葱郁的树林,林荫之中设有一泓温泉,深得太后喜爱便长来此地,久而久之,太后便把养殖的花草搬来了这里,哪知这温泉水旁极适合花草生长,搬过来的花花草草居然四季不败,格外葱茏漂亮。

  看来这太后也是个生活情趣颇丰的人呐!一边在这百花丛中穿枝拂叶一边想着 。现在是初春,微风中夹着些许清寒,可这温泉边的花朵却开得异常娇艳,如果能够在天寒的时候来这里泡温泉,一定是个大享受哦!

  那些王孙小姐们都纷纷成群笑语,或爽朗相谈或巧笑嫣兮,一幅美好场景,太后则同大臣家眷们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笑看着。“母后,如此良辰美景,不如叫在座各位以花为题赋诗一首如何?”三王爷走到太后面前请示道。“好好,哀家正有此意!正好今天也看看这些个王孙儿女的才气,那就每人赋诗一首,以花为题,体裁不限。”心中大叫不妙,我一个根正苗红的理科生,受的是党的教育,学的是生物物理,你让我说植物为什么有顶端优势我能给你解释明白,你让我以花为题写首诗,我能写出什么来?是写七步诗还是李白的窗前明月光啊?正低头苦想却感觉有人拿手肘碰了我一下,回头一看,是三夫人。“三娘,有什么事吗?”“瑟儿啊,”那厢极力压低了声音,“你知道,湘儿和可儿素来不爱学习,他们怎么能做出来什么好诗啊,咱家的女孩中就你文采高,一会一定要帮他们两个想一首好诗,知道吗?”“呃,三娘……”“瑟儿,”三夫人拉住我的手打断我说话,“他们可是你亲妹妹,你一定要帮她们,三娘可把她们托付给你了啊!”说完便匆匆从后面走回了家眷座位。切,说得跟临终托孤一样,平日里怎么不见她们有像亲生姐妹的表现来着!哲人不是说过吗?一个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去帮助别人。现在我自己都自身难保,只有对不起了,姐妹们还是自求多福吧!

  园中男女都在苦思诗句,见没人应对,三王走上前去,“母后,看来各位暂时还没完成,儿臣斗胆先奉上自己的拙作。”“好,那就让哀家来听听翔儿的诗吧。”哎?翔儿,不是——谦儿吗?果真骗我!“母后,儿臣的诗是以莲、梅作比,”方步轻移,开始吟道:“浮萍片片睡娇藕,秃梅根根傲霜枝。人道莲若君子洁,那知梅中自有诗。”“果然好诗,翔儿的文采真是日益精进啊!”太后一脸高兴的夸奖道。唉,好像不错,不会欣赏!三王一开头,其他人都陆续念出了自己的作品,一个一个都气宇轩昂壮怀激烈,眼瞅着就要到我了,心里暗暗发急,可脑中飞过的不是鹅鹅鹅,就是大江东去等一系列没用的字眼,正在低头苦想,突然听见一声惊呼,然后太后身边的小太监倒下了,那人正是领我们进宫的侍官。太后也一脸的煞白,只见一旁的侍卫猛然拔剑朝地上砍了几下,地上赫然有条被砍成几段的蛇。“来人呐,赶紧弄走!”太后受了些惊吓,可以看出在极力稳住情绪。这时侍卫找来了一个大筐,拿铁铲将蛇锄进了筐里,蛇还在痉挛的扭动着,蛇身黄黑相间,这,这是金环蛇!以前上大学的时候,选修的是生物学,一度对毒蛇十分感兴趣,总是去图书馆借阅毒蛇方面的书,曾看过金环蛇的图片。金环蛇以通身黑色,具较宽的金黄色环纹得名,生长在温湿地区,具前沟牙,毒性剧烈。“太后,您瞧小德子怎么……”听见有人在喊,抬头一瞧,那被蛇咬的侍官胳膊开始发黑,脸色惨白,冷汗淋漓。这是中毒的开始症状,太后命人去传了太医,可这金环蛇有异于其它毒蛇,一旦被咬,皮肤就会从伤口处开始变黑,必须马上切除,因为一旦黑毒晕开,就是神仙也回天乏术了!要不要救,要不要救?心里面一阵迟疑。算了,咬咬牙,救吧!毕竟一条人命!下定决心,拨开众人,疾步走到伤者跟前,却面向太后,“太后,这位公公中的是金环蛇之毒,必须马上作处理,否则大罗神仙也难救他性命,小女子逾矩了!”说罢也不看太后脸色,转身对身旁的侍卫说道:“这位大哥,可否借剑一用?”拿过侍卫的剑瞄准那侍官的胳膊,快速下刀,刷得一下便割下了那片黑肉,伴随而来的是一声惨叫,侍官随即晕倒。恢复正常颜色的血从伤口处流了出来,我一阵晕眩,晕血的毛病又犯了。这时一个有力的臂膀从后面托住了我,勉强回头,是三王爷!顾不得那么多,身体微曲,赶紧和太后解释,“启秉太后,小女子刚刚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这金环蛇之毒有异于它,必须立刻将毒肉割除,否则毒素晕开侵入体内,便再无可救!”太后听了我一席话,没说什么,疑惑微恼的的神色稍有缓解,这时太医赶到了,经诊察说明我的推断没错,伤者已无性命之忧,太后的脸色才恢复正常。我转头对三王笑了一下,便站直身子,离开了他的手。“这是哪家的闺女啊?”太厚一脸慈祥的望向我。“秉太后,家父是宰相萧仁。”“哦,原来是萧宰相家的千金,怪不得如此博学多才。”太后望向我的神情若有所思,但只是一瞬,随即又是一脸的慈祥。“萧仁真是教女有方啊,一个女子能够懂得医理,真是不简单。有空啊,你也常来宫里走走,让我这些个皇子公主也知道知道人外有人,省得他们整天个骄傲自满!”一席话说的柔和可亲,我赶紧又俯下身去,(可怜了我这晕血的身子啊!)“臣女惶恐,萧瑟的本事也就这么大点,今天全让您老人家看了去,已经是黔驴技穷,又怎敢自不量力,同皇子公主们作比!”太后似乎对我的回答还算满意,脸上挂笑,抬了抬手,示意让我起来。“你这丫头还挺乖巧,”太后微微侧过脸去,对众人说:“这么一折腾,哀家今天也乏了,就不陪你们年轻人玩了,就让几位贵妃替哀家招待大伙吧!”随即打道回了寝宫。恭送完太后,人们便三三两两的坐在花间喝茶闲聊,等待待会的歌舞表演。我因为刚刚晕血头还有点昏昏的,便想清静清静,寻个僻静之处吹吹风。沿着一排柳荫想前走着,为风拂面脑子清醒了许多。走到了一个假山旁坐下歇脚,虽然自打来了这里就开始调理,可这身子还这么弱,走不了几步就累了。“你们几个,”一个女声女气的声音响起,好像特意压低了嗓音,很熟悉,侧耳去听,好像是在假山后面不远处。赶紧站起来躲在了假山中间的空洞中,那声音又想起,“太后他老人家命你们彻查此事,找出那放蛇之人,哼,刘太医说了,这种蛇根本不生长在咱们京都,分明是有人想要谋害太后,你们查到线索立刻来报!特别~是要查查三王爷那条线,知道吗?”……几人边说着就走远了。我从假山里出来,赶紧走了几步,离开了那里。低头默默想着,看来这皇宫真是个阴谋重重的地方。一开始我就对救人一事犹豫不决,这金环蛇显然不是自己爬这来的,既是别人蓄意而为,那便不是给别人观赏用的,一定是想害人。这满园中,不是皇上生母就是皇上的女人,再不也是个皇亲贵戚名门之后。救了人就难保不被卷入这暗潮汹涌之中。况且太后也不定就如表面那般和蔼慈祥,能让自己的儿子当皇上至少说明她很精明。我一个深闺女子在她面前做出刮骨疗伤这等凶猛之事难保她不怀疑这事和我有关,再者这事也被萧家人看见了,萧伯懿非等闲之辈,他会怎么想?唉,我好像有点惹祸上身了!“原来瑟儿妹妹在这里啊!”转头看去,是刚刚一直从身后拖着我的三王爷,脸上挂着笑。“三王爷好”抬头对他一笑,旋即又低下了头去。“在下原以为,叶兄弟只是个女扮男装,好奇多多又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呢,没想到关键时刻如此的巾帼不让须眉!”“那么子谦兄呢,哦不,三王的真名应该叫洛翔才对吧!我当洛兄是个只知声色犬马的富家子弟,没想到却是当今的三王爷。”我反驳道。“瑟儿,我告诉你的,可是本王的真名呢!”三网眼睛望着远方,说道:“子谦,是当今皇上钦赐的字,因此我说叫洛子谦也没有说谎!”洛子谦低头看我,眼神里一片辽远,有很多看不清的东西。“三王殿下原来也在这里。”说话人是萧伯懿。他从远处走了过来,“瑟儿,哥找了你很久,怎么跑这来了?”说着那厮还状似亲昵地摸了摸我的头。“哦,我头有些晕,过来坐一会儿。”“哥从刚才就注意到你脸色不好,我已经和三娘说了,先送你回家休息,晚点再来接她们。我们走吧!”说罢扶我起身,转身对三王说:“王爷,舍妹身体不舒服,就先告辞了!”“是么,瑟儿在家要好好养身体啊!”我嗯了一声,谢过他,便被萧伯懿带走了,脚步走得很快,扶在胳膊上的手也有些用劲,我微微扭了一下胳膊,他便松开了力道。

  坐在回府的马车上,天色已微微发暗,两厢无语,我坐在那摆弄自己新才修过的手指甲,萧伯懿坐在另一头看着我,在车顶悬挂的灯笼的映衬下,眼神忽明忽暗。不管,看你要看到什么时候!坐那儿继续玩手。“瑟儿是有特异功能吧?”一句话在寂静的空间里响起,吓了我一跳。“哎?什么意思?”“要不然,我们一向胆小乖巧的瑟儿怎么会去妓院那种地方,还敢亲手拿刀子砍人呢?”“呃,那是因为……”正在努力找原因,转念一想,我为什么要顺着你的道跑啊?你让我解释我就要解释啊?真是!“那哥哥不也是很奇怪?”“我怎么奇怪?”萧伯懿一脸狐疑。我冲他微微一笑,说道:“哥哥在家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爹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在外面不还是去那烟花柳巷寻乐,不要跟我说什么男人是迫不得已要应酬,那些都是骗小孩子的!”“哦?”萧伯懿一脸笑容,“瑟儿还没行及笄之礼,不也还是小孩子?”“可我是聪明的小孩子啊!”头俯下向前伸着给了萧伯懿一个无害的笑容。萧伯懿向我这边挪了一点点,用手抚着我的头“我们瑟儿真的变了很多啊!”我低着头任他抚摸,因此没看到他眼里闪过的宠溺。车轮吱吱哑哑的行进,萧府快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瑟无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瑟无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