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小燕
水匀2020-04-14 00:262,638

  “村里人或许在起火之前就逃走了,秦公子,你还是赶紧治疗眼睛吧,需要的药大概在哪儿?我来找找。”小燕催促道。

  厅房已经坍塌,秦文鹊只是默默念道:“他们为什么会烧了这里?我临走时,章老伯的头痛丹应该快用完了,黄小妞的止咳丹,两副药走时均未炼完,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他们或许去其他地方抓药去了,这不一定是因为你。”

  “小燕,带我看看炼丹炉。”

  小燕扶着秦文鹊走了过去,拍了拍那圆圆的炉身,听到闷闷的回声,“还是好的。”

  秦文鹊道:“帮我点燃炉火。”

  “点炉火?”小燕找到打火石,点燃了炉火,“如果这能让你好过点,我就陪着你炼药吧。”

  “你看丹炉旁是不是有两副药?先把止咳丹药给我。”

  秦文鹊接过止咳丹药,将它放进了丹炉内,然后给炼丹炉添置了很多材火,火势逐渐起来,将炉底烧得红通通的,秦文鹊起身脱下豹纹半袖衫,摘下角巾,一齐扔到了炉火堆中。

  小燕顿时丢掉手中的材火,盯着秦文鹊,冷冷道:“你的眼伤恢复了?”

  “你没有问我哪副药是止咳丹药。”秦文鹊看着炉火,也不瞧小燕,“是他们放的火吗?”

  “不是,他们来的时候,这里已经被烧了。”

  “你们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们。”

  “把《医问》借我,我们马上便走。”

  “我不知道《医问》,但爷爷最珍视的医书便藏在这丹炉底,这把火应该将它们烧得差不多了。”

  小燕赶紧拿出木棍去炉底掏,除了燃烧的木材,就是黑灰色的炉灰。

  “其他医书藏在什么地方?”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们?”

  “不要逼我们动手。”

  “随便,我不怕任何人的威胁。”

  “你的功夫伤不了这里的任何人,包括我。”小燕说着,七名男子已经站在了院子里。

  那又怎样,大不了和你们拼了,”秦文鹊咬着牙狠狠道,“你装成丫鬟进入长威府,忆辞的疫毒是不是你下的?你们到底是谁?”

  “我叫慕飞燕,他们都是我的族人,我们这样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苦衷?你说的还是人话!长威郡八万户会死多少人?他们的苦衷在哪儿?”

  “你敢对飞燕大呼小叫!”一男子冲了过来,一把提起秦文鹊衣襟,“啪”的一巴掌扇过去,秦文鹊一手挡开,另一手推开了他。

  这男子拔出腿上绑着的两尺长的短锥,用力地插入秦文鹊肩骨,秦文鹊拔出短剑便刺,男子冷笑一声,轻易躲开,一手拍掉了秦文鹊的短剑。

  “我们不想伤害你,把医书交出来。”

  “做梦!”秦文鹊一拳朝男子脸上打去。

  男子偏头躲开,用力推入短锥,秦文鹊全身被抵在了墙上,男子又拿出另一短锥,将秦文鹊的另一肩骨也刺透,秦文鹊紧咬着牙,大口呼吸着。

  “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小子。”男子威胁道。

  秦文鹊双脚蹬在墙上,一把推开了男子,从背上拔出潋滟,便要劈向男子。

  “呵!”男子冷笑一声,夺过秦文鹊的潋滟,“破铜烂铁!”一手扔出了院子,随即一脚将秦文鹊踹翻在了墙角,秦文鹊扑倒在了地上,鼻子磕在地上,疼得眼泪都掉了出来。男子用脚将秦文鹊踢了个翻身,拔出两根短锥,伴着一阵痛感,鲜血溅到了自己脸上,秦文鹊瘫在了地上。

  “哪条狗在叫!”韦萦浅着一身黑衣,手拿潋滟走进了院子,她依然戴着黑色面巾,凭着这身打扮和声音,秦文鹊知道是她。

  “哪里来的女人?”

  “你这狗扔了我的剑?”

  “老子叫慕姑遥,臭娘们!”

  韦萦浅手持潋滟直接刺向慕姑遥,慕姑遥手握双锥作挡,“当当”两声,两根短锥同时被削断,慕姑遥愣了下神,韦萦浅一剑劈在了他手臂上,“啊!”慕姑遥大叫一声,他的右臂被折断,前臂向后翻折,手肘处红红的血骨露在了外面。

  “上!”慕飞燕从宽松的裤袍中也拿出两柄青色短锥,其余六人也同时拿出短锥,将韦萦浅围了起来。

  “一群猪狗,拿着刨洞呢!”韦萦浅手持潋滟,如豹入羊群,挥剑之处,必有所伤,但凡击中短锥,锥断臂伤。不出三招,六名男子倒下,慕飞燕腹部被伤,她手捂着鲜血浸透的腹部,倚靠在墙边,死死地盯着韦萦浅。

  “还不快滚!”韦萦浅呵斥道。

  慕姑遥单手扶起慕飞燕,便要离开,韦萦浅一剑顶着慕姑遥的脖子道:“潋滟乃绝世神兵,睁开你的狗眼看清了。”

  慕姑遥耷拉着脑袋,看了看,脸色默然,没有任何反应,韦萦浅一剑刺在了慕姑遥的左膝上,他面色扭曲,左膝跪在了地上。

  “狗该学会跪。”韦萦浅不再看他们,径直走向秦文鹊,一把将他拉起,放在椅子上,“白虹怎教出你这等徒弟来!丢人现眼!”

  “谢韦姑娘救命之恩!”

  “把剑放好。”韦萦浅将潋滟交给秦文鹊。

  “按师父遗命,这剑本应还你的。”

  “我送他了也没想再拿回来,你拿着去给他报仇。”

  “我一定,韦姑娘,师父就葬在后山上。”

  “我去祭拜过了,他原名陆韦,你可要记清楚。”

  “陆韦?”

  “真是蠢!”

  “晚辈确实不知。”

  “那他的仇人你可弄清楚了?”

  “是易氏兄弟,死我都记得。”

  “是孙焕,是他逼死了白虹。”

  “吴王遗孤孙焕?师父从未向我提过。”

  “孙焕是个疯子、恶鬼,是个极为危险的人,但凡和他沾上关系的,都不是好事,白虹不想你知道,是为了保护你。”

  “不管师父的仇人是谁,我都会替他报仇雪恨。”

  “你听好了。白虹原为吴将陆楚的孩子,自幼与孙焕一起长大,亡国后,陆楚被杀,白虹流离失所,被我父亲收养,因避家父名讳而改名,后孙焕找到他,令其联络旧臣,图谋复国。”

  “哦!”

  “为何孙焕要逼死师父?”

  “孙焕要刺杀当朝国相梁密,白虹表面上是失败了,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动手,因为他认为梁密不该杀。”

  “如此一来,孙焕觉得他不再听话,便想除掉他?师父和是他一起长大的,他竟然下得了手?”

  “他原本手上有吴国旧臣的名册,孙焕投鼠忌器,但白虹傻傻地将这名册交给了孙焕,也没有底册,朝堂内外、吴国旧臣知晓此事,为得名册,极尽追杀,可白虹却始终没有透露名册已交孙焕,他以为自己保住了孙焕,实际上却是孙焕借刀杀人的目的达到。”

  秦文鹊听完,猛地站了起来,骂道:“这孙焕太可恶了,师父看错了人!”

  “你又何尝不是?”韦萦浅看了他一眼,“你该知道的,我都说了,再会。”

  “韦姑娘……”秦文鹊还有很多话想问,韦萦浅已了无踪影。

  “精彩!老夫本想缉拿妖士,不想迁出一干叛党。”马振岳从烧焦的废墟中翻了出来,大喊道,“把人都给我押出来。”

  孔方和苏忆辞被结结实实地绑住,被五十余名官兵拉了出来,嘴里被布料塞得严严实实,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北济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北济世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