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百蜜一舒2020-03-27 13:333,113

  第二天,乐辰休假一天,亲自带玉楠在襄阳城里四处游览

  自嘉熙二年,孟珙将军收复了襄阳后,经过了数十年的休养生息,襄阳城渐渐恢复了生机,很多因战乱逃离的居民又迁了回来,很多军队的家属也到此落户,如今的襄阳城已变得兵强马壮,城防坚固,人民富庶。

  虽然来到襄阳一月有余,乐辰除了巡防时在城内巡逻,却从未曾在襄阳城内如此闲庭信步。这一日的阳光出奇的好,一改往日的阴霾,玉楠走走停停,四下张望,乐辰跟随左右,玉楠笑道:“如果街上没有那么多全副武装的士兵,我还以为是在临安的街头。”

  乐辰笑笑,没有说话,玉楠没有见到元军攻城时的惨烈,只看到浴血奋战后的祥和,不过,乐辰希望玉楠永远看到的都是这一片安宁祥和。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走到了南城,城外绵延不绝的岘山在艳阳下,显得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再没有阴霾下的沉重。玉楠抓住乐辰的手,向城门奔去,“乐辰,我们爬山去,这比飞来峰高多了,比茶山大多了。”

  玉楠的手小小的,柔软冰凉,乐辰一任玉楠牵着,走出城门,向岘山前行。襄阳南城门正值乐辰的中队值守,守城士兵看着平日严厉的乐统制一身便装,一脸宠溺,任由一粉装玉琢的少年牵手而去,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不知不觉间,二人登上了岘山半山腰的凉亭,凉亭不知何年所建,方方正正,四边伸出的檐角,已经看不出所雕为何物,但亭子的四个廊柱以及顶篷均被加固过,方便歇脚。山脚下,襄阳,樊城一览无余,两个灰色的城池之间,襄江逶迤而过,襄江上是一排排的战船,向北延伸过去,襄江边一片黑黢黢的帐篷密密麻麻的排布着。

  看着四处张望的玉楠,乐辰笑到:“我偶尔会来这里,可以看到很远。”

  “果然很壮观”,玉楠笑着四处张望,指着南边问到:“那边是临安?”乐辰笑着点点头,玉楠又指着远处的两个灰色城池,“这边是襄阳,那边是樊城?”乐辰又点头。

  “那远处那些小黑点呢?”玉楠指着远处的那些帐篷问到。

  眺望着远方,乐辰沉默片刻,说到:“是元军。”

  玉楠微微吸了口气,很久没有说话。

  已是午后,一片乌云遮住了太阳,山风吹过,有丝丝冷意,“乐辰,襄阳,守得住吗?”玉楠看着乐辰,神色凝重,满眼的担忧。

  “守得住,”乐辰背负双手,遥望着远处,“十几年来,襄阳几易其主,但最终,还是我们夺回了它,自从孟将军收复了襄阳,这个城池这些年变得越来越坚固,越来越兵强马壮,自我来襄阳,元军攻了几次城,均铩羽而归。”

  “可是,如果守不住呢?”玉楠眼中的忧色更重。

  “守不住?”乐辰沉吟着,欲言又止,其实,乐辰想说的是,如果襄阳守不住,大宋就再无天险可依,也守不住了,但话到嘴边,终究没有说出口。

  “如果,我是说如果,”玉楠看着乐辰,乌云将玉楠的眼睛印衬的漆黑如墨,“襄阳,万一守不住了,答应我,一定要活着,活着才能有希望,好吗?”

  看着从未如此肃穆如此紧张的玉楠,乐辰点点头,“我答应你。”

  此时,午后的太阳冲出了阴霾,一片和煦的阳光洒向微笑的玉楠。

  “玉楠,明天我会让小乙送你离开襄阳,小乙办事稳武功高,他会一直护送你到随州,那里已经安全。”

  玉楠点点头。

  “你还是着男装,坐马车,比较安全。”

  玉楠又点头。

  “再有,以后不要来了,这里是前线,不安全。”

  “知道了,像我娘一样啰嗦。”玉楠嘟囔着。

  乐辰冷冷的扫了玉楠一眼,玉楠嘟着嘴,不再说话。

  第三日一早,玉楠离开了襄阳,乐辰一直护送到城门外,玉楠坐在马车上,一路回望一路招手,路小乙骑着玉楠的小白马紧随其后,一行人渐行渐远,消失在清晨的薄雾之中。

  傍晚时,乐辰疲惫的回到军营,在岘山上探查了一天,依然一无所获,没有发现二牛,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踪迹。

  回到房中,乐辰刚倒了一碗水,路小乙气喘吁吁地推门而入,“乐统制,看见沈小姐了吗?”

  笑容瞬间凝固在乐辰的脸上,“什么情况?你没有送玉楠到随州?”

  “刚出城门不久,沈小姐就非要向北而行,说要看看襄江。”

  “这个傻丫头,一定是想看看元军的虚实。”乐辰握紧了拳头。

  路小乙吃惊的看着乐辰,“是这样的,我们沿江向北走了一段,沈小姐还是执意向北,说已经临近元军,去看看也好,我怎样拦也拦不住,而且,我想,探一探元军虚实也不错。”小乙越说声音越低。

  “然后呢,快说!”

  “然后,我们就遇到了一小队元军,六个人,像是循江而下的。”

  乐辰的瞳孔骤然收紧。

  “那队人过来拦住我们,唧唧呱呱的说些什么,我也不太听的懂,还有人要上车来搜查。因为对方人少,离元军大营又远,我们又是身着便装,我倒不是很担心,只是下马去和对方解释,我们是普通百姓。正说着话,又过来两个元军,一个是军官,大声呵斥那六个士兵,应该是不让他们骚扰我们,因为那几个人就退了回去。”

  乐辰轻轻松了口气。

  “可是就在我们要折返的时候,沈小姐突然就从车里跳了下来,指着那个青年军官大声喊了一声什么远山,然后就跳上小白马,向南而回了。”

  乐辰一把拽住小乙,“你们遇到了孟远山?”

  “对,沈小姐叫的就是孟远山,那个叫孟远山的军官听到沈小姐的叫声,然后也骑马去追,一边追一边喊玉楠,但小白马太快了,他追不上。”

  “你确定玉楠返回了襄阳?”

  “一定是返回了襄阳,我问过城门守卫,确实是有一个骑白马的少年进城,那匹白马很打眼。”

  乐辰的护卫丁南闯了进来,“乐统领,沈小姐来过,我说你去岘山了,她就说去找你。”

  乐辰脸色阴沉,“什么时候?”

  “大概半个时辰以前,你刚回来我就要报告,没想到被他冲进来。”丁南手指小乙。

  “你们俩,再带几个人到城中各处寻找,看沈小姐是否到了别处,我去岘山找。”说话间,乐辰已经冲出屋外。

  已近黄昏,日暮,云黑,风急。

  此时,岘山上的凉亭中,一青衣少年坐在亭中,遥望烟波渺渺的襄江,脸上泪痕犹见。

  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在背后响起,少年回头,见到来人勃然变色,“你走,我不想见你。你怎么还阴魂不散的跟着我?!”

  “我担心你,所以……”孟远山站在凉亭外,在追玉楠的途中,已经在一户农家偷了一袭宋装换上。

  “你曾说,你貌似忠厚的外表下说不定藏着险恶用心,我说,不会,我用心能感觉得到,孟远山,”玉楠转过头去,面对着逶迤而流的襄江,泪水不由自主地涌出来,“难道,是我错了吗?你说鸿运来规模小,但实际上它不仅不小,还是那种隐然之大;你说你是鸿运来的少掌柜,但却是来攻打襄阳的元军,你现在说担心我,让我如何去相信你?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玉楠,我是蒙古人,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不是故意隐瞒,只是我一直当自己是鸿运来的少掌柜,现在来攻打襄阳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但不管怎样,我都希望你能永远开心的笑,能够幸福快乐。”

  “不劳你费心了,”身后冷冷的声音传来,“玉楠的幸福快乐,我会来守护,你,可以回去了。”乐辰长身玉立,站在凉亭外,手握长枪。

  孟远山转身看着乐辰,眼中痛苦更甚,“我以为,我们还能是朋友。”

  “朋友?忽必烈能退回漠北吗?或者阿术能撤兵襄阳吗?再或者,你能回归鸿运来只做一个商人吗?”

  乐辰直视着远山,每问一句,就向前跨向一步,远山在乐辰的咄咄逼问下,无言以对,一步步后退。

  “你现在一件事情都做不到,我们凭什么做朋友!”

  “乐辰,不要这样。”玉楠哭着。

  乐辰不为所动,依然看着远山,“你走,当我没见过你,他日战场相见,只当陌路。”

  远山依旧在犹豫,不舍地看着玉楠,玉楠泪眼婆娑,眼光在远山与乐辰之间流转。

  乐辰拔枪指向远山,“还不走吗?”

  玉楠定定的看向乐辰,而此时的孟远山忽然挥刀砍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