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
百蜜一舒2020-03-27 13:333,099

  乐辰又惊又怒,没想到远山居然能挥刀砍向自己,长枪顺势向前刺出。

  孟远山侧身避让,去势未减,枪在左侧肩膀划出一道伤口,而孟远山的刀已砍向乐辰的身后。

  “乐辰不要,小心后面!”玉楠惊呼。

  乐辰迅速收枪,回身,望向身后,此时玉楠已经跑到乐辰身边,并排站立。

  远山单腿跪在地上,手持长刀,刀尖直指面前站立的一人,左侧肩膀已有血迹渗出。

  对面的人被远山砍了一刀,衣服裂开了一道口子,但却浑然不觉,只是龇牙咧嘴地抚摸着刚才被刀砍过的地方。

  “二牛!”乐辰欣喜叫道。

  “他不是二牛,”玉楠紧张地看着来人,同在临安长大,对二牛自是很熟悉,“他刚才不可思议的来到你身后,若不是远山阻止他,你已经被他掐住了脖子。”玉楠心有余悸。

  此时的二牛忽然盯着远山肩膀上的血迹,嘴角上扬,露出了两颗尖牙,眼里闪出贪婪的目光。

  看着二牛露出的尖牙以及血红的眼睛,玉楠猛然醒悟,尖叫道:“吸血鬼,他是吸血鬼,远山乐辰,千万别被他咬到。”

  而此时的吸血鬼已经扑向远山,远山挥刀砍向二牛的脖子,刀刃瞬时卷了边,而二牛却浑然不觉,脖子上也没有任何伤痕,依然冲向远山。一杆长枪从后面刺过来,巨大的冲击力将二牛撞飞出去,乐辰已经冲上前去,与远山并肩而立。

  “乐辰,快把你的短刀给我,这里有桃树,吸血鬼怕桃木,”玉楠落在二人身后,站在一株桃树下。

  乐辰解下腰中短刀,向后抛给玉楠,而手中的长枪却依然未落,与远山的长刀一起,遥指着“二牛”。

  “二牛”揉着被撞的胸口,又直勾勾地走了过来,再次被乐辰的长枪刺中,向后退去。

  “吸血鬼速度极快,普通兵器伤不到他们,只有桃木可以,你们俩当心,我的木剑马上做好!”玉楠一边说,一边挥刀砍下拇指粗的一根树叉,迅速把树叉上的支叉和树叶砍掉,在树杈前端砍出一个尖角,仿若一柄尖锐的木剑。

  玉楠跑上前,将木剑塞到远山手中,“你的刀卷边了,木剑先给你,护着你和乐辰,我马上再做一把。”说着回身向桃树跑去。

  “来不及了,”乐辰一把拽住玉楠,声音里有一丝紧张。

  远山喘着粗气,将手中的木剑重新递还给她,“拿着保护自己。”

  三人面前,二牛的身后,又出现了两个身影,红色的眼中同样流露出贪婪的目光。

  “都是吸血鬼吗?”乐辰小声问道。

  看着三人,玉楠点点头,“对,应该是远山的血把他们吸引过来的。”

  而此刻,山风凛冽,圆月初上,孟远山的呼吸益发沉重。

  “远山,你怎么了?”玉楠站在远山身后,感到了他的异样。

  远山摇摇头,“没事,当心他们。”

  说话间,三个吸血鬼已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袭过来,远山用刀背击向二牛,同时抬脚横扫,二牛倒在地上。而左侧的吸血鬼则被乐辰的长枪击中,中间的吸血鬼迎向玉楠,玉楠挥剑直接刺向心口,吸血鬼稍侧身,脆弱的桃木剑却仿佛断铁如泥的宝刀一样刺入了吸血鬼的 肩膀,吸血鬼骇异的看着肩膀上的伤口,退后倒在地上。

  三人击退了吸血鬼的攻击,并肩站在一起,乐辰小声说:“此地太危险,咱们不可久战,要逃回襄阳城去。”

  “好,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往山下跑,我断后。”孟远山说道。

  “我断后,你带玉楠跑。”乐辰争辩道。

  “别跟我争,你对襄阳熟悉,到了城门可以接应我。”远山盯着重新聚在一起的吸血鬼,口气不容置疑。

  乐辰思虑片刻,“好,你当心。”

  玉楠将桃木剑递给远山,“木剑给你。”

  “一二三,跑!”远山接过木剑,低声喊道,乐辰拉起玉楠向山下跑去,远山挥刀迎向迎来的三个吸血鬼。

  二牛和其中一个吸血鬼被远山的双刀阻挡,脚步均有停滞,而之前被玉楠所伤的那个吸血鬼却突然转身,奔向奔跑着玉楠与乐辰,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几乎一瞬间就到了玉楠的身后,双手已经伸出,干枯的双手几乎就触到了玉楠的肩膀,尖利的牙齿闪着白森森的光。

  忽然间一声嚎叫,一个庞然大物冲向了这个吸血鬼,在他马上就要抓住玉楠的时候将它扑倒在地,就势一口咬住它的一侧肩膀,吸血鬼哀嚎着回身击向庞然大物的肚子,庞然大物吃疼,松开了嘴,吸血鬼撤了回去。

  庞然大物是一头巨狼,挡在了玉楠与乐辰身前,如一头牛大小,呲着牙向着三个吸血鬼咆哮,原来远山站立的地方已经没有了远山,只有片片落下的衣服碎片,而巨狼的脖颈上,还挂着一褛衣衫。

  “天呐,远山居然是狼人,”玉楠喃喃说道,而乐辰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巨狼。

  巨狼咆哮着,一步步走向三个吸血鬼,三个吸血鬼步步后退,尤其是那个被咬伤的吸血鬼,看着肩膀上的伤口,惊恐万状。忽然巨狼前爪微屈,露出尖利的牙齿,一声长啸,扑向对面的三个吸血鬼,三个吸血鬼在巨狼狰狞的攻击下,慌忙逃窜,消失了踪影。

  巨狼将遗落在地上的长刀和木剑衔起来,缓缓退后与乐辰玉楠站立在一起,玉楠将巨狼口中的刀与剑一并接回手中。

  巨狼转身向着襄阳的方向呜咽了几声,看着玉楠。

  “你是说,咱们赶紧下山回去?”玉楠问道。

  巨狼点点头,乐辰也点头,“此地危险,不宜久留。”不远处的森林里传来细碎的声音。似乎又有什么人过来。

  巨狼叼起玉楠衣摆,用巨大的后背拱了拱她,玉楠思虑片刻,“你是让我骑上去,”巨狼咧嘴似乎是笑的样子,点点头后又转头看着乐辰,“还有他也一起?”玉楠吃惊地问道。

  巨狼再点头。

  “我们俩,很沉的,你背不动。”乐辰有几分犹豫。

  巨狼不耐烦的呜咽着,用后抓刨了刨地,而此时,远处树林中的窸窣声越来越近,已经影影绰绰的出现了几个身影。

  巨狼猛一拱玉楠,玉楠脚下趔趄,忙抱住狼的脖子,“乐辰,想不了那么多了,远山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来吧。”说着,爬到巨狼后背上。

  乐辰稍犹豫后,也飞身跃起到巨狼后背上。

  巨狼仰天长啸,草丛中的脚步孑然而止,而巨狼已疾驰而去。

  巨狼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风驰电掣般的来到襄阳城下,此时,圆月低悬,城门已经关了,清冷的城墙外,玉楠与乐辰跳下地来,伴着这头巨狼。

  乐辰回身看着夜幕下的岘山,如一只怪兽一般耸立着,“咱们必须进城,城墙外太危险。”

  巨狼用身子将乐辰玉楠拱向城门,自己后退几步,乐辰坚决地说:“别废话,要进一起进,要留一起留!”

  玉楠轻轻抚摸着巨狼左前胸,那里有丝丝血迹,柔声说道:“咱们一定有办法的。”

  巨狼后退几步,蹲坐在地上,仰头看着一丈多高的城墙,忽然站起身来,用头拱了拱玉楠,然后望向城墙。

  “从城墙上跳过去?”玉楠猜测着巨狼的意思,巨狼点点头,呜咽了一声,似是赞许地看着玉楠。

  “怎么可能?”玉楠倒吸了一口气。

  乐辰走过来,看着城墙问道:“玉楠,你一口气能跃上城墙多高?”

  “七八尺。”

  “如果有人带着,再向上跃两次,就可以到城墙上了,是不是?”

  “没错,但谁能带着我?乐辰,你也就能跃上一丈多吧?”玉楠愁眉不展,忽然见乐辰看着巨狼,玉楠吃惊地指着它,“你不会说让他带着我们吧?”

  巨狼点点头,将粗大的尾巴甩给玉楠,又扭头看向乐辰。

  乐辰豪气顿生,“玉楠,远山,我们一起拼一拼。”

  玉楠和乐辰一手抓住巨狼的尾巴,另一只手紧握,俩人一狼退后了十几步,向城墙跑去。

  玉楠乐辰飞身跃起,而巨狼则奔跑上城墙,待到一丈高时,玉楠力竭,但在乐辰与巨狼去势丝毫不减,玉楠脚蹬城墙,借力后又向上跃起,乐辰在丈余高时借力跃起,离城墙顶还有四五尺时,巨狼速度慢下来,乐辰与玉楠对视一眼,知道巨狼力已竭,二人对视一眼,紧握的双手向巨狼推去,巨狼在二人的推力下,一跃而过城墙,俩人顺着巨狼的速度,也一起翻越过去,倒在城楼上面。

  圆月如皎,月光如洗,照在躺在城楼上的三个身影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