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百蜜一舒2020-03-27 13:332,996

  清晨的岘山,几许薄雾笼罩其中,半山腰上的凉亭中,飞檐斜入,廊亭依然,几片落叶飘落在地上,丝毫找不到昨夜生死攸关的搏斗,那些碎落的衣衫,折断的树枝已悄然不见,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一样。

  玉楠与乐辰呆立于亭中,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丹阳站在亭外,看着二人,“是这里?”

  “是,”玉楠茫然环顾着四周,“但,怎么会这样?”

  “有人打扫了这里,只为不让人知晓。”丹阳走到一株树下,轻轻折下一段树枝。

  莫离走上前,接过树枝,轻轻闻了闻,“我们去找出这一切。”树枝末梢有折断的痕迹,带着一丝淡淡的血迹。

  “姑姑,我和你们一起去。”乐辰恳切地看着丹阳。

  “此去山高路险,应是非人力可为。”莫离看着隐藏在浓雾后的群山。

  “楠儿,你和乐辰先回襄阳城,这些日子要注意安全,不要单独行动,天黑后不要出城。”丹阳望向玉楠。

  玉楠牵了牵乐辰的衣袖,“乐辰,相信姑姑姑父,他们一定会查出端倪,我们帮不上什么忙,回去保护好自己是最大的帮助。”

  丹阳赞许地看着玉楠,笑着点点头,瞬间已向山上疾驰而去,消失了踪影。

  乐辰吃惊地看着丹阳消失的地方,回头向莫离所站之处望去,也已是寂寥空旷,空无一人。

  “也许,你说的对,咱们回去吧,”乐辰叹了口气,而玉楠此刻却停下脚步,只是看着远处雾气飘渺的襄江上升起的朝阳,朝阳下薄雾散去,依稀看到极远处的元军大营。

  “放心,以他的脚程,晌午前应该能赶回大营。”乐辰再叹了口气,径自向山下走去。

  日中,阿术将军帐内,看着跪在地上的阿古拉,阿术将军长叹口气,“就是因为遇到了故人,就擅自离营,彻夜不归?你置自己的安危于何处?置元军大营安危于何处?”

  “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遇到,她原是临安城同鸿运来往来的商家,不知怎的来到了这里,看到我也很吃惊,所以我追过去解释,没想到耽误了回来的时间,我怕太晚回来军营不方便,所以才一大早赶回来。私自离营,但凭将军军法处置。”阿古拉低着头,闷声说到。

  阿术将军长叹口气,没有说话。

  刘整目光闪动,“其实,倒不妨在樊城外建个榷场,仗虽然在打,但百姓的生活也得过。阿古拉虽是有违军纪,但此作为也是给咱们提了醒,算是功过相抵,阿术将军就不要再责罚,如何?”

  阿术点点头,“阿古拉,既然刘将军求情,此事就不再追究,但绝不可再犯!”

  日暮,岘山山顶,绵延无边的森林尽头,是断崖,断崖一直延伸下去,一边是苍翠繁茂的树木,一边是云雾缭绕的深谷。

  “会在谷底吗?”丹阳站在悬崖边,看着雾气霭霭的山谷。

  “极有可能,这山谷极佳,能穿越如此深林来到此处者,本已寥寥,即便来到此处,山谷雾气笼罩深不见底,也绝不会再有人下到谷底,此处的隐秘只比咱们的琅琊山有过失而无不及。”悬崖上纵横着密密的藤条,垂向崖底,莫离说着在悬崖边上仔细巡视着,忽地站定,牵起其中一根青藤,轻轻闻了闻,眼中闪出阴戾之色,“这里有踪迹,咱们从这里下去。”

  丹阳走过来,抱着一捆藤条,“这山谷不知深浅,咱们再带一些藤条备用。”

  莫离接过藤条,牵起丹阳的手,“以后这种粗重的活儿,我来,不要伤了你的手。”语气里是无尽的宠溺。

  备用的藤条没有用到,山崖上这个藤条一直延伸到了崖底。莫离与丹阳牵着手,顺着藤条在雾中缓缓下落,不知过了多久,二人终于到了谷底。

  天已经黑了下来,抬头仰望,已经看不到夜空,看不到山顶,只有缭绕的迷雾,漆黑一团笼罩在上空。

  谷底下竟是一大片深潭,极大,几乎覆盖了整个谷底,“此处地处襄江、长江流域,地下水系纵横交错,这片水潭应该与襄江相连,悬崖上终年雾气缭绕应该与这个深潭有关。”莫离牵着丹阳走到深潭旁,环绕四顾。

  “看,那边,”丹阳指着深潭的远处,一点灯火若隐若现。

  两人沿着水潭向灯光处奔去,到了水潭的另一侧,灯光却不在这里,而是更遥远的地方。水潭尽处,依稀有一条小路向远延伸,路的两旁树木繁茂,花草盛开,若隐若现的灯光就从这片密林的深处传来。莫离牵着丹阳的手,缓缓走入这密林。密林的道路尽头,浓雾稍散,一片树木屏风赫然立于眼前,一棵棵的古树并排而立,延伸开来,古树枝叶繁茂,在空中互相延展,地面上间隔的丈许距离则用一根根粗大的木头竖立排开,在地面上和空中围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树木屏风,这些屏风左右延展开来,黑暗中不知延续多远,莫离丹阳跃上古树的高处,树木屏风绵延纵深,所围成的,竟然是一片庄园。

  一束温暖的灯光自庄园深处燃起, “既然贵客来此,不如一见”,声音极其空灵婉转。

  莫离丹阳循着灯光,来到庄园的深处,灯光来自于一个房间,悠扬婉转的声音再次响起,“请进。”房门开启,灯光下,一个紫杉女子坐在榻前,身姿婀娜,紫纱蒙面,眼波流转,双瞳如水。

  丹阳看着紫衣女子面纱外的双眼,只觉得这流转晶莹的双眸中似有无限心思,无穷哀怨,眼波荡漾中丹阳依稀看到临安城中的西湖,父亲与母亲陪着她荡舟,片片桃花荡漾,父亲离她而去,朱仙镇的贾鲁河荡漾中,母亲中毒身亡,河水荡漾中丹阳一直沉向河底,只觉得肝肠寸断,无法抑制的悲痛一直蔓延。忽然,丹阳感觉被一双坚定的手拽住,缓缓浮出水面,水面上,冰凉柔软的双唇吻上了她的双眸。

  而此刻,莫离紧拥着丹阳,轻轻吻着丹阳的双眼,丹阳渐渐停止了颤抖。

  紫衣女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你是能抵御我瞳术屈指可数的几个人。”

  “瞳术?我只是听师父说起有此术,极难修习,非有极深修为很难有成,却从未见过。”莫离依旧搂着丹阳,看着紫衣女子。

  “贪瞋痴,六道轮回,无论人神,谁又能逃得过七情六欲,人生八苦。”紫衣女子幽幽地叹口气,看着莫离怀中的丹阳,“她定是陷于悲忧思之中。”

  莫离沉声说到:“七情六欲,人生八苦,如逃不掉,又何必一定要割舍,顺其自然又何妨,所谓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本来无一物?”紫衣女子眼波的流转荡漾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清澈透明,看着莫离冷冷地问道:“吸血鬼素来独居,不相往来,你们为何来此?何以找到此处?”

  “近日来襄阳人口频繁失踪,昨夜有吸血鬼襄阳城外袭击城中居民,我夫妻二人追踪至此,如有冒犯,还请见谅。”

  “此处天成,加上后天的雕琢,为极佳的隐居之所,我久居于此,远远早于襄樊二城,虽然庄园也有一众人,但若要动手,何须等到今日?”紫衣女子面色清冷。

  “此处庄园极难得,确实如您所言,尽享天杰地灵,非一日之所成。但我夫妻也确实是跟踪着袭击者的踪迹才来此,气味到了悬崖上的青藤处,我二人也是顺着青藤才找到此处。只是不知中间是否有什么差错。”莫离说道。

  紫衣女子眼中的冷意稍减,“你们回去再去查查,看是否有疏漏之处。对了,还未请教二位如何称呼?”

  “莫离,内人穆丹阳。敢问庄主尊姓大名?”

  “紫鸢。”紫衣女子冷冷审视着莫离,“你入我族类应该时日不短,是何时?你师父呢?”

  见莫离略有迟疑,紫鸢笑着,一如春风拂面,“尊夫人恐怕就时日尚短,我做你们祖奶奶只怕都够了,这件事本也无可隐瞒之处,难得遇到同类,你但说无妨。”

  “庄主,我是在汉朝时变成吸血鬼的,至于我师父,您恐怕不认识,我就不提他老人家名讳了。”。

  紫鸢面纱浮动,一个名字自面纱后吐出:“秦萧?”

  莫离吃惊地望着紫衣女子,“您认识我师父?”

  霎时一团水雾浮现在紫鸢眼中,端坐的榻轰然碎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