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百蜜一舒2020-04-23 09:272,791

  玉楠看着桌上的信,微微叹口气。最后的三封信入秋后才收到、没有对她去信的回复,相信那个时候大个子已经远赴襄阳,而信应该是早已写好,委托他人按时发出的,好让玉楠相信,他仍在燕京。

  “他为何如此?要装出仍在燕京的样子?难道,真的像大个子所说,貌似忠厚的外表下藏着险恶用心?”想起远山明亮温暖的笑容,玉楠的心里一阵恍惚,一阵刺痛,把信放入了小木箱中。

  已经回到临安十日,姑姑姑父返回了琅琊山,玉楠又恢复到了没有乐辰与远山在身边的经商生活,只是,除了对俩人的想念以外,更多了俩人战前对峙的烦恼。

  小红端来了茶点,给玉楠倒了一杯茶水,“小姐再给我说说乐少爷的事情吧。”

  回到临安的这些日子,小红没事时就缠着玉楠讲乐辰在襄阳的事情,玉楠看着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小丫头,十二岁入沈府后就一直伴随玉楠,玉楠与乐辰在府中玩耍时,少不了她的身影,那个时候就视乐辰如偶像般崇拜,如今再加上襄阳的战斗,乐辰在她的心中一定又罩上了英雄的光环。“等乐辰回来,让他亲自给你讲。”

  小红点点头,双眼放出异样的光彩。

  玉楠来到沈府正厅,金大同照例每隔三日来到沈府,汇报账目,沈明德坐在一旁,慢条斯理地品茶,而玉楠则逐一翻看账目,金管家负责沈家各地的商号买卖,自今年入春开始,这些账目便已经由玉楠慢慢接手。

  玉楠将账本递给沈明德,“爹,虽说在打仗,但从目前看,我们沈家的生意主要集中在中部,所以还没受到影响。但如果战火从蜀川、荆襄向中部蔓延,就不好说了。”

  沈明德点点头,“乱世之下,当谨言慎行,如履薄冰,所谓有进有退,有张有弛。沈氏各地的商号不要贸然扩张囤货,加快资金回流。”

  金大同点点头,又问,“那朝廷要在襄阳设立榷场,沈氏是否要参加?”

  沈明德摇摇头,“刀尖上舔血的生意咱们不做。朝廷若是为黎民百姓生计,这样做还说的过去,但若是为增加库银,无异于饮鸩止渴。只是,不知道这个榷场的开张会对战事有何影响?”

  玉楠垂下头,默然无语。

  金大同接着说道:“明日,鹤城的燕水寒山商铺的老板趁着榷场的开放,要来临安,他们的人参和貂皮都非常好,尤其是长白山的人参,比起鸿运来的质量要好上很多,就是贵些。之前跟沈氏有过往来,但因为太远,近些年往来不多,老爷要不要见见?”沈明德沉吟道:“见一下无妨,玉楠,老金一同去吧。”

  第二日,沈氏与燕水寒山见了面,果然人参、鹿茸等药材的品相俱佳,只是货物种类偏少,多是产于寒地的物品,且燕水寒山似乎甚少涉足于南边的生意,只到了黄河以北便很少向南了。燕水寒山此番前来,也是想扩张一些南方的市场,很是认可沈氏的茶叶丝绸,因此商定了相互的合作,由燕水寒山在鹤城销售沈氏的茶叶丝绸等产品,而人参鹿茸珍稀药材则由沈氏的药铺在南方包销。

  燕水寒山的当家人云无翊,是一个三十多的中年人,五官俊逸的脸上带着一种与世无争的清冷之色,初见的瞬间,玉楠有片刻的恍惚,云无翊眼中如澹澹深水,波澜不惊,像极了姑父眼中的千山暮雪,只不过姑父的暮雪在望向姑姑时会出现一缕温暖,而这澹澹深水却无一丝波澜。

  一切合作的细节商定后,云无翊淡淡的表示,还要由临安转去襄阳外的榷场,“不纯为商,还有几分好奇,当年宋蒙联手灭金,后又反目成仇,川蜀征战多年,现下荆襄开战,此战极为关键,得襄阳则得天下,但值此凶险之时,居然开了榷场,好像又要把手言欢、很是有意思,所以想去一观。”

  “恕在下直言,云老板似乎有隔岸观火的感觉。”沈明德一语中的。

  “确实、我本是金人,事不关己,倒是想看看当年的两虎相争,会是怎样。”

  玉楠心中一震,想起了远山和乐辰,抬眼望向云无翊,却不成想看到了澹澹深水的一丝波澜。

  云无翊看着抬眼望向自己的玉楠,“二小姐,不知临安有什么好吃好玩之处?云某五日后出发北上襄阳,趁着这两日好去品尝一番。”

  玉楠笑道,“临安当属西湖最为著名,灵隐寺也是一大名寺,据说香火灵验的很,至于小吃,楼外楼的叫花鸡,西湖醋鱼、三嫂鱼羹是一定要品尝的,还有生煎、麻糍,都是很好吃的小吃,要不要我带云老板去游览一番。”

  “多谢,我这人散漫惯了,这两日自行游玩便可,就不叨扰了。”云无翊听见玉楠所说的小吃时,眼中竟似吹皱了一池春水,闪出粼粼波光。

  十月十五,沈家又来了不速之客,是由襄阳飞回的鸽子,带着乐辰写的信:

  最近元军没有攻城,城外的榷场还有十日开业,襄阳城也没有再出现失踪人口,但城南的铁匠铺的铁匠却很怪异,行动如同常人,但力气极大,且目光呆滞,反应木讷。如姑姑方便,可否前来一观究竟?

  “行动如常,反应木讷?那是什么样子的?”玉楠十分困惑,忙将信装入到新的信鸽身上,飞向琅琊山。

  十月十六,沈府来了两封信,一封由琅琊山的鸽子带回,另一封由燕京发出。玉楠惊觉,原来回临安已经半月了。

  琅琊山的回信比较简单:

  玉楠,姑姑这几日需在琅琊山等一个客人来访,估计还需半月方可成行。请乐辰留意,这些木讷之人除了铁匠铺外,别处是否还有?另,近期人数是否在增加?水源等处是否有异样?

  玉楠叹口气,将姑姑所嘱咐之事写好,放在由襄阳飞回信鸽的脚上,看着信鸽振翅高飞远去,玉楠不由得有些发愁,这些信鸽识得回临安的路途,但是否能回到襄阳?

  由燕京发来的信薄薄一封,玉楠拿着,凝神思虑万千,终是没有打开,锁进了木箱中。

  十月十七,信又来了两封,一封来自襄阳,由信鸽带回,一封来自燕京。

  襄阳的信中写道:铁匠铺的人,除了木纳呆滞,力气极大,速度也极快,极像吸血鬼,但看不到尖牙,很是诡异!请姑姑速来!

  另一封,来自燕京,虽仍是薄薄一封,但信封不同于以往雪白细腻的纸,这一次信封微黄,纸质十分粗糙。

  玉楠打开了这封不同于以往的信,熟悉的字体跃入眼中:

  玉楠,

  此刻的我仍在襄阳,在我离开襄阳前,你将不会再收到我之前已经写好,留在燕京城定期发出的信。

  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你以为我还在燕京,我还是那个鸿运来的少东家孟远山,而不是襄阳城外的元军阿古拉,我希望你的世界永远纯净透明,无忧无羁,而我,能够永远留在你的这样一个世界中,无论我有多迫不得已的理由,我也希望我能够尽快回归,回归到以往的那个有你们的快乐无忧的岁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一如从前,无论战火纷飞无论刀剑春秋。即使我不能回归,也希望能为你挡住刀光剑影,让你的世界永远纯净透明,这是我的奢望,也是我的自私。

  但襄阳城的相遇,却将我们拉回到了现实,你既已经知晓,那我也无需再隐瞒,后面的信不会再寄出了,只希望你永远在山澄净水透明的平静世界中无忧无羁。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的信,我已经收到,我会记住曾经的并肩作战,曾经的同舟共济。我相信乐辰也一定会的。

  大个子远山

  莹莹泪光中,玉楠看到了信的末尾画着的一个憨态可掬的熊头,仿佛远山温暖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