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百蜜一舒2020-03-27 13:342,428

  襄阳城的客栈中,已是傍晚,莫离丹阳坐在桌子旁,桌上摆着一把七寸长的腰刀,十几块腰牌,还有一些其他物件,桌子的另一边坐着玉楠和乐辰。

  “那十五个失踪的人,我们已经在悬崖上掩埋入土,悬崖高绝,非人力可能及,所以我们就地安葬,希望他们入土为安吧。”丹阳叹口气,“还有三人已经变成吸血鬼,连同那个始作俑者,都已经焚烧成灰,这样以防他们复活。”

  乐辰拿起腰刀端详,“这确实是二牛的刀,刀柄上有一个划痕。这些腰牌也是大宋士兵的,回头我对一下姓名,应该是失踪人的。”

  “这个吸血鬼饥渴下袭击了襄阳城中的人,居然衍生出三个吸血鬼,他们不受控制,襄阳城其他失踪的人就是被这四个吸血鬼掳去当成食物的。”丹阳看着玉楠,略去了紫鸢庄园的存在。

  尽管经历了前几日襄阳城外生死一线的惊险,但乐辰还是无法从吸血鬼与狼人共存于世间的震惊中解脱出来,

  “如果吸血鬼这么强,无坚不摧,来去无踪,那世间岂不是吸血鬼的天下?”

  “世间万物,相生相息,相生相克,并不是够强就可以主宰万物,虎虽为万兽之王,但也不会因它是万兽之王,就只有虎存在,之于羚羊,之于麋鹿,虽弱小,却均有生存之道。”莫离看着乐辰,缓缓说道。

  乐辰点点头,“也对,要不是玉楠,我都不知道有吸血鬼存在,但没想到我们居然已经和平共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只不过,现在如何向吴副将,吕将军报告?”

  丹阳叹口气,看着乐辰,“若你如实相告,你觉得他们会相信吗?”

  乐辰明白,即使他曾亲眼目睹,亲身经历,吸血鬼与狼人的存在对他而言仍然是一种震撼的、难以接受的现实,何况是闻所未闻的人。“姑姑,你说这些袭击人的吸血鬼都已经死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人失踪了吧?”

  丹阳有片刻的犹豫,深夜离开紫鸢山庄时的不安阵阵袭来,莫离握住丹阳的手,“罪魁祸首的那个吸血鬼已经死了,应该也不会再出现新的吸血鬼了吧?所以应该不会再有人失踪了。丹阳,你可还有其他担心之处?”

  丹阳凝神细想,惹祸的吸血鬼已经消灭,岘山山顶的通道已经消失,紫鸢庄园又再次隔绝与襄阳城外,维持着千年来的与世隔绝,于是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这件事情太过骇异,我即使据实以报,这些吸血鬼、狼人闻所未闻的事情也不会被人相信,不如先禀报这些人应为异兽所虏,不知所终,估计凶多吉少,只找到一些遗物。而我们现在急需面对的强敌是蒙古大军。”

  听着乐辰的话,莫离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毕竟也是实情。”

  “好,此事已了,我们明日启程回临安,玉楠和我们一起。”玉楠刚欲争辩,被丹阳扫了一眼后垂下头来。“回去后我们会送来一些信鸽,如果有异常之事,乐辰,用信鸽送信回临安。”

  乐辰知道这些信鸽为沈家常年饲养,传递消息很是方便快捷,“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这里是前线,姑姑姑父带着玉楠早日离开最好。”

  第二日清晨,沈家的马车缓缓驶出襄阳城,乐辰送玉楠到了襄阳城门外,看着一身戎装的乐辰,玉楠长长地叹了口气,“乐辰,答应我,一切当心,叔叔婶婶,还有我都盼着你平安归来。”

  “好!一定!我还等着得胜归去后,你们给我接风洗尘。”乐辰展颜一笑。

  “如果,”玉楠有片刻的犹豫,“我是说如果,战场上相遇,请手下留情。”

  片刻的犹疑后,乐辰默默点了点头,“相信远山也不忍兄弟拔刀相向。”玉楠笑了笑,望着遥远的南方,“我们三个,就回不到当年了吗?我永远记得西湖上泛舟煮酒的那种无忧无羁。”

  乐辰苦笑,曾经的岁月静好终究成了过眼云烟,“你快些回去吧,这里不属于你,你的世界应该是无忧无羁的,不应该有争斗有战争。”

  归去的途中,玉楠一再坚持,要在襄阳城北,远山所说的那棵树下,放上一封信,作为告别。

  信很简短,“大个子,我回临安了,你和乐辰还留在襄阳。且不论立场,只希望如战场相遇,能顾念兄弟之情,珍惜曾经的并肩作战。希望战争早日结束。”

  只是,玉楠一直不敢想的是,战争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马车渐行渐远,江边的树木连同远处错落的元军大营还有襄阳城都渐渐远去。

  两日后,回到了临安城,玉楠自是被狠狠责罚了一通,沈明德神色严厉地教训玉楠,“你现在被惯的越来越没有样子,你忘了沈家的祖训了吗!险地勿入,险事勿涉!”

  “爹,孩儿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犯了。”玉楠垂着头,期期艾艾,神情凄楚。

  “还有下次?”沈明德怒道。

  “没有了,没有了。”玉楠慌忙说,“不过,因为楠儿这一次的鲁莽,姑姑去了襄阳,倒是帮乐辰解决了襄阳城人口失踪的悬案。”

  沈明德眯起了双眼,“我听姑姑说起了这件事情,那些之于我们人类之外我们不了解的世界,到底有多大,我们永远不得而知。听说,你还遇到了狼人,那个狼人就是孟远山,鸿运来的少东家?”

  “是,”玉楠点点头,“他是蒙古族人,现下随军在襄阳蒙古大营。远山既然是鸿运来的少东家,鸿运来应该会有大蒙的背景。”

  此时,金大同刚刚来到大厅,“我们与鸿运来交往已经十年了,之前一直是包掌柜,包成兴与我们打交道。鸿运来整体来说,货物相对齐全,质量比较适中,价格比较公道,无论是他们卖给我们的还是我们卖给他们的,和他们合作很愉快,这样子慢慢地鸿运来就成了我们沈家在北方最大的合作方了。”

  “就像他们在鼓楼大街的店面,不卓然而立,但却韬光养晦,藏起锋芒,隐露峥嵘。”玉楠回忆道。

  “如果是官商,想要做到这一点很容易,他们有物力财力做后盾。但做到不飞扬跋扈收敛锋芒,却难得。”沈明德沉吟道。

  “我们要不要换掉鸿运来?”金大同有些担心,毕竟宋蒙两国征战多年。

  “无妨,在商言商,鸿运来与沈氏的往来并无不妥之处,如果换了,反倒显得刻意。不过,与鸿运来的所有往来生意从今日开始,都需得有备选商家,以防万一。毕竟,不知他们所图为何,若只是买卖,开门迎客,我们没有不做的道理,若有其他,沈氏不能陷于其中。”

  说罢,沈明德将一封信递给玉楠,熟悉的信封,熟悉的笔迹,又到了月底,信准时从燕京发出,到达了临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