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惟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百蜜一舒2020-03-27 13:332,516

  庄主紫鸢霍然起身站立,身旁是碎落一地的木屑,“秦箫,他现在何处?”平静的声音中带着微微的颤抖。

  “师父他,他已经故去了。”莫离黯然。

  “不可能!他有不死之身,武功高绝,如何会故去?”紫鸢身型一晃,已经站在莫离身前,一手抓住莫离肩膀,眼中波涛汹涌,莫离竟然躲闪不及,下意识护住丹阳。

  “是狼人,师父当年被狼人咬伤,毒发身亡。遇到我时,师父已经中毒,救了我之后,师父不过十日,就故去了。”莫离不敢直视紫鸢,低下了头。

  “狼人?又是狼人!”紫鸢松开手,颓然退后,“当年若不是他们,我们还是仙族,若不是他们,秦箫也不会负气离去。”

  “紫鸢庄主可是后土仙族?”丹阳已经平静下来,看着紫鸢。

  屋子的门口隐约有身影晃动,“你们都退下,这里没有什么事情。”紫鸢冷冷的吩咐,屋外瞬时恢复了宁静。紫鸢若有所思地看着莫离和丹阳,“当年,你师父是如何受的伤?”

  “师父没有详说,只知道应该是在北方受伤,然后师父也不让我去报仇,说所有的宿命都有因果。”

  一抹伤痛浮上紫鸢眉梢,“秦箫离去时,可曾有什么遗言?可曾,提到过我?

  “师父去时,曾说,世间未了事颇多,但既要离去,所有未了便算已了,此生便再无牵挂。”看到紫鸢失望的神色,莫离低下了头,“至于师父的故人,他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所以师父一个都没有和我提及,说,他既要离开,便是放下一切彻底离开。”

  “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秦箫,你忍心就这样放下一切?”紫鸢泫然欲泣,缓缓转身,走到窗前,凝视着窗外,“当年,紫鸢与秦箫是后土族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再后来,我们一起变成了吸血鬼,就一直住在这里,也是双宿双飞,有一天,我们吵架了,秦箫负气出走,但自那一天,秦箫就再不曾出现。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找都在等,希望有一天他还能回来。”紫鸢站在窗前,幽幽的声音娓娓道来,窗外的黑暗便是千年的等待与期盼。

  良久,紫鸢转过身来,看着莫离丹阳,眼神已经变得清冷,“谢谢今日你们夫妻前来,让我知道了秦箫的下落,虽然梦灭了,但总比飘渺的希望强。莫离,秦箫葬于何处?我会去带他回家。”

  “在琅琊山。”

  “好,我这些年来因为寻找秦箫的下落,时时外出不在庄园,前日刚刚回来,你说的襄阳城中之事,我自会查清楚,给你们一个交代。三日后,在你们下来的悬崖上见。”

  莫离抱拳,“谢谢庄主。”

  紫鸢摆摆手,神色黯然,“不送了,有人会带你们到谷底,你们原路返回即可。”

  莫离与丹阳对视一眼,“那我们告辞,打扰了。”说罢转身走出屋外,外面已有一个女子在等候,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垂头站在一旁。

  女子略点头,“随我来,”在前面引路而去,中年男子则与她们擦身而过向屋内走去。

  黑暗里远远地传来紫鸢落寞的声音,“珍惜眼前人,莫要负了彼此,误了彼此。”莫离与丹阳彼此对望一眼,握紧了双手。

  门口的女子默默带路,带二人离开庄园,绕过水潭,直到藤条垂落的悬崖底,道了句走好,便转身离开。

  女子片刻间走远,而之前初到谷底时远处隐约可见的灯光,现在居然消失了,莫离苦笑道:“她也是吸血鬼,不知道这个庄园里,到底会有多少?看来这里并不欢迎我们。”

  “似乎在门口晃过的那几个身影也是,刚才在门口出现的那个中年男子也是。”丹阳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凝神思考起来。

  “怎么了?”莫离问道。

  “没什么,”丹阳摇了摇头,“我们上去吧。明天再去别的地方找一找线索。不要告诉楠儿,这是她们不了解的世界,也希望她们永远不要知晓。”

  “好,但这件事情确实很令人费解。按说,襄阳城的人口失踪应该是紫鸢庄园的吸血鬼干的,但庄园已经存在那么久,如果真动手,没必要非等到现在?”

  “这个紫鸢庄主,好美,她居然就是后土仙族,就是吸血鬼的祖先,但是,总觉得她深不可测,似乎面纱背后还有一副面孔,好可怕。”丹阳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莫离搂紧了丹阳,“没关系,应该只有最早的后土仙族才会瞳术,瞳术类似与催眠,让人陷入到自己的情绪中不能自拔,你以后见面不要看她的眼睛。”

  回到襄阳城时已是半夜,玉楠已经入睡,襄阳城也沉入了平静。

  三日后,岘山的山顶,紫鸢临渊而立,旁边站着四个家丁。

  地上躺着四具尸体,獠牙外露,还有十五具遗骸,已经辨不清面目,“是他,”紫鸢指着其中的一具吸血鬼尸体,“是我庄园的家丁,饥渴下竟然袭击襄阳城的居民,又没有处理干净,产生了新的吸血鬼,”紫鸢指着另外三个吸血鬼的尸体,他们不受控制,不断袭击人,所以襄阳城中不断有失踪的人。这些人,”紫鸢指着那十五具遗骸,“便是被他们咬死的人。”

  莫离看着地下一字排开的尸首,襄阳城中近一个月前前后后共失踪了十八个人,有三个人变成了吸血鬼,其他的十五个人已经遇害。还有一个罪魁祸首,紫鸢庄园的家丁。

  “这件事情是紫鸢庄园没有管束好下人,但如今已经斩断后患,今后不会再发生。也算是有一个交代。”

  “这些人,曾经都是鲜活的生命,”丹阳喃喃地说道。

  紫鸢冷笑:“莫夫人想如何?还要紫鸢庄园的其他人抵罪吗?自古弱肉强食,不管仙族也好,吸血鬼也罢,都是在顶端,你可曾见过一只老虎因为吃了一只鹿而内疚?”

  “庄主误会了,丹阳没有此意,只不过替这些无辜消失的生命可惜而已。”丹阳迅速看了紫鸢一眼,垂下眼帘。

  “而且,老虎自然不会因一只鹿的生命而内疚,但也不会因为虎是强者,弱肉强食,世间就变成是虎的世界。所谓天地乾坤,万物皆因果,相生相息。”

  “万物皆因果,说得好!当年的仙族、妖族已然消失,如今是人族当道,但,谁又知道以后呢?”紫鸢笑眼如丝,看着莫离,“一个月后,我到琅琊山接秦箫回来,你可在?”

  莫离心中一荡,慌忙转移开视线,“在,一个月后,十月三十,我们夫妇在琅琊寺恭候庄主大驾光临。”

  临渊而立的紫鸢紫衫飘飘,满意地看着莫离躲闪的眼神,“好,后会有期。”说罢飞身而下,如凌波仙子,其余四人也牵着青藤纵身跳下深谷。

  “这个崖顶的青藤随后会消失,此间不会再有通往襄阳的路,”声音远远传来,转眼间,悬崖上的几条青藤被顺崖而上的蓝色火苗烧成焦黑,随后被拽下悬崖,消失了踪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