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溪边照影行,天在清溪底
百蜜一舒2020-04-01 22:242,565

  弦月升起,蒙古大营已经沉静下来,只有一个帐中还传出欢声笑语,玉楠、庆生与阿古拉、艾彦一起,围坐在地毯上的一个案几周围,案几上摆放着一个火炉,火炉中的木炭烧的通红,将架在上面的一只羊腿烤得焦黄酥脆,不时滴下的油落在木炭上,发出滋滋的响声,闪出耀眼的火苗。

  玉楠端起面前的马奶酒一饮而尽,冲着阿古拉笑到:“大个子,我给你存了西洋的葡萄酒,初尝有点苦涩,但入口回甘,且有一丝清香,与马奶酒初尝甘甜入口辛辣正相反,春天的那几瓶你没有喝到,秋日里又收了几瓶,就在冰窖中,等你来临安时喝。”

  “三公子,等我们打到了临安,你带我去游西湖尝美酒。”听了一下午玉楠描述的临安美景,艾彦两眼放光,兴奋地说道。

  听了艾彦的话,玉楠缓缓放下酒杯,阿古拉只默默用小刀割了一块羊腿肉,放在玉楠面前的盘中。而庆生消除了惊惧之后,喝了几杯酒已经昏然入睡,趴在了桌子上。

  炉中的木炭变得黯淡下来。

  “其实,商无国界,我们沈家经商数年,从不问政事,所以无论鸿运来背景如何,不论你是阿古拉还是孟远山,都是大个子,但我们毕竟是宋人,如果面对入侵来犯的大蒙,总还是会有些许不同。”玉楠拿着酒杯,看着盘子的羊肉。

  “如果,现在驻扎襄阳城外的不是蒙古官兵,而也是汉人呢?唐灭隋,赵祖匡胤又灭了南唐,不都是改朝换代吗?可有不同?”阿古拉轻轻将孜然洒在羊肉上,“这孜然放在羊肉上能除膻去腥,可惜你不吃辣,要再加上辣椒末,味道更佳。”

  说罢,阿古拉用铁箸将木炭挑开一些,炉火重新变得旺盛。

  玉楠思虑片刻,笑了,“与我而言,并无不同,所以,大个子,你解开了我的困惑。”阿古拉望着玉楠,跳动的火焰在玉楠眼中闪动,复又黯淡下来,“只是,对乐辰而言,也并无不同。你们俩终究是两个阵营里的,无论汉蒙。”

  “不想了,今日一聚,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阿古拉爽朗一笑,端起酒杯,“玉楠,尽快回到临安,忘了战争,忘了我和乐辰此刻的站前对峙,回归到快乐祥和的生活中,只需记得我们三个的狼熊狐组合曾经要称霸武林的雄心,就可以。”

  玉楠看着阿古拉放在一侧的长刀,棕色的熊头十分细致地绑在刀柄上,看得出刀主人对它的牵挂和珍惜,当时的江边,也正是因为这个熊头,才让玉楠最终确认蒙古军官阿古拉的身份。

  忽然阿古拉拿起长刀,横于胸前,转身面对帐篷的大门,神色紧张。“艾彦,你带玉楠退后。”艾彦虽不明所以,但多年来的遵从让他拉着玉楠起身,缓缓向帐篷的另一侧退去。

  门帘缓缓掀开,一玄色衣衫的人闪了进来。

  阿古拉跳跃而起,举刀砍向来人。

  来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侧身避过刀锋,伸手握住阿古拉的手腕。

  “你是谁?“阿古拉用力要挣脱被抓住的手腕,但却纹丝不动,阿古拉向来人挥出左拳,来人伸出手掌,挡住了袭来的左拳。

  僵持中,阿古拉胸膛起伏,忽然间衣衫片片碎裂,一只巨狼出现,两只前爪被来人握在手中,巨狼张开嘴,锋利的牙齿冲向不速之客。

  玄衣人慌忙松手,将巨狼向后推向推去,巨狼腾空后站定,缓缓退后几步,挡在玉楠身前,一直龇牙盯着门口的不速之客

  这一切几乎发生在瞬间,艾彦吃惊地张大嘴,刚要叫出声,就被玉楠捂住了嘴巴,“不要叫,是远山,他变成了狼。”

  来人站在门口,看着巨狼,神情淡然,眼中波澜不惊,深水澹澹。

  “蒙古族中,果然还是有狼人,沈二小姐,也果然不简单,千里奔赴襄阳的故人,不仅有关注吸血鬼的襄阳守军,也有围困襄阳的狼人。”

  “云老板?你怎么会来到军营?”玉楠吃惊地看着来人,又看了一眼变成狼人的阿古拉,“你是吸血鬼?”

  云无翊似是赞许地看着玉楠,点点头,“果然很聪明。”

  “怪不得。”玉楠瞬间明白,难怪初见云无翊时觉得像极了莫离。“那夜铁匠铺中的黑影,是你?”玉楠看着云无翊。

  “对,”云无翊笑,“你们两个,本事不大,胆子倒是不小,居然就敢闯吸血鬼的老巢。”

  玉楠上前两步,轻轻抚摸着巨狼的脖颈,“大个子,他不会伤害我们的。”巨狼在玉楠的抚摸下宁静下来,狰狞的目光变得柔和。

  云无翊饶有趣味的看着玉楠与巨狼,“这一趟来襄阳,还收获颇多,没想到这么热闹。”

  玉楠心念斗转,想必是云无翊跟踪到了江边,看到了一切,“你既已在铁匠铺出手,为何不在江边那个时候救我,而在这个时候来?”

  云无翊落寞一笑,“一来,这位狼人小朋友既是沈二姑娘故人,呵护之心,不惜同向倒戈,我又何必搅了他这番心意。”

  听到此话,玉楠不禁面上一红。

  “二来,我当时本就没打算救你。”

  避开玉楠有些慍怒困惑的目光,云无翊探究地看着巨狼,“他应该位高权重,护你周全自是不难,要不然也不会同意回大营,只是,现在襄阳城中越来越有意思了,我想,到蒙古人的大营里也看看,是否一样有意思,顺带着看看你。”

  “你!”玉楠气结,忽然想起一事,“襄阳城怎么了?那些铁匠铺里的人确定是吸血鬼吗?可还是和普通吸血鬼有所不同啊。”

  “的确有差别,我开始也不确定,直到今天晚上,看到他们被催眠,才明白,你们所看到的都是被催眠的吸血鬼。”

  “乐辰知道吗?”

  “那个小朋友?他应该不知道,所以我现在来,想带你一起去见见他,你们应该知道更多的事情,也正好解我心中困惑。”

  玉楠点点头,“好、我随你去。”

  巨狼却挡住玉楠,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知道,你想让我赶紧回去,远离危险,”玉楠的手在巨狼硕大的头上轻轻揉搓着,巨狼点点头,“但现在的情况特别危险,襄阳城三个铁匠铺有近百个伙计都变成了吸血鬼,他们的战斗力那么强,整个襄阳城都会有危险,但乐辰还不知情,你说我怎么能安心回临安?你肯定也不希望乐辰遇到危险吧?”

  巨狼低声呜咽着。

  “我答应你,告诉他以后我肯定离开,乐辰本也是要我离开,本来今天就是要和你道别后回临安的。”

  巨狼没有再呜咽咆哮,只是垂下头,轻轻侧过身,正好让玉楠过去。

  “谢谢你,远山。”玉楠忍不住拥抱住巨狼的脖子,“后会有期”,说罢额头在巨狼毛茸茸的额头轻轻顶了一下,转身随云无翊走出了帐外。

  而帐内的巨狼低声呜咽,似有千回百转的柔情。

  云无翊背着玉楠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行云流水地从蒙古大营回到襄阳城内乐辰的屋间,屋内,却还有两人。

  云无翊呆立当场,曾经澹澹无波的双眸中闪现出波涛汹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