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绿杨烟外晓寒轻 红杏枝头春意浓
百蜜一舒2020-07-10 18:453,300

  咸淳二年,春。

  临近清明,临安郊外的茶园已经郁郁葱葱,由于今年入春早,第一茬的茶叶已经结出了嫩芽,茶山上,忙碌的茶女们在采集着茶芽,半山腰上,一个小院落中,两个中年人和一个少年围坐于桌前,一旁的火炉上架着壶,壶中的水开了,冒着酽酽的雾气。桌上放着三个茶杯,嫩绿的龙井茶叶漂浮在温润青翠的茶水中,冒着丝丝热气。

  金管家身材瘦削,满脸的精明,端起茶杯,含笑说道:“包老板,孟公子,请”,说罢一饮而尽。

  包老板年约四十,身材敦实、胖胖的脸上,一双眼睛几乎笑成了一条缝,将茶一饮而尽。

  少年十四五岁,高大健硕如苍松般,剑眉星目,笑起来一口雪白的牙齿,仿佛带着春日艳阳的温暖,端起茶杯,“金老板请,包叔请,”说罢喝了一口,含笑放下茶杯。

  “金老板,今年,你们沈家的明前茶还是给我们二百斤,由鸿运来包销到北方?”胖胖的包老板。

  “这个好说,合作这么多年了,还是老规矩,”金老板笑着说道,“不过,今年的产量不比往年,二百斤恐怕是不够,给包老板一百斤如何?”

  笑容凝固在包承兴胖胖的脸上。

  “今年,雨水充沛,气候温暖,龙井的味道要比去年醇厚很多,”少年凝视着杯中的茶水说道,转而看向包承兴,“包叔,顾三公子还约我明日去他家去品茶呢。”

  金大同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顾家的茶哪里比得上我们沈家,我们沈家的茶山在整个半山腰,日照适中,最适合龙井的生长,整个临安,就属沈家的龙井最好了。”

  包承兴带着诚挚的笑意点点头,“是呀是呀,所以这么多年我们鸿运来销的都是沈家的茶叶,这忽然少了一百斤,好多老主顾可怎么办呢?总不能让客人们去喝别家的龙井,养成了习惯,就品不出沈家龙井的甘甜了。”

  金大同勉强笑着,“金老板真是体恤我们,那这样吧,我想办法再挤出一百斤给包老板,不过茶叶就得后日再交了,工人们也得加班采茶炒茶不是?”

  “那我先谢谢金老板了,”包承兴的眼睛已经完全笑成了一道缝隙,然后转头看着少年,笑容瞬间消失,“远山啊,明日就不用顾三那里品茶了,免得坏了口味。”

  “是,包叔,听您的。”叫做孟远山的少年恭敬地点了点头,将杯中剩余的茶一饮而尽。

  “现在真是后生可畏啊,孟公子年纪轻轻,才随包老板来了临安两年,就已经能品出两年茶叶的区别,佩服佩服啊,老包,这么下去,咱们这帮老菜帮,可以提早退休喽!”金大同一边倒着茶一边感概。

  “金老板过奖了,晚辈跟前辈要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孟远山将茶水饮尽,“包叔,金老板,你们先聊,我出去走走?”

  包承兴挥挥手,“去吧,别陪我们两个老头子,好好去欣赏江南风景吧,我们北方现在还枯黄一片呢。”

  孟远山走出茶屋,缓步向山下走去,三月的江南已是绿意盎然,满眼的绿色伴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一阵喧闹声由远及近,打破了宁静,五个宋兵醉醺醺地走过来,孟远山站在路侧,让几个人摇摇晃晃地过去,然后接着往山上走去。

  翠绿色中一片白云飘过来,越来越近, 一个人身着白衣骑着白马,从远处的道路飞驰而来,一个瘦弱苍白的少年骑马从孟远山身边经过,向龙井坞的山上疾驰而去。孟远山看着白马俊美的身姿不禁心中赞叹“好马”。

  忽然一阵马的嘶鸣声,孟远山回头望去,原来那五个宋兵占据在路中央,旁若无人踉跄地走着,白衣少年生生勒住了马,才没有撞到几个人。

  少年下马,牵着马想从这几个的侧面过去,但不知道这几个宋兵是故意还是喝得太多了,少年几次想过去的时候,都有人恰好挡在了白衣少年的面前。

  少年说道:“几位军爷,借过一下,在下有急事。”

  醉醺醺的几个宋兵恍若未闻,依旧一字排开横在路中间,一个为首的转过身,指着白衣少年骂道:“老子他妈的就不让,滚远点!”

  白衣少年的背影在五个横冲直撞的士兵中显得孤单瘦弱,白马打着响鼻,四蹄不停地踏在地上,孟远山连忙跑上前,挡在白衣少年身前,白衣少年只到孟远山的肩头,一双清澈明亮的眼中隐含怒气。

  “军爷息怒,如此春光如此景色,千万不要生气,此处是茶坞所在,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几位爷顺道而下右拐,有一个茶舍,去那里品品明前的龙井,解解乏。”说着,将几块碎银子放入那个骂人的宋兵手中。

  那宋兵掂了掂手里的银子,斜睨了孟远山一眼,“算你小子懂事儿,兄弟们,喝茶去!”

  “这边这边,”孟远山扶着宋兵,指着山脚的方向,“从这里走下去,到头了右拐,那里的茶非常地道。”几个宋兵顺道而下。

  目送这些人走远,孟远山长吁一口气,一扭头,白衣少年却已经翻身上马,“大个子,谢了!”说罢仍过来一个物件,绝尘而去。

  “小……白……马”孟远山张口叫了几个名字,终觉得不妥,“大个子?居然这么称呼我,帮他解了围,居然一点谢的诚意都没有”,孟远山郁闷地打开刚才接住的物件,却是一个白色的荷包,柔软细腻的白色绸缎上面绣着一朵粉色的荷花,栩栩如生,里面有一些细碎银子,孟远山更加生气,“当我是叫花子吗?”忽然荷包传来幽幽的香气,孟远山不由的愣住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孟远山已经没有了赏景的兴致,叹口气,缓缓往回走去。一会功夫,半山腰沈家的茶屋已经触目所及。

  忽然,一骑白马从身边飞驰而过向山下奔区,仍是那白衣少年,孟远山大喊:“小白马!等等!”

  白衣少年马不停蹄,声音远远传来:“大个子,今天我有急事,后会有期,定有重谢!”

  孟远山回到茶屋时,包承兴已经和金大同商定好了茶叶的一应细节。傍晚二人回到了临安城中心的一个小院落中,这是两年前孟远山初次来到临安时选定并买下的院子,不大,只有三间房,但地处闹市且闹中取静,比住在客栈要方便很多。

  “今年茶叶丰收,沈家又多了几个大主顾,昨日同顾三喝茶时已经得到了证实。咱们同沈家交易颇多,互有买卖,他们不好涨咱们的价格,但涨一涨新主顾的价格自是可以的,所以金老板要减少供给咱们鸿运来的茶叶。”孟远山一边摆弄着那个白色荷包,一边与包承兴分析,“但如果我们买了一半顾家的茶叶,以后有可能就会越买越多,这个风险,金大同也还是不敢冒的,所以他最终肯定会减少新主顾的供应来满足我们。”

  “远山,老爷让你多多历练,增长见识,你小小年纪,已经如此成熟老练,看来很快就能担当大任了。”包承兴由衷地赞叹。

  “包叔过奖,我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还需要包叔多多指引,爹让我多来南方,多体验多感受,一定是有深意的,我跟着包叔学就可以。”孟远山十分谦逊,“后日茶叶到了,包叔先带人回去,我在临安再呆些时日,周围转转。”

  “好,阿福和阿满留下来陪你。”

  孟远山点点头,看看把玩着的白色荷包,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那个白衣怒马的少年。

  第二日午后,包承兴和孟远山来到西湖边的楼外楼,窗外的西湖波光粼粼,灰色断桥旁是如丝绦般垂落的翠绿杨柳,和湛蓝的天空融化在一起,潋滟四方,孟远山喝着温热的女儿红,不由得感概:“见惯了大漠孤烟直,却没曾想这种如画一般的小桥流水也别有一番韵味。”

  包承兴笑笑,“公子有如此雅兴,我这般粗人,只知道这风景真是好看!不过呢, 我还是喜欢北方的广阔。 ”说着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二人酒饱饭足,离开楼外楼,走到门口处,一群人簇拥而来,其中一个少年伴着一位少女稍慢于众人,少年瘦削挺拔,如翠竹般俊逸,在说着什么,少女一袭湖蓝色纱裙,低头倾听,只看得到嘴角的一抹笑意,一对璧人与孟远山擦肩而过,一阵幽香袭来,孟远山猛地站住脚,回身叫道:“小白马!”

  湖蓝色纱裙的少女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孟远山,眼神清澈透明,片刻叫道:“大个子,居然是你。”

  说着,少女将那个如修竹般的少年拉回来,“乐辰,就是他,我昨天去龙井茶坞拿茶叶时遇到几个无赖兵痞,大个子替我解的围!”

  叫乐辰的少年斜睨了少女一眼,“又骑马瞎跑!”然后对孟远山一辑,“多谢壮士出手,替舍妹解围。请教壮士姓名,好容日后报答。”

  孟远山错愕片刻,没想到那个白衣怒马的居然是这个如水墨画般的女子,但面对彬彬有礼的乐辰,孟远山回了一辑,说道:“乐公子,我叫孟远山,报答就不必了,举手之劳不言谢。”

  少女笑了,“我叫沈玉楠,既然我们有缘,那以后就常来常往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