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浮天水送无穷树,带雨云埋一半山
百蜜一舒2020-06-23 22:392,438

  莫离不断咳出鲜血,但抓住紫鸢的双手却丝毫没有放松,紫鸢想要挣脱出来,却如同被铁箍箍住一般,动弹不得。紫鸢眼神愈加冰冷,“是你找死,怪不得我!”说着微微吸口气,力量已充盈在双掌之间,紫色衣衫荡漾飞起,飘落的雨丝已经被这股蓄势待发的力牵引的变了方向。这一掌若击到莫离身上,莫离会被震碎心肺,必死无疑。

  忽然间,消失不见的云无翊出现在紫鸢身后,双掌击向紫鸢,紫鸢的双手被莫离握住,无法躲闪,于是瞬时间将蓄势待发的力道卸向后方。云无翊跃起躲过,从右侧袭向紫鸢,张开牙齿咬在了紫鸢的下颌及颈间,然后挥掌击向紫鸢,而莫离同时松手,二人并排疾速后退。

  “混账!你疯了!咬我又有何用!”紫鸢暴怒,退后数步。

  云无翊关切地看着莫离,莫离缓缓摇摇头,“我没事。”转头看向紫鸢,眼中浮现出一丝悲悯。

  暴怒下的紫鸢刚欲冲上来,忽然停步,伸手摸了摸被咬伤的伤口,变了脸色。

  被云无翊咬伤的下颌与颈间有一道深深的伤口,但却未像以往受伤那样很快愈合,宛若新生,而是被深深地撕扯开,鲜血不断地滴下。

  “你到底是什么人?”紫鸢注视着云无翊,声音微微有些发抖。

  “你的伤口,不会愈合,而是会不断溃烂扩散,直至心脏被损,停止跳动,这就是狼人的牙齿对吸血鬼的毒。”云无翊看着紫鸢。

  “当年,师父被狼人咬伤右臂,伤口一直溃烂扩散,最终不治身亡。”莫离看着雨中的紫鸢,紫色的身影在雨中显得孤单赢弱。

  “你为什么会有狼人的牙齿?”紫鸢恨恨地盯着云无翊。

  “天意吧,”云无翊苦笑着,“我拥有了这些,但失去了挚爱。”

  “天意?”紫鸢忽然觉得一阵疼痛,忍不住摸着自己的脸颊,却只看到满手的鲜血,“我的脸,我的脸怎样了?是不是很丑。”紫鸢素来爱惜自己的容颜,忍不住满脸惊恐。

  莫离与云无翊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紫鸢。雨已经渐渐小了,雨水混着鲜血顺着紫鸢的脸颊颈间滑落下来,落在地面上晕开,如盛开的玫瑰,鲜艳妖异。

  紫鸢忽然纵身扑上来,云无翊挥拳,莫离提剑,共同刺向紫鸢,紫鸢被二人合力击中,如紫色的鸢尾花般翩然倒下。

  紫鸢倒在地上,嘴角沁出一丝鲜血,看着胸口的剑,苦笑道:“莫离,你可知当年秦箫为何出走?”

  莫离摇了摇头,“师父一直不肯提及过往。”

  “只因我起了妄念,想要吸血鬼君临天下,我们大吵一架,他负气出走。”

  “原来,那个时候,你就有此意。”

  “这些年,我依着他的意思,一直等他归来,我想,不论他在何处,终能看到,终能回心转意,只要有他,一切都不重要,但没想到却等来了他再也回不来的消息。那我又何必信守诺言呢,”

  “难怪,那个时候师父不肯说出过往,他应该清楚你若知道他故去了,必会再起妄念,所以宁可孤单离开。”

  紫鸢苦笑,“我妄念再起,却没想到会灰飞烟灭。不过,这样也好,终于可以去见他了。”

  丝丝落下的雨滴落下,紫鸢凝视着雨雾,喃喃说道:“秦萧离开的那天,也是一样的微雨,他的身影就是这样消失在雨雾中,再也没有回来。难道,是我错了吗?”紫鸢眼角一滴泪水低下,闭上了双眼。

  雨已经停了,莫离默默看着倒在地上的紫鸢,放出了三只黄色烟雾的箭,那是通知大家撤离的信号。

  夜霜的手掌带着风声砍向玉楠,如利刃一般,手背上还带着被玉楠的桃木剑刺伤的血迹。

  玉楠挥剑抵挡,砍向袭来的手掌,袭来的掌刀改变了方向,躲过木剑,再次向玉楠袭来。

  一人滑行而至,伸手架住夜霜的掌刀,跟在夜霜之后的耶律齐看到来人,瞬时冲上前去,一掌击向来人,来人伸出另一只手挡住耶律齐的攻击,夜霜耶律齐的合力攻击迫使来人退后数步。

  “姑姑!”玉楠喊道。

  “楠儿,快走。”丹阳拼力抵挡住二人的攻击之势向玉楠喊道。

  此时,三只黄色烟雾的箭呼啸着升上天空,一刻后,四周的火炮火箭就要攻击西南城,消灭残余的吸血鬼了。

  “要走一起走。”玉楠手持木剑再次击向夜霜,夜霜冷笑,身影鬼魅般闪过丹阳,冲向玉楠,一柄长枪挡住了夜霜的手掌,又一个人影挡在了玉楠身前。夜霜的手掌劈碎了长枪,在来人身上从右肩到左腹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血流如注,但来人却死死挡住夜霜的手臂,阻挡她前进的脚步。

  “玉楠,走!”乐辰架住夜霜的手臂,拦在玉楠身前。

  丹阳一手挡住夜霜,一手挡住耶律齐,乐辰抵挡住夜霜,将玉楠堵在身后。几个人僵持着,但乐辰与丹阳已经逐渐抵挡不住耶律齐与夜霜的攻击。

  “乐辰,你松开!”玉楠拼命想冲上前,但乐辰一手抵住夜霜,一手在身后死死挡住玉楠。

  夜霜看着挡在玉楠身前的乐辰,眼里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温柔,“当年,姐姐就是这样挡在我的身前。”不由得手下用力稍减。

  看着慢慢逼近的耶律齐,丹阳大声说道:“耶律,当年的飞燕公主替浑坦挡了一剑,为浑坦而死,她说,没有浑坦的永生和青春永驻,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她宁可死也要浑坦活!”

  耶律齐眼中痛苦之色闪现,手下力道微滞。

  “飞燕临走时对浑坦说,一诺一世,如果有来世,记得他欠的,一定要还!”

  耶律齐颓然放手,仰天长嚎,“飞燕,你好傻!”

  丹阳趁势全力向夜霜击出一掌,夜霜被击飞出去,乐辰浑身鲜血,但依然站着,紧紧握住玉楠挡住前面。

  一只巨狼飞奔而来,,扑向了倒在地上的夜霜,一番撕咬后,夜霜已不再挣扎。

  巨狼跳向乐辰与玉楠,关切地望着。

  “你是大个子?”玉楠问。

  巨狼点点头,乐辰轻轻呼出一口气,向后倒向玉楠,昏迷过去。

  巨狼看向一侧的耶律齐,作势欲扑,丹阳忽然说道:“远山,等一下。”说完向耶律齐伸出手说道:“跟我走吧,去见一见浑坦。”

  耶律齐迟疑着。

  “有什么恩怨,见了面再说。”丹阳的手定定的向耶律齐伸开,耶律齐握住了丹阳。

  巨狼走到乐辰身边,屈膝趴在地上,看着玉楠,轻声呜咽,玉楠擦掉眼角的眼泪,将乐辰扶在狼背上趴好,自己也坐在狼背上,“乐辰,大个子带我们回去了。”

  巨狼站起身,随丹阳向北飞奔而去。一发发炮弹落在了身后的街区,燃起了熊熊大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