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百蜜一舒2020-05-29 17:362,882

  转眼间已是春节将至。

  紫鸢山庄被彻底消灭后,襄阳城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损毁的西北城逐渐恢复了往日的风貌。

  蒙古狼人军团撤离后,宋蒙两国又变成了敌我对峙,所不同的是,元军没有再攻城,而是调来了大批技师,忙于进行军械的改造。

  襄阳城外的榷场开张了,客商熙熙攘攘,整个荆襄战场,竟恍若太平盛世,只有襄樊两城上的排排火炮与全副武装的士兵,还有襄江远处戒备森严的元军军营,才让人想起这里还依然是战场。

  铁甲军也在逐步恢复中,只是,少了很多的将士,也包括乐辰。

  乐辰被夜霜的掌刀贯胸划过,伤了肺腑,且右臂伤的极重,已经无法再使枪,这样的状况已经不适于在前线作战,在吕文德的举荐与坚持下,乐辰回到了临安,担任军中的武术教习。

  已近黄昏,夕阳斜斜照下来,乐辰背手而立,迎着夕阳,眺望着落日余晖下的远处,那里是襄阳的方向。身后传来脚步声,玉楠带着小红走进院子中,小红手里捧着一个罐子。

  乐辰转身看着二人,不由得捂住肚子,神色凄楚,“能不能不要再给我煲汤了,已经快变成药罐了。”

  玉楠笑看着小红,“小红一定要做给你的,你可不知道,她专门向沈氏药铺的姚师傅讨到的药方,费了好大的力气,姚师傅的倔脾气你是知道的。所以,你一定要把这汤喝完,才能不辜负小红的一番苦心。”

  小红面色一红,“辰少爷,这汤药一定要坚持吃五副,每副七天,才能有效果,姚师傅说了,对心肺五脏的调理是特别有效的。你已经吃了三副了,再坚持一下,就可以了。”口气里带着坚持,但更多的则是哀求。

  “唉,”乐辰无奈地端起小红盛好的汤碗,皱着眉头喝下,“玉楠,她在家也是这样对你的吗?”

  玉楠斜睨小红,“哪有,只有对她的辰少爷才无微不至细心呵护,有时候我都会很恍惚,小红到底是你家的还是我家的。”

  小红的脸更红了,“少爷小姐不要取笑我了,我就是想辰少爷快点恢复,他是咱们的大英雄呢。”

  “英雄?”乐辰用力握了握右手,笑了笑。

  玉楠看着乐辰,小心翼翼地问道:“手,怎样了?”

  “姑姑说,这一刀伤了右臂的经脉,长枪这么长的武器,恐怕不太容易再运用自如。”

  玉楠轻轻扶住乐辰的右肩,“还疼吗?”

  乐辰摇摇头,拍了拍玉楠的手,“早就不疼了,有这么好的大夫,再加上这么好的护理。长枪不能使、可以换成刀,换成剑。姑姑给的剑法,我已经在开始修习了。”

  玉楠欣慰地笑了,“那就好。别着急,等完全恢复了再练。我相信你。”

  沈府中,沈明德看着匆匆而归的玉楠,沉思良久,对沈秦氏说道,“咱们明日去乐家一趟,这两个孩子的事情,需要有个交代。”

  沈秦氏点点头,“好,乐辰是个好孩子,那么危险的时候就生生的挡在玉楠面前,刚回来时的那次发烧吓坏了我,以为这孩子就此保不住了,那么昏迷着,还一个劲儿地说,让玉楠快跑。”沈秦氏说着擦了擦眼角。

  “是,辰儿对楠儿的情谊任是谁都看的出来,乐家不愿提,怕人说是趁人之危,挟恩以报,但咱们沈家不能不懂事。”

  “两个孩子自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也是很般配。”沈秦氏露出慈母的微笑。

  腊月十八,传出了乐家大少爷乐辰与沈家二小姐沈玉楠的婚讯,一个是少年英雄,一个是商界美女,郎才女貌,一时间成为了临安街头巷尾传颂的一段佳话。

  婚礼定在二月初八,一个万事皆宜的好日子。婚期已定,玉楠依然如往常一样,往来与沈府和乐府之间,带着小红,和小红每日熬制的汤药。

  乐辰每日都是万分痛苦的喝完汤药,愁眉苦脸地看着药碗,“似乎,越来越难喝,而且,每一天的难喝还不一样。”

  玉楠笑,“那是自然,每一副方子里面的药量,在每天都有微微的调整,七天内调整完,所以,小红每天都要给你配新的药方熬新的药,每一天的味道也会有不同。”

  乐辰看着小红,眼里闪过一丝感动,“难为你了,小红。”

  小红脸一红,“没有,辰少爷客气了。”说着低下了头。

  乐辰看着玉楠,玉楠的脸上有一丝倦容,“你每天忙完了生意还要跑过来,太辛苦了,以后让小红来送药就行,你别每天跑来跑去的了。”

  “还好了。”玉楠笑笑。

  “玉楠,从襄阳回来后,你就一直在忙,忙着照顾我,还要兼顾沈家的生意,你太累了,我希望婚礼上是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

  “怎么,是嫌我丑吗?”玉楠笑着抚摸着脸颊,笑颜如画。

  乐辰凝视着玉楠,漆黑的眼底深不见底,“玉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姑娘。”

  因为临近年关,商铺的事情确实很多,玉楠也听从了乐辰的建议,不再天天往乐府跑,而是让小红直接住到乐府,方便熬药,免得奔波。每隔两三天,玉楠过去看看乐辰。

  这一天,商铺的事情比较少,第二天就是小年了,玉楠早早地做完了商铺的生意,走出沈府。

  天色尚早,斜阳落下,冬季的临安隐隐有种春季的温暖,玉楠缓缓在街中走过,不知不觉来到了西子湖畔。

  临近春节,湖面上已经没有了游船,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显得空旷寂寥。玉楠身披一袭银白色的斗篷,站在岸边,湖面上一艘游船由远及近,停靠在岸边,艄公探究地看着玉楠,“小姐可是要坐船?如果坐,小老儿可以再跑一趟。”

  “好啊,难得这么清静。”玉楠略迟疑后,走上船,已经很久没有荡舟西湖了。

  船静静地在湖面划过,艄公燃起了炭火,煮了一壶茶,水波荡漾,暖暖的阳光洒下来,像极了春日时曾经无忧无虑的时光。

  艄公悄悄打量玉楠,“小姐是本地人?大过年的孤身一人来游西湖?”

  “本地人,偷得浮生半日闲,未曾想还会有船,船家又怎会一人?”玉楠斜睨船家,船家五十多岁年纪,黝黑的脸上满是沧桑。

  “我是孤家一人啊,所以大过年的在哪里都一样,还不如泛舟湖上,还有水鸟,野鸭相伴,省的孤单。”

  看着玉楠疑惑的目光,船家自嘲一笑,“以前不是的,我还有一个贤良淑慧的妻子,只是这些年一直未能生育,我怨她,常常恶语相向,还常常不归家,但她也不怨我,只是默默守着这家,守着这船,两年前,她积劳成疾,去世了,我才发现她的好,只是,一切都错过了,再也回不来了。”

  玉楠默默地倒了一杯茶,递给船夫,船夫接回来一饮而尽,眼角泪水一闪而逝。

  “世间又有多少事情,不是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玉楠坐在船上,看着静静流淌的水面,曾经的无忧无羁,曾经的青春欢笑还有曾经温暖的少年都错过了。

  日暮西山,玉楠上了岸,贪恋地看了一眼落日余晖下的西湖,毅然转身离开,身后,轻柔荡漾的水波越来越远。

  来到乐府,小红在院子一角默默垂泪,石台上放着药罐,看着玉楠,小红如遇救星,“小姐,你劝劝辰少爷,他不肯喝药。”

  乐辰的屋子里亮着灯,玉楠轻轻敲门,传来乐辰不耐烦的声音,“不是说不喝了吗?”

  “乐辰,是我。”

  门迅速打开,乐辰几分欣喜地看着玉楠,“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如何知道你居然不肯吃药啊?”玉楠有几分嗔怪。

  乐辰有些赫然,曾几何时,自己的任性胡闹都留给了小红,那个宽容自己善待自己的小丫头。而以前刁蛮任性胡闹的玉楠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善解人意,自己在玉楠面前却不再跳脱飞扬而变得沉稳内敛,两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襄阳而归订了婚后,似乎改变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