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高歌谁和余?空谷清音起
百蜜一舒2020-04-16 22:214,468

  二人一跃而起,疾如风,在箭阵中穿行闪避,避不开的箭则直接拨开,“小心!箭上有火油,”莫离沉声说道,火油沾到身上极难清洗,遇火易燃,吸血鬼怕火,被普通兵器伤到后可马上复原,但被灼烧后却难以复原。莫离迅速脱下外袍,一手拽住丹阳将丹阳隐于身后,一手将外袍抡开,扫落射来的箭。

  一人立于箭雨之后,看着穿越而来的二人,冷冷说道:“二位难道不知道紫鸢山庄不欢迎外人吗?何必如此执着?就不怕回不去吗?”

  正是那日送他们出去的侍女,姣好的面容中带着肃杀之色。

  一阵缥缈的琴声传来,女子听后面容微变,“二位随我来。”转身向山庄深处走去,莫离丹阳紧随其后。

  琴声夹杂着风声,断断续续传来,不多时,二人跟随女子来到一处庞大的圆形建筑前,房屋的屋顶呈半圆形,一直延伸下来,犹如一个巨碗倒扣在地上,门上的牌匾上写着“琴庐”两个字,门虚掩着,琴声从屋内传出。

  女子在屋前止步,未作声,似乎不忍扰了琴声,只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莫离丹阳四下扫视,携手走进琴庐。

  屋内,不枉“琴庐”的称谓,陈列摆放着各种古琴,在窗前一侧的桌边,一紫衫女子垂首弹奏,琴声逐渐低沉下去,屋内变得寂静无声,片刻,紫衫女子抬头,是紫鸢,紫纱覆面,眼神清冷,向丹阳莫扫视一眼后,复又低头弹奏起来。

  琴声悠悠,随着窗外若隐若现的月光流淌在屋中,莫离与丹阳一愣,对视一眼,分别在门旁的两架古琴前落座,伴着紫鸢的琴声一同弹奏起来。紫鸢抬眼望向二人,清冷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惊诧,而后一丝水氲浮现上来。

  丹阳与紫鸢的琴声相合,宛若两股清泉奔腾流淌,莫离弹奏的曲谱则低沉悠扬,宛若清泉的谷底,包容着奔腾汹涌的泉水于其中。

  曲终,良久,只余风声寂寥,门猛的被推开,打破了静寂。

  “少爷回来了?”门外守候的女子推门而入,带着惊喜,看到屋内的三人,由惊喜变为诧异,又变为失望。

  “夜霜,你忘了?少爷永远回不来了。”进来的女子失望地低下了头。

  紫鸢的声音冷冷传来,“当年,夜霜与她的姐姐暮雪都曾是秦箫的琴童,在天族诛杀吸血鬼时,暮雪没能躲过那一劫,只有夜霜活了下来,一直伴着我们。”

  这个传说,丹阳曾听狼人巴特尔说过,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久远的传说中竟有这样惨烈的往事。

  “最后,我们修炼成吸血鬼的后土族,幸存下来的也就剩十数人,在这里安顿下来后,这些年来,也有离开的,也有新来的。”紫鸢站起身,缓缓走到莫离的琴旁,轻轻拨了拨琴弦,“真是讽刺,当年曾经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天族,现在已经灰飞烟灭,而被诛杀的吸血鬼却永远留在了世间。”

  莫离站起身来,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紫鸢,造化弄人,冥冥中自有天意。

  紫鸢看着莫离,“这首高山流水,是秦箫教你的?他最爱这首曲子,在世时,与他合奏,却从未有过如此动听,配着低沉的曲谱,竟更有高山的意境。”

  “不是师父教我的,是认识师父以前学的。如果以箫和琴,箫声的低沉更能体现山的雄厚广阔,水的清灵澄澈,意境会更好。”莫离缓缓说道。

  “秦箫若地下有知,临走之前能有你这样的弟子,一定会很欣慰。”紫鸢看着站在门口的夜霜,夜霜眼中有几分激动,紫鸢忽然话锋一转,“你们为何未在琅琊山等我,却去而复返?”

  “因为,丹阳忽然想起,上一次我们夜访山庄时,曾在庄主门口遇到的中年男子,有可能是相识之人,想来确认一下,以免错过了故友。”丹阳谨慎地回答。

  “如此急切?过几日等我到琅琊山时再问不更好?何必现在巴巴的跑来?”紫鸢冷笑。

  “确实是思念故友之情迫切,请教庄主,那名男子的姓名?不知是否是丹阳的故人。”

  “中年男子?你问的可是耶律齐?”

  “果然是他,”丹阳与莫离对视一眼,“他现在可在庄院内?可否一见?”

  “他现在不在庄园内”,夜霜突然说道。

  “二位不如回琅琊山等候,到时候我会带着他一同前往。”紫鸢看着丹阳。

  丹阳与莫离对视一眼,莫离微乎其微地点点头,“那打扰庄主了,我们这就回去,等候庄主大驾光临。”丹阳说罢,滑步移到莫离身边,牵住莫离的手。

  夜霜身型微动,正好挡在琴庐的门口,目光越过莫离丹阳,望向站在屋中的紫鸢。

  紫鸢微微一笑,“夜霜,送贵客出园吧,别不舍这琴庐内的余音缭绕了。”

  “是,”夜霜垂下眼帘,转身走出琴庐外。

  莫离丹阳向紫鸢作揖告辞,“庄主,后会有期!”转身走出琴庐外。

  “二位若有意,可长留山庄,芸芸众生,知音难觅。”紫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谢谢紫鸢庄主美意,只是我夫妻已经住惯了琅琊山,就不打扰庄主了。”莫离的话音未落,一袭掌风已经从背后袭来。

  一个紫色身影鬼魅般冲过来,莫离与丹阳迅速松开牵着的手,同时回身迎向紫色身影。

  紫色身影双手如钩,分别击向二人,丹阳举臂挡住,强大的冲击之下,向后跃出一丈方才站定,莫离伸出手臂,架住紫鸢手臂,挡住了紫鸢的冲击之势,后退五六步终于站定。

  紫鸢的面纱掉落,一张脸孔美艳绝伦,“你们,很好,居然能接住我的一击。”

  莫离放下手臂,缓缓后退与丹阳并排站立,“是庄主承让了。”

  此刻,琴庐的周围已经围过来十余人,默默地站立在那里。

  紫鸢展颜轻笑,如夜空中群星璀璨,“都散了,别那么紧张,只是想试试身手而已。夜霜,送贵客出园。”说罢,转身返回琴庐。

  四周十余人瞬时消失不见。

  在夜霜的带领下,莫离丹阳平安来到了紫鸢庄园的入口,没有再出现来时的机关,两扇厚重的树木屏风从地下滑行打开,夜霜冷冷说道:“二位走好。”

  二人走出庄园,屏风在身后缓缓合拢,又宛如铜墙铁壁一般密不透风。

  “快走!”莫离牵起丹阳的手,“紫鸢功力奇高,我们不是她对手,趁着她还没改变主意。”二人飞奔而去。

  夜霜站在琴庐外,低头询问:“您为何放他们离开?他们似乎知道些什么。”

  “也许是因为秦箫,也许是因为那首高山流水”,紫鸢的声音幽幽传来。

  “但,如果他们到襄阳,会不会影响我们的计划?”夜霜有几分担忧。

  “刚才试了他们,我用了八成功力,二人虽不弱,但不足惧,又是同类,坏不了我们大事。现在箭已上弦,局已布成,任是谁都阻挡不了后土一族君临天下。”紫鸢冷笑,琴声响起,金戈铁马之声从琴庐内传出。

  肃杀的琴声中,一个身影飞奔而来,“庄主,出事了!”

  随着一声琴弦断裂的破空之声,琴声截然而至,“耶律齐,出了什么事?”

  悬崖之上,莫离砍断了青藤,拉着丹阳向襄阳城疾驰,悬崖之上的青藤向崖底掉落下去。

  襄阳城内,火光闪烁,宛若白昼。

  蒙军大营,已经恢复过来的阿古拉看着依稀可见的襄阳城,神色凝重,回头吩咐艾彦,“你明日一早找一个人假扮玉楠坐在车上,原路返回到江边,让庆生尽快离开襄阳。”

  襄阳城北军营的议事厅中,吴猛站在房间中央的襄阳城沙盘旁,眉头紧锁。

  “形势有那么危险?”

  玉楠点点头,“极危险。”

  一个时辰前,乐辰与玉楠、云无翊到达了城北的铁匠铺中。

  襄阳城内的异常情况已报知吴猛,上报吕文德。城内调动了可以加入战斗的人员,严阵以待。地下的枪械库已经准备成临时的地牢,只要将这三处的异常人员关进去,至少可缓解暂时的危险。

  城北的铁匠铺离军营最近,三人带了五十余人最先到达,其余的两队人马也分别向城南与城西的方向进发。与守候在外面的小队人马汇合后,云无翊粗粗扫了一眼队伍,大概有将近百人,“以四敌一,还好,趁着睡梦中动手。”

  士兵们准备了牛筋绳,沾了水,极其坚固,且越挣扎捆的越紧,很适于捆绑被催眠的吸血鬼。

  乐辰翻墙入内,打开了铁匠铺的大门,众人在夜色的掩护下鱼贯而入,后院寂静无声,铁匠们仍在睡梦中,这些士兵训练有素,四个人成一组,围在一个熟睡的铁匠旁,两人分别按住铁匠的胳膊,一人拿绳索捆住铁匠,另一人在旁守候,一切进行的井井有条。

  寂静中,靠近窗户的铁匠忽然睁开了双眼,呆滞的眼神看着面前手拿绳索的士兵,发出嗬嗬的怪叫,扭动着想要挣脱被按住的双手。

  怪叫声中,一个身影如鬼魅般从院外的围墙上飘然而至,阴厉的眼光扫视屋内,似是明白了什么。云无翊此时正站在屋中央,看到滑行而来的人,吃了一惊,没想到铁匠铺的外面居然还有埋伏的吸血鬼伺机而动,紫鸢山庄对整个襄阳城的布局竟如此天衣无缝,志在必得。

  云无翊挥掌击向来人,来人滑行躲过退出屋外,冷冷一笑,将手中的一个物件放于嘴边,霎时间响起了竹哨凄厉诡异的声音,穿透了夜空。

  云无翊听到哨声一震,“乐辰,赶紧把捆好的人带离这里,押到地牢,警惕没捆好的铁匠,防止苏醒,必要时杀了。”说话间,云无翊已经冲向屋外的吸血鬼。

  此时窗边的铁匠,听到竹哨声后,停滞了片刻,呆滞的眼神逐渐变得血红,手臂一挥,将两侧的士兵竟然甩了出去,接着忽然转身将身后的士兵一把揪住,挥拳击向士兵的面部,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背后的士兵摔倒在地,已经身亡。

  铁匠接着转身,挥拳击向前面已经惊呆的士兵,两个身影先后而至,乐辰将一柄尖锐的桃木剑插入铁匠的胸膛,玉楠将呆立的士兵拖后,躲开了吸血鬼铁匠致命的一击。

  铁匠颓然倒地,胸口被木剑击中的伤口处冒出黑色的血水,眼中灼热的光芒逐渐消失,再也不动,终于死去。

  一切几乎发生在瞬间,乐辰拔出木剑,回身命令:“快,把捆好的铁匠都带到地牢,剩下的人对付没捆好的。”

  诡异的哨声几乎唤醒了屋内所有的铁匠,几乎每一个人的眼睛都变成了红色,嘴角伸出了獠牙。所幸已有十九个吸血鬼被捆好,虽然力大无穷,但在牛筋绳的束缚下无力可施,被士兵们迅速押送出去。

  “小心他们的牙,千万不要被咬到”玉楠叮嘱。

  还剩下九个,被屋内的士兵团团围住,“大家小心,他们速度极快,注意躲避。”乐辰拿着桃木剑,将玉楠拉在身后,注视着面前的一个吸血鬼。

  此时的屋外,云无翊静静站着,星无光,月无影,对面的吸血鬼抚摸着刚才被击中的肩膀,微微吸着冷气,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

  屋内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吸血鬼忽然向后退去,腾空跃上墙,手中拿着的竹哨再次吹响。一阵巨大的撞击声,竹哨声戛然而止,吸血鬼从空中掉落,倒在地上,胸前沁出鲜血,吸血鬼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无翊,停止了呼吸。

  “你若不生怯意后退,露出空门,很难让我一击得手。”云无翊冷冷地看着吸血鬼,捡起竹哨。

  屋内的战斗也已经停止,剩下的九个吸血鬼全部被击杀,但,乐辰带来的士兵也死了十余人,几乎是以二敌一的代价损失换来了惨烈的胜利。

  “把他们都就地烧了吧。”云无翊说着,去前面院子里取来了炉火中的火种,无视乐辰吃惊的眼神,“烧了才能以绝后患,防止吸血鬼复活,防止这些人变成吸血鬼。”

  “他们都是我的同袍,前一刻还在并肩战斗。”乐辰握紧了双手。

  “我知道,”云无翊叹了口气,将士兵们的尸体搬到了院中,“现在只是开始,这里的吸血鬼半梦半醒,并且我们已经控制住了一多半的吸血鬼,还牺牲了这么多人。哨声应该已经传到了城南城西,那两处的吸血鬼恐怕已经完全醒了,后面的会更艰难。”

  烈火熊熊燃起,将漆黑的天空照得血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