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不了了之
米汤我最爱2020-02-26 18:442,620

  南宫楚河见到琉璃完好无损,并没有因为别人的阴损之计而受到伤害,原本提起的心又一下子放松下来。可他一想到,那些隐匿在琉璃身边,藏在暗处,随时可以危及她生命的人时刻存在,心中不免对琉璃流露同情之意。

  这就是所有位高权重者,门墙之后的争斗!也是他讨厌自己亲生父亲的缘故。

  一道冷淡的目光落在南宫楚河湿漉漉的衣服上停顿数秒,转而侧身向身旁的铃兰低声吩咐什么,之后便不再看向南宫楚河,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此地。

  若不是南宫楚河旁生枝节,说不定她能抓住凶手,如今只得从长计议。对待南宫楚河,她的心情十分复杂。

  随后一件银色狐裘大衣便披落到南宫楚河身上。

  泼墨的夜,皎洁的月光下,因大火已经熄灭,早已人影离散。而这片因大火陷入死寂的草地上,南宫楚河却孤零零的站立着。

  一个身披银色狐裘的男人,他浑身湿透却岿然不动。

  琉璃皇宫,沐璇阁。

  那日的大火明明是有人想置自己于死地,可蒙将军调查所给出的结果却无足轻重,只道是几个士兵偷懒将火源堆在自己帐篷旁的意外所致。

  琉璃知道他们不过是背后之人推出来的替死鬼,事情根本不会如他所调查的这么简单。

  几个普通的士兵又怎敢有胆量将火源堆在今上宠爱的琉璃公主帐篷旁?

  琉璃自是不信,她相信父皇亦是不信的,可父皇却不予追究,反而雷霆大怒的处死那些士兵着实令琉璃想不通。

  想到的唯一可能是,父皇在有意包庇某些人,那些人在父皇的心中似乎更重于我和母后的安危。

  本以为父皇对母后的爱重于一切,如今,琉璃有些许失望。

  长乐宫。

  “皇上,我们的华儿差点死于非命,您难道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吗?”

  独孤氏梨花带雨的对皇帝质问道,她向来不爱招惹是非,心存善良,一心只想做一个母仪天下的好皇后,可这不意味着她胆小怕事,她决不能姑息有任何人来伤害自己孩子。

  慕明远与独孤氏是青梅竹马,他们之间的感情自然比他与其他妃嫔感情深厚。他身为一国之君不能给她唯一的爱,却将自己一颗心给了她,他在乎眼前的女人,只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

  当年先帝退位,自己尚且年幼,将皇位传给自己之时,怕自己无法堪当大任又担心母族干政霍乱朝政,遂让德高望重的三朝元老陈明辉辅佐自己。

  在自己当政初期陈氏一家的确是帮了自己不少忙,而自己也向来尊重厚待他们,可近年来他们非但不知满足还愈发猖狂,妄图主导朝政大局煽动废太子废皇后立陈氏为后。

  这次居然纵火烧死自己的皇后,想到此慕明远一双冷眸中汹涌烈火,他们的真实意图其实并非琉璃而是皇后。伤害的,一个是他心爱的女人,一个是爱女,他又怎能坐视不理?

  可自己现在却不能公然惩戒他们,只因牵一发而动全身,也没有确凿的证据。

  慕明远眉头皱成川字,一拳重重的挥落在身旁的鎏金扶手上,神情低落,“朕这皇帝做的着实窝囊,不能保护朕的女人和孩子。”

  “皇上,臣妾求您别这样!”独孤氏见慕明远如此,十分心疼,她纤纤白皙的玉手握住慕明远的大手,含情脉脉的凝望着慕明远,她是爱惨了这个琉璃国国君,所以哪怕违背初衷,哪怕此人妻妾成群,她还是嫁了。

  独孤氏虽偏执但终究是个心软的女人,她爱护自己的孩子,但她也不忍看自己的丈夫苦闷着脸。

  丈夫为天,在她心里丰华帝便是她的天。

  看着这样的独孤氏,皇帝那颗原本颓废的心熨帖不少,再次变得野心勃勃。

  他深邃悠长的黑眸看向远方,眼角慢慢流露出阴鸷,铿锵有力的保证,“云儿,你放心,朕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让那些人为他们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独孤氏轻轻点头,对慕明远的话,她向来深信不疑。

  慕明远看到跪坐在自己身边那个性子温顺又美丽动人的女人不由心生疼惜,这个傻女人只顾的担忧华儿的安危,还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已经危机四伏。

  他一把将膝前的女人拉入自己的怀中,低头深深的吻上那个眸光温柔似水的女人的唇,这或许是他目前能够给她的唯一的安慰。

  “母后——”

  琉璃一把推开了房门,闯入长乐宫。

  被自己亲生女儿撞见个正着,不得已,慕明远只得放弃他白日春宵的念头。

  独孤氏本就脸皮薄,此刻更是羞愧难耐。

  慕明远见到独孤氏如此,下身燃起一团火,却只能压制。

  许是欲求不满,目光之中除了尴尬竟有些许生气,这意味着某人要倒大霉了。

  琉璃后知后觉自己撞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原本白皙如玉、粉雕玉砌的小脸颊像煮熟的龙虾,一下子变得红腾腾。

  “我……”

  这种情况,琉璃还是第一次碰到,她大概明白父皇母后正在做什么事,任凭她平日多么的聪慧狡黠,此刻却是进退两难。

  还是独孤氏脸皮子比较薄,推开了慕明远,并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整理好衣襟将身子端正,掩却尴尬后才看向琉璃,神情如往日般温柔和蔼,“华儿,你今日怎么来母后这儿了?”

  此话有偏差,她不是经常跑来吗?

  “母后,华儿想你了嘛!”没办法,只好得罪父皇了,更何况她还有事怨着丰华帝呢,琉璃跑到独孤氏身边满是撒娇道。

  “哦,只是想母后吗?”慕明远低沉着声音,似乎有些生气,闷闷不乐的追问。

  “还有父皇啊!”琉璃扬起天真美腻的小脸,笑嘻嘻道。丰华帝可是她和母后在后宫中能依靠的唯一大腿,自然要抱的劳靠了。

  “你啊,”慕明远轻刮着琉璃的琼鼻,一副宠溺的模样,有妻儿如此,夫复何求?

  转而似想到什么又道,“华儿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去上学堂了!你的几个哥哥们,三岁便启蒙,唯独你玩世不恭,荒废至今!”

  琉璃一时气结,他的父皇明明是想将自己撵走,好独霸母后,偏偏找的理由还这么强大,她一时竟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尤其是自家母后也附和道,“璃儿已经七岁了,按照我们天家的规矩,是该开授启蒙课了。只因为璃儿天性顽劣,便让她逍遥了两年。”

  琉璃瘪瘪嘴,洁白如玉的小脸瞬间皱成包子,十分委屈惹人怜爱道,“没爱了,父皇母后,你们夫妻同心欺负华儿,欺负华儿一个人孤立无援,华儿真是没人疼没人爱了!”

  独孤氏与慕明远相视而笑,哭笑不得。

  几番商榷,终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终究决定把自己送到书苑,还特意让南宫家的孩子当她的陪读。

  琉璃本想让母后探探父皇的口风,不曾想因为撞见二人的好事,被他们夫妻同心狠狠的坑了一把,得不偿失。

  也罢,她终究愿意相信她的父皇是真心爱自己的母后。

  至于是谁在背后搞鬼,琉璃坚信,他们那次没有成功一定还会再有所行动的。

  这么想着,琉璃便将此事放置一边,以至于到后来追悔莫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