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是不是人?
飞雪泥2020-03-30 19:133,229

  雪卿的声音明显带着欢欣,她嘴瓢了许久,才艰难地从空白的脑子里挤出了一个称呼:“高手!”

  “主子?”雪卿没留意到原来还有一名随从打扮的男子跟着昨夜见的黑衣男子,她顿时为自己的失态感到尴尬。

  “你为何在此?”黑衣男子紧皱眉头问雪卿,雪卿却满心想着他皱眉皱得真好看!她可不是见色忘事之人,只是美好的皮囊人人爱看罢了~

  “我……”对了,要怎么跟他解释,他毕竟是个陌生人啊!雪卿不是个胆大的,她想了又想,正准备回答,“我走丢了!”

  走丢竟走丢到这边来,也是一件奇事。但他不也在这儿吗?

  可当雪卿说出口时,她愣住了。面前哪里还有二人的身影?她左右一看,他们都走得老远了!雪卿连忙追上去。

  “你有何事?”黑衣男子冷峻的脸上似乎有些阴沉了。

  雪卿见状把“走丢了”这种傻不拉几的话咽进了肚子里,头脑一昏,却说出了更傻不拉几的一句:“我饿了,你能不能带我去吃点东西?”

  黑衣男子冷峻的视线从雪卿尽力挤出来的笑脸上扫过,丢给她一袋银子,健步生风地离去了。

  雨蝶在给她讲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时说过,凡人的缘分很浅,有些人,一擦肩就是永世不见;有些人,看对了眼,一转身就是相忘江湖。只有自己把握,才能留住一丝虚无缥缈的缘分。

  雪卿感到自己的内心有些备受打击,她只是想知道一下那人是谁,住在哪里,以后万一有机会还可以联系联系呢?

  看着那人越来越远的身影,雪卿最后决定再次冲上去。

  “爹!”雪卿清脆的声音吸引了整条街的人的注意。

  雪卿看见了黑衣男子冷如寒川的脸色,以及男子身旁随从同样冰川一般的脸。

  街道旁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雪卿决定加大表演力度:“爹!您不要抛弃女儿啊!女儿知错了!爹……”说着说着,她还挤出了几滴骗人同情的眼泪。

  “主子?”随从打扮的男子似乎想有所行动,却被黑衣男子制止了。

  黑衣男子漠然地望了雪卿一眼:“知错了还不起来?”

  雪卿大喜过望:“是!谢谢爹爹!”

  黑衣男子再次大步流星走去,雪卿终于顺理成章跟在了他身后,喜滋滋地一路小跑着。

  唯独留下的人们接头接耳,议论纷纷:“好俊俏的父女!”

  “有其父必有其女嘛!”

  “这当爹的看起来也太年轻了吧。”

  “谁知道呢,哎……”

  黑衣男子进了一家客栈,开了两个房间。

  两个?雪卿想起那个随从,东张西望一番,那随从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真是神奇。雪卿想着,一路跟着黑衣男子来到楼上。

  黑衣男子进入房间,正准备关门,见雪卿还屁颠屁颠地跟着,皱眉冷声道:“你还跟着我作甚?”

  “我能不能问你一些问题?问完我就走。”雪卿扒拉着门,不让他关。

  “说。”黑衣男子显然不愿多纠缠,但眼神却一下子更加深不可测起来,令雪卿有些不寒而栗。

  “你……叫什么名字?”雪卿小心翼翼地问出第一个问题。

  黑衣男子盯着雪卿半晌,吐出一句:“楚钧。”

  楚钧……是个少见又古雅的名字呢!雪卿在心里默念了数十遍。

  “那你住哪里呢?”雪卿满心期待地问出第二个问题。

  黑衣男子脸色有些阴沉,清冷沉声道:“祁城。”

  祁城?应该就是这里?

  “那我们还会再见吗!”雪卿有些摩拳擦掌。

  “不会!”楚钧话毕,便“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切!”雪卿听到背后传来小二的偷笑声,顿觉脸面大失,扭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姐等等!”小二却及时制止了雪卿,“这边不是您的房间,那边才是。”

  根据小二“牧童遥指杏花村”的手势,雪卿看到了自己的房间是距离天字号最远的马棚。

  “楚钧!”雪卿有感于自己的气质文静,高贵矜持,不然她现在简直想要砸门而入。

  “小姐,小人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小二偷眼看了那绝美的怒容,低着头嘿嘿笑着说。

  “说!”雪卿觉得自己在洛轩那里都从来没受过这种气。

  刚认识时,除了脸皮厚一点,向洛轩讨要人间的美食,洛轩也给她应允了,根本就没有受过此等真正的大委屈大无视。

  小二小心翼翼地开口:“小姐国色天香,花容倾城,何必吊死在一棵大树上呢?我看公子对小姐并非有意,不如小姐另择佳偶,以求圆满。”

  听到“吊死在一棵大树上”的言论,雪卿想起谁谁谁开玩笑还是认真地说过不要吊死在洛轩这棵大树上,顿觉醍醐灌顶,后面小二说了啥也没听。

  洛轩对她有恩没错嘛!但她也不一定要以身相许做他的太子妃呀!洛轩对她那么好,洛轩的恩越积越多,那她成了太子妃之后,还是接受着洛轩的恩,回报不了,所以不如不做洛轩的太子妃,去收服魔界,实现洛轩的夙愿,那也算报恩啦!

  此时,收服魔界在雪卿心里就像逛逛人间买买东西那么简单。

  “小姐?”小二看着绝色的小白脸思了又笑,笑了又思,忍不住出声问道。

  “啊?”雪卿惊醒过来,笑着摆摆手,“你不用管我,我就坐这儿了,他不给我进,我偏不走了!”

  说着雪卿背靠在门上,舒舒服服地准备坐下。

  “吱呀”一声,门开了,雪卿猝不及防,四脚朝天地摔进了门里面。楚钧沉着脸皱着眉向小二道了声“失礼”,便将门关上了。

  “楚钧!”雪卿高高兴兴地拍着衣服起来,见楚钧面色不善,便强行收回满脸的欢悦之色,露出似乎特别沉痛的表情,“你真是太没良心了,怎么能让女孩子自己一人在外面呢?”

  “主子?”那个随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站在楚钧身旁,举着剑对着雪卿。

  “诶?你怎么又来了?你刚刚躲哪去了?”雪卿显得有些一惊一乍。少见多怪嘛!她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雪灵,不用太介意这些细节啦!

  楚钧冷冷地看着雪卿,淡淡地“嗯”了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随从持剑就飞身上来,雪卿尽管吓得傻,但也躲得及时。毕竟是没练过武功的人,怎么能躲过无眼刀剑?没一会儿,身上便多了几处伤痕,凉飕飕地疼。最后躲无可躲,雪卿躲到了一张桌子下。眼见剑要刺进来,雪卿闭上双眼,不得已使出了法术。

  与此同时,楚钧却喝住了随从:“陟丹,你的剑。”

  陟丹正惊异于面前这毫无灵气外泄的绝美小女子有法术,低头一看,剑上多了好几个缺口,似被烧灼的痕迹。

  “主子!”陟丹瞪大了眼睛,不输于凡色的俊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他想起一百年前那场神魔大战,本来魔界已势在必得,而突然化形出现的一只雪灵却搅乱了战局。化形还好,偏生这雪灵化形的雪有奇效,使魔界之物大损大伤。无奈雪灵被得胜的洛轩首先带了回去,而后又肃清了魔界在九重天上的眼线,他们只知帝后生辰宴,不知这雪灵——也就是雪卿竟下了凡来。陟丹紧盯着雪卿,雪卿只觉得伤口疼痛、汗毛树立,却又不敢下一步动作。

  她不就讨要个联系方式,想认识一下而已嘛!用得着追着她来灭口嘛真是……雪卿顿觉心里委屈,既难过又害怕。

  “你叫什么名字?”楚钧走到桌子前蹲下,隔着雪卿布置的那张吹弹可破的结界发问。

  “我叫雪卿。”

  楚钧想起昨夜那名月白色衣裳的男子,不知道是不是他施了法的缘故,他看起来容貌平凡,似乎并不配得上雪卿的天人之姿。而且似乎雪卿叫那人名字来着,只是他无心于他事,没有留心罢了。

  “你家在哪?我们送你回去。”

  雪卿一愣,她住在九重天呀!他一介凡夫俗子,怎么送?

  “昨夜与你一起的男子呢?怎抛下你走了?”见雪卿不答,楚钧心里更加坚定,为免吓着她,眼神敛了一丝寒凉,却不减威严。

  雪卿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你受伤了,出来,我给你上些药。”

  “不!”好死不如赖活着,雪卿对眼前人充满了深深的不信任。

  “你不是说饿了吗?我叫小二给你端点吃的,这是人间数一数二的酒楼,什么菜式没有。”

  人间数一数二的酒楼!雪卿馋虫被勾起,但转念又想:他为什么强调“人间”这个词?难道他也不是凡人,看穿了她的仙躯?但他的身上没有其他神仙那样充盈到外流的灵力呀,也没有任何迹象看得出他有法术,诡异,很诡异!

  “你是什么人?或者……不是人?”雪卿小心翼翼地试探。

  楚钧冷目里的墨色更加深不可测:这小雪灵心思单纯,却也七窍玲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