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天上娇仙女,竹下冷君王
飞雪泥2020-03-30 19:133,263

  “你不出来便罢,我命小二将吃食端来,去买些药给你。”楚钧站起身子,不再与她废话。

  “那完了你去哪儿?”雪卿还是忍不住问道。

  “与你无关。”楚钧冷冷地抛下一句,转身往外走。雪卿想了想,变成一滴硕大的水珠,黏着在他的袖子上。还是朴素的布料好,黏得比较实。要是像洛轩那种滑滑的绸缎,天知道她扒拉在上面扒拉得有多辛苦!

  陟丹早就发现了雪卿这蹩脚的把戏,想要提醒楚钧,却被他暗暗制止住了。

  他们离开房间,方才洒下的血迹瞬间消失,雪卿在袖子里探头探脑,丝毫没有发觉。

  问到了高手楚钧的名字和住处,好像也没啥做了。她似乎应该回去找兰生了。洛轩应该急死了,第一次把她带出来就找不见人,下次可能更难求他带她出来了。莫非还得等个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不行,她得在人间玩个够本,一百年才换来一次人间之行,她得自己玩够再解决回去的办法嘛!

  这么想着,雪卿在楚钧的袖子里摇来晃去,一阵奇特的困意袭来,雪卿扛不住这饥困交迫,渐渐沉睡过去。

  楚钧感到袖子中动静趋于安稳,冷峻的脸上毫无表情,与大声呼唤雪卿的帝后娘娘一行人擦肩而过。

  “那人有些古怪。”洛轩回头看到楚钧,冷声提醒众位。

  天帝见那人背影眼熟,大步向前拉住他的袖子。

  楚钧听到背后的脚步声冷冷一笑,面无波澜地回头,佯装诧异。天帝看到一张平淡无奇的脸,略显失望。楚钧冷哼一声,甩开天帝的手继续走。

  天帝突然想起什么,再寻那人,已经没了踪影。

  不可能是他吧……都已经灰飞烟灭上万年了。

  众人瞧出异样,上来问:“他是谁?”

  天帝摆摆手:“认错了。”

  虽知这是推诿之词,但是目前雪卿的下落更重要,被魔界抓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雪卿在梦中飘啊飘啊飘,似乎回到了飞雪宫。她震惊为什么自己又在那扇可恶的大门里,用力去捶那扇门,没想到门竟然破了!雪卿有些震惊,四下看看,平时好歹四周会有些洒扫宫人呀,可如今附近却半个人影也没有。雨蝶也不知去了哪里。

  雪卿有些失落,但更重要的是开心:她终于破门而出了!这是她第一次有如此强大的法术!她欢天喜地地踏出门去,没想到宫外便是高空,她一踏出去,就不受控制地往下坠落,连法术也使不出来。

  “啊——洛轩救我!”雪卿在梦中惊吼着醒来,大汗淋漓,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陌生的房屋。

  这是哪儿?雪卿傻了有一炷香时间。她环顾四周,这是一间陈设简朴的竹屋,她所在的显然是屋中的一个房间。房间内摆放着简单的桌椅,并无杂余装饰。唯有地板,铺设着一层黑色的不知什么东西的绒毛,踩上去尤为舒服。这点甚得怕冷的雪卿的心意。

  “醒了?”楚钧端着一碟肉食走进来。雪卿闻着香味眼睛一亮:哇!是她最爱的鸡肉!做成嫩滑流油的样子,最是馋人啦!

  但雪卿可没忘记在客栈他是怎么对她的,她警惕地后退一大步:“你为什么在客栈的时候要对我不利?还有你那随从呢?对了我不是在……”

  对了,她不是一滴水珠吗?什么时候化作人身躺在了这里!

  楚钧似乎敛去了不少寒凉,但依旧威严不减:“楚某从商,幼年曾学过修仙之术,看得出一些门道。商界虎狼之争激烈,楚某初以为雪卿姑娘是仇家派来,多有得罪,还望见谅。至于陟丹,已经派他去洽谈生意了,他武功高强,雪卿姑娘不必担心。”

  呸!她才一点都不担心那什么陟丹。但楚钧他学过修仙之术?雪卿还是第一次听,但是看他功夫那么高强,倒也找不出什么破绽。

  “那你为何带我来此?这是哪儿?”雪卿还是保持着警惕。

  “此地是楚某寒舍,委屈雪卿姑娘小住一段时日,待楚某不日后上京,再送雪卿姑娘回家。”

  大概是第一次在京城见到自己,所以他以为自己暂时的家在京城。雪卿想。

  她点点头,打算玩一阵子再想法子回九重天,反正听雨蝶讲戏本子时说过,这人间到处有地仙小妖之类的,她肯定能遇到的嘛,遇到之后让他们向上奏报一下,洛轩或者兰生自会来找她。另外,虽然她没打算去京城,但是楚钧要送她回家说明他还是人挺好的嘛!

  她想着想着,就随手抄起衣服上的带子把玩。带子?她衣服上有带子?雪卿惊恐地看了看,自己的粉色纱衣早被换下,换成了一套雪白而不失矜贵的女子衣裙。

  楚钧怎会不知雪卿的异样,缓缓开口道:“楚某不才,误伤姑娘,姑娘衣裳已坏,又苦于家中实无女眷,不得已亲自替姑娘上了药,还望姑娘见谅。”

  雪卿有些震惊地接受了这个说法,虽然有些好奇他哪来的女子衣裙,但毕竟不是什么要紧事,就抛到脑后去了。

  楚钧不等她反应,放下肉食,又转身出去。雪卿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跟上他。楚钧知道雪卿内心打的什么算盘,步伐也不疾不徐,由着她跟,拐进另一个隔间。

  原来这边儿是厨房,摆放同样干净利落,没有多余的装饰。只见菜刀旁还余有切过菜的痕迹,楚钧从砖灶旁端起一碟绿油油的小菜,见雪卿在打量他,便顺势递给雪卿。雪卿一愣,接过菜,无师自通地端回自己醒来的房间。

  这感觉……有些温馨怎么回事?但雪卿想起楚钧刚刚端起菜的样子,许是外头有风,轻轻吹起他鬓间的乌发,如墨瀑般飘流。那冷峻的天人之容时刻带着威严,和这端菜的样子十分不搭。

  十分不搭!雪卿在心里想了又想。

  得知他只是个商人后,她无疑是有些失望的。她以为他是雨蝶口中那种劫富济贫、行侠仗义的武林中人,甚至是个武林盟主!没想到,只是个商人……真是白白浪费他一身威严的气质和瘆人的冷酷了。雪卿摇头叹气。

  “雪卿姑娘有心事?”楚钧已经端来了两只饭碗,碗筷看上去也是久用的模样,让雪卿对这个地方更添信任和温馨之感。

  当然,除了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冷峻之气的楚钧。他就算说话,声音也是沉沉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如果非要说情绪的话,那便是三冬之寒。

  “没有,只是有些饿了!”雪卿掩饰着自己的小心思,毫不客气地夹起肉吃,天知道她饿得有多慌!

  一般而言,神仙是不用吃东西的。可能她只是个雪灵,并没有真正成为神仙吧,一顿不食,简直要了她的命一样。

  楚钧淡淡地吃着,冷峻的眸垂下时,雪卿只瞧了一眼,便觉得时间似乎都停止了。许是没有直接的对视,那双眼终于不透出冷气,反倒有一种壮士扼腕的悲凉之意。他武功那么高强,混迹商界多年,一定是经历了太多戏本子里面说的那些惨烈的勾心斗角,才变得如此冷漠!她作为一位要成为真正的天神的雪灵,要成为一位收服魔界的史上最强雪灵,一定要从小事做起,这件小事便是温暖楚钧的内心,拯救一位可怜的凡人的沧桑的心灵!为此,她更需要晚些再回天界了。

  啊,这该死的圣母心!雪卿被自己丰富的内心戏打动了,眼角甚至沾染了一层为自己的伟大行为而感动的雾气。

  楚钧冷眼瞧着雪卿呆呆地发笑、又眼角湿润的模样,皱起了眉头。

  雪卿见状自知失态,但想到自己即将进行伟大的拯救行动,心情也很不错,对着楚钧莞尔一笑,美滋滋地吃着香得流油的鸡肉。

  一顿晚餐便在安静中享用完,雪卿见楚钧收拾碗筷,也异常主动积极地搭把手。楚钧扫了她一眼,既不赞许也没反对,雪卿便屁颠屁颠跟着他到屋外的溪边去涮洗。

  天色在吃晚餐时已逐渐暗了下来,楚钧在屋内各个房间都点燃了烛火。雪卿还是第一次体验到如此真实的人间生活,她瞧着楚钧白皙的手在流水中忽大忽小,自告奋勇地从竹篓中拿起一只碗涮洗。

  流水冰冰凉凉,清灵悦动,二人溪边涮洗碗筷的场景似乎添了一分温馨,就连楚钧身上的冰川气质似乎也少了那么一点。

  “楚钧,你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吗?”雪卿看着天边金黄色的火烧云,心里也暖了一大片,忍不住寂寞没话找话道。

  “嗯。”

  “那个什么……陟丹?哪个陟哪个丹呀?他不和你一起吗?”

  “陟丹山兮炎野,屯余车兮黄支。”楚钧念出一句诗,雪卿想起来,这是《楚辞》中的句子。

  “他只是平日外出时带的随从,这处竹屋,我一般喜好自己住。”

  雪卿只觉得楚钧的冷峻的面容上毫无波澜,也许是独居久了,性情孤傲惯了吧。她又抬起头看看这四周的景色,偌大的林子里似乎只有那么一座小竹屋,在火烧云的热烈下显得清冷孤傲,甚至有些阴沉之色。

  天上娇神女,夜下冷君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