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要洗热水澡!
飞雪泥2020-03-30 19:133,180

  待雪卿不甚熟练地洗好了碗,夜幕已落,凉风轻起。

  楚钧将碗具装入竹篓,向屋子走去。雪卿还是一步一步地跟着。往时这个时候,雪卿在飞雪宫都进入了浴室,享受着暖融融的温泉了。而昨夜本以为在客栈能沐浴的,谁料碰上人间皇帝遭追杀事件,算来已是两日未沐浴了,她全身都有些难受,但又不好意思跟楚钧提。

  楚钧收拾好了碗具,也没什么好做了,便回寝室兼书房,坐在小书案旁,摸出了一本书。

  雪卿凑过去看,嗯,这些字一看就是远古之时的字,她还没学到。雪卿有些想念洛轩的贴心与善解人意,但又不想被关在飞雪宫里,实在太无聊了。她坐在楚钧对面,托着脸,不由自主叹出了一口气。

  楚钧放下书,清冷的面庞上剑眉又皱起:“楚某招待不周,请问雪卿姑娘有何不满之处?”

  明明是他忽略了人家正常的日常生活需求,怎么这语气听起来像是她有不满才是罪大恶极?罢了罢了,高手就是高手,爱用什么语气什么语气,惹不起惹不起……雪卿摆摆手,有些犹豫地问:“楚钧,请问……您有浴桶吗?”

  楚钧一愣,他平日都是睡前才在溪边泡泡,却不想多了一名神女却多了那么多麻烦事。

  雪卿见楚钧眉头一皱,连忙道:“罢了罢了,我在门前溪水洗洗就好。”说是这么说,面前却挂着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天知道刚刚洗碗具的时候水有多冻!要不是楚钧在那里,她简直都要打一连串打喷嚏!她生生憋了回去!啊,没想到她竟然还要去那里沐浴?

  “雪卿姑娘有要求便提吧,楚某尽力满足。”这不情不愿那么明显,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但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出为什么。

  雪卿觉得自己不能再扭扭捏捏了,虽然她以内向著称,但是这两日做得事情……内向?简直就像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过,神仙嘛!怕啥?她已经学会了基本的法术,据雨蝶说,在人间用已是绰绰有余了。

  于是,她厚起脸皮,眯起大眼睛,尽量让自己笑得看起来温柔可爱:“楚钧,我想洗热水澡!”

  真相大白,楚钧的面色有些晦暗不明。他指了一个方向:“那边有个温泉,平日里无人去往,你自行去便好。”

  那边哪有什么温泉,是雪卿说了才变出来的……楚钧意识到自己的大意,对女子了解甚少,容易酿成祸端,便在雪卿离去之后也悄然翩身而去。

  而雪卿听说有温泉,虽然应该比不上飞雪宫那个,但是有比没有好啦!她哼着不知名的曲调儿一蹦一跳地走去,回头看屋内灯火明亮,无人跟出来,便练习起法术,一件件地给自己变衣服。

  当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时,正记录下了她的回首。

  呵,这雪灵只是看起来呆。

  雪卿浑然不觉,沉浸在挑衣服的最深境界中乐此不疲。

  这件……太素了,虽然这里适合素衣,但是素到近乎透明不是很好吧?下一件下一件!

  这件……嗯,似乎有点华而不实呢!有谁会天天穿着套华服在竹屋里走来走去,那一定像个傻子!

  这件……算了,下一件下一件!

  终于,快到传说中的温泉边时,雪卿变出来一套黑色的衣服,素得恰如其分,和楚钧那身甚至有点像。也许这就是山寨吧!但是版型好看,管他呢!

  温泉在竹屋往下走的位置,背靠一座山。若是白天,这山一定郁郁葱葱好看得紧,但现在是夜晚,这沉寂的山给人带来的却是恐怖之感。

  雪卿定了定神,泡个澡而已,想那么多干嘛?自己吓自己,会吓死神的!

  夜风还是有些微凉的,若是在九重天,洛轩一定会提前感觉到,并给她披上一件舒舒服服暖暖和和的雪白皮大氅。而这楚钧……算了,楚钧怎么能和洛轩比呢!洛轩可是她的大恩人加衣食父母,父母嘛当然关心女儿啦,而她要做的是拯救孤独凡人楚钧的大恩人!嗯,那就当孩子还不懂事吧!

  重新为自己的梦想加油打气之后,雪卿心情愉悦地除去衣物,踏入雾气袅袅上升的温泉中。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这温泉一开始还散发着硫磺的臭味,过一会儿却越来越香,像是自带了一丝风铃草的香味,迎风而过,似乎又成了茉莉的香味。小仙女怎么可能不喜欢香喷喷的东西?在飞雪宫上,她都没洗过如此香的喷泉,顶多根据季节在温泉中撒上一把应季的花朵罢了。

  凡间都有的天界怎么能没有?等她回了九重天,一定要向洛轩央求这个!但是这样好像有点像索求无度的不孝儿女,那等她准备回去的时候,给洛轩带上几件礼物吧!

  打好了算盘,雪卿又在温泉中靠着暖暖的石头泡了泡,才起身穿衣。

  诶,她不是今日被那个啥陟丹的剑伤了几处嘛?现在全好了?雪卿才想起来,身上一点疼痛感都没有。想她在九重天的时候,也是皮得很,难免有小磕小碰的,都没有好这么快!不会是……伤口在九重天和人间好的速度不一样?嗯,一定是这样的!雪卿通过并不严密的逻辑推理获得了自以为是的答案,显得志满意得。

  而在远处,观察着雪卿一举一动的楚钧和陟丹在月色下显得尤为阴森。

  陟丹到底还是年轻,见了女子身子,艰难地吞了一口口水。楚钧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他便自觉地摆出不近红尘的端庄神情。

  “主子,此雪灵似乎确实和凡女般爱香。”陟丹轻声打破夜的寂寞。

  “这次你做得不错,再寻几本有关女子习性的书来。”楚钧一向很少夸人,陟丹受宠若惊。

  “是,主子!”陟丹又忍不住偷眼看了那女子穿衣的活泼姿态,腿上却不意被法术剐了一道,连忙收回视线,“谢主子责罚,属下已知当务之急是取得雪灵信任,不该动凡心。”

  楚钧转身离开,没理会他的话,直至走远才留下一句:“连石心如你亦动了凡心,那天界太子呢?”

  陟丹单膝跪在原处,瞬间明白了楚钧的意图,见雪卿已经穿好衣服蹦蹦跳跳地在夜色下行走了,还是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一扫白日对她缠着楚钧的不良印象,飞身隐没在浓重的夜色里。

  楚钧飞回竹屋,想起陟丹看着雪卿的模样,眉头紧皱,若有所思。

  再说雪卿穿好衣服后,却发现自己在温泉里游了一圈,忘了来时是哪条路。

  几条小径距离竹屋似乎都是差不多的呀……怪她,来时光顾着变衣服,没有认路……

  “唰唰唰”,几只蝙蝠飞过,更增添了这夜里的恐怖氛围。雪卿想使出法术飞回去,却发现刚刚还能变出衣服的法术却使不出来了。难道是天界限制了她的法术,要给她在人间增加考验?雪卿想起戏本子都是这么说的,神仙下凡历练的时候,常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劫难,渡劫成功后修为才有大幅提升,甚至神位得以提高。

  她现在都有个公主之位了,还要啥神位?那就是给她考验、助她增长修为?但这乌漆嘛黑的地方,多可怕呀!要吓死神的!

  雪卿抱着旧衣服,用她的聪明才智思索了一番,决定了一个方向,并义无反顾、自信满满地朝那个方向走去。

  一路上雪卿紧盯着竹屋的灯火,却发现走着走着,自己越往前一步,离竹屋越远一步。开始她还以为是正常的兜转,再走走她发现自己似乎看不清竹屋的灯火了。

  “呼啦啦——”不知什么东西从路边的树木边飞过,扫得叶子沙沙作响,雪卿已经吓得要死,终于压不住害怕“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楚钧在竹屋中等得已久,见雪卿许久不归,心生怀疑,又听到雪卿的惊叫,冷峻的面孔上笑意阴沉:这雪灵果真是天界派来的探子!试图去刺探阒睄虚境的秘辛?若非她生而怀御魔之体质,她怕是死无葬身之地!

  雪卿蹲在地上,已经一动不敢再动,捂着耳朵闭着双眼,把旧衣服夹在怀中,用尽毕生力气大喊:“楚钧!救命!楚钧快救我!我迷路了!”

  身后传来枯叶破碎的声音,虽然声音大得有点奇怪,但雪卿管不了那么多,如临大赦,转过头去,却吓得跌坐在地上:“啊——”

  这是什么奇奇怪怪可可怕怕恐恐怖怖要吓死神神的东西!

  那是一个身形庞大的怪物,长着四只脚,比竹屋还要大两三倍。满脸长着刚硬的长毛,嘴边两颗锋利的牙齿高高耸起,在月色映衬下似乎还闪着光,热乎乎的口气喷向雪卿的脸,夹带着一股海盐般的味道。

  雪卿欲哭无泪,叫楚钧吧,又怕激怒凶兽;不叫吧,她现在又没有法术,但楚钧好歹修过仙术,在这里住了那么久,应该知道怎么对付它。

  正想着,巨兽后面响起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