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踏遍铁鞋无觅处
飞雪泥2020-03-30 19:133,179

  洛轩很想将此处土地神叫出来,但碍于皇甫重深在此,一切都不方便。

  此人能悄无声息地将雪儿从他眼皮底下带走,想来也不简单。洛轩想起客栈见到那个黑衣男子。但是他的身上毫无灵气,他靠近他时是感觉得到的。

  莫非是哪些法术通天的妖灵捉走雪儿,要拿来增进修为?洛轩心烦气躁,如蚁在锅。

  “洛轩公子一定有办法寻雪儿姑娘的,对吗?”洛轩给皇甫重深涂的是仙药,有强身健体之效,尽管才坐了那么一小会儿,皇甫重深就好很多,站了起来,薄唇也恢复了一丝血色。

  “她叫雪卿。”洛轩背转身,不想看他。

  “我知道公子和雪卿姑娘并非常人,不用介意我,有什么法子使出来吧。”

  洛轩回头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我幼年习过修仙之术,略知皮毛。”

  那他就不用客气了。洛轩施了个诀,只见土地上立时拱起一道土路,一对地仙夫妇跳了出来,恭恭敬敬行礼道:“章华林土地神参见太子殿下,不知殿下大驾光临,请问有何贵干?”

  太子?皇甫重深看着洛轩背影的眼神染了一层不明的意味,却无惊惶之色。

  “流雪公主在章华林失踪,尔等可知?”洛轩的声音不大,却矜贵威严,惊得土地神夫妇汗毛树立。

  流雪公主?就是那位一百年前被太子殿下带回九重天的雪灵?听闻,流雪公主要当太子妃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而今在自己的地盘上失踪……土地神夫妇面面相觑,惊恐不已。

  “回殿下,臣……臣不知,臣立即派人去查找,请殿下息怒!”土地神夫妇连忙召来辖区上的各路小仙小灵,分头去找。

  同时,洛轩大手一挥,打开虚像,试图追踪雪卿。虚像中一片白茫茫,似乎在嘲笑像前人的无知。洛轩冷冷地一甩手收了虚像,焦躁地踱来踱去。皇甫重深想到一切起因正是自己,内心亦沉重不已。

  还是神多力量大!没一会儿,地毯式的搜索已经结束,小仙小灵们战战兢兢地回报:“回殿下,并无公主踪迹。”

  洛轩的眼神冷得似乎要将这章华林冻成雪山,将雪卿给冻出来一般:“扩大十里,继续搜寻!”

  小仙小灵们不敢发呆,忙不迭地去了,然后又无讯而归。洛轩清冷地扫了面色苍白的皇甫重深一眼,将他托给土地神照料,紧接着飞回九重天去了。

  皇甫重深望着月白色的身影超越风速成为白光一道,直刺空中,眸中浮沉不定,轻叹一口气,跟着毕恭毕敬地土地神夫妇到下榻之处去了。

  九重天上,曜灵宫内。

  天帝独自一人坐在高座上,由于是生辰宴期间,并无神仙来此议事之处。他到此既是办公之处,亦是静坐之处。

  “父皇!”洛轩飞落宫中,大步向天帝走去,“雪儿不见了!”

  天帝似乎是头疼,缓缓地搓着太阳穴:“不见就不见了吧。”

  洛轩本来寄希望于天帝,闻言气氛骤冷:“父皇,是不是您?”

  天帝抬眼看他:“朕有此必要吗?”

  “那人修为不浅,可与儿臣匹敌。”洛轩沉着脸色说出,倒引起了天帝注意。

  “那人修为高于你?”天帝坐直了身子,皱起眉头,“你详细与我说说看,是不是魔界之人?”

  提及魔界之人,洛轩又想起那黑衣男子。但是,他周身确无一丝灵气,不像是懂法术之人,倒是有一股霸王之气。念及雪卿安危,洛轩详尽与天帝描述了当时情境。

  天帝听闻人间天子遭难,浓黑的剑眉皱得更深:“神龙之乱,人间怕是不太平。你母后跟妖王亦去了人间,朕得先将你母后唤回来。”

  帝后娘娘和妖王大摇大摆地离了他视线下凡游玩,老婆都跟人家跑了,他岂不能有所措施?他早在帝后娘娘身上施了法,只要他一念诀,帝后娘娘无论身处何处,都会被拉回他身边。

  这不,只见天边远远飞来一团大红球,大红球越来越近,才见原来是打扮得异常花枝招展的帝后娘娘。

  帝后娘娘震惊地看着自己回到了这个讨厌的地方,一脸不可置信地看了眼洛轩,最后换了一副既恼怒又冷漠地神情看天帝:“北辰未极,你疯了吧?”

  “青莎,人间神龙遭难,我怕不太平。”天帝跟帝后娘娘说话时,声音轻柔极了,像惊吓到她一般。

  但显然,帝后娘娘并不领情,气得浑身发颤,那花枝招展的大红衣服被气得一颠一颠的,既可爱又好笑:“我拐了雪儿去人间逛花市,你将我召回来,雪儿只身跟兰生在一起,她那仙气谁替她压着?”

  “雪儿?”洛轩静如水的脸上少有的激动,“母后,雪儿在你那里?”

  “你还好意思说!”帝后娘娘显然心情不善,“你看看你,我昨夜和兰生在像中看你带雪儿怎么耍去,谁知你带她去受了那么多惊吓,老娘今日不带她去人间逍遥逍遥,哪里对得起她这一百年的期待,真是……”

  洛轩其实知道帝后娘娘在虚像中偷窥,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不知是自家母后娘带走了雪卿。听到雪卿是被帝后娘娘拐走的,洛轩稍稍放心,又追问:“那雪儿如今在何处花市?我们刚到时天方亮,花市岂有那么早开门的道理?”

  帝后娘娘老脸一红,理不直气也壮地吼道:“烟花不是花吗?烟花之市也是花市呀!”

  这次天帝和洛轩的脸色皆黑得阴沉,帝后娘娘嘿嘿一个讪笑,向洛轩解释道:“轩儿放心,我没带你媳妇儿干啥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现在我不在,不过兰生应该也是挺值得放心的……”

  在儿子足以杀人的目光下,帝后娘娘收了话头,乖乖带着洛轩飞走。天帝也想跟着帝后娘娘,见她无暇反对自己,也死皮赖脸地跟上了。

  帝后娘娘和兰生带雪卿来到的是远离京城的一座经济繁荣的城镇,此时天已大亮,街道上的小贩陆续支起谋生的棚子,人流越来越多,好一派热闹之景。

  但待他们去到那家“花市”时,他们被告知兰生已经带着雪卿走了,而且老鸨还狐疑地盯着帝后娘娘,想不明白这漂亮女子什么时候不见的,然后又突然带了两位绝色的男子前来寻人,一看架势不善,态度亦十分冷漠。

  好不容易磨着嘴皮子问出雪卿和兰生离开的方向,是向着繁华街市的方向,帝后娘娘恨恨施了个诀,那老鸨转身就摔了个四仰八叉:“哎哟我滴老腰……”

  一家三口暗暗用了法术,发现查不出来雪卿和兰生的去处,只得循着街市寻找。帝后娘娘见洛轩脸色始终不善,自知有错,安慰道:“轩儿莫慌,兰生法力高强,雪儿和兰生在一起不会有问题。”

  洛轩一言不发,双眼仔细在人群中搜寻。

  想是晋王的通缉还没发到这城镇来,无人对洛轩发难。而凡人哪里见过如此气度不凡而又容颜清绝的神体?个个面露惊艳之色,甚至有大胆的男女还想过来吃点豆腐,没近身都各自遭了奇怪的殃而倒霉去了。

  他们一行人如此显眼,转了大半日,亦问了不少路人,竟也没寻得着雪卿和兰生,洛轩有些心烦意乱。

  天帝倒是很满意这样的意外,他试图轻搂上帝后娘娘的腰:“青莎,我们还是第一次一家三口来逛人间呢。”

  帝后娘娘冷冷地躲开,表面上无动于衷,心中倒有些酸涩:对啊,第一次呢……倒是苦了轩儿,从小到大没有享受过一家人的温馨和睦……这么一想,天帝继续厚颜无耻牵她的手时,她倒没有再躲了。

  洛轩见此,虽然心中焦急,但亦默默退开一步。他知父皇对母后用情至深,亦知母后对父皇无情无意,若非父皇强囚母后于琳琅宫,他怕是连一家三口齐聚、享受母爱的机会都难得。幸而父皇母后对他都十分上心,那便借他的事来让父皇母后感情近些,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青莎!青莎!”帝后娘娘闻言惊喜一回头,却惊吓地见只有兰生一人,而且兰生面上挂着的表情是惊慌的。

  “雪儿呢?”帝后娘娘脸色也阴沉起来。

  兰生见他们一家三口都在这里,就连帝后娘娘也脸色不善,内心有点小慌张:“丢……丢了。”

  “你!”洛轩冷冷地掏出剑架在兰生脖子上,这是街角处,人不多,过往几个人见状,吓得脚底抹油溜了。

  兰生倒是镇定,将剑拍下:“什么时候了,还整这些小孩子把戏。”

  兰生面色焦躁,但更焦躁阴沉的是洛轩。

  “你把她怎么了?”洛轩的语气简直是沉得咬牙切齿。

  “她不愿与我待在一起,假意与我捉迷藏,往人多的地方躲去。我本以为凭仙气能找到她,没想到这人群中一点仙气灵气都寻不着。”兰生面色十分懊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