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谁动了我的雪卿?
飞雪泥2020-03-30 19:133,186

  惊归惊,吓归吓,别拿神命开玩笑。虽然黑衣男子的眼神让雪卿周身发寒,但是更令人发寒的不应该是眼前不断冲上来的士兵吗?

  洛轩的功夫比黑衣男子差不到哪里去,但是抱着雪卿难免有些影响。这一百年间由于雪卿对体力学习的懒惰与不情愿,加之洛轩也没打算让她来人间,她还真没学什么功夫,就蹲了半个月马步……

  现在蹲马步合适吗?雪卿欲哭无泪。她极其后悔自己的懒惰,并反思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她……应该也不会好好学功夫。

  门口的锦袍男子本以为自己仗着人多势众,没把这区区四人放在眼里。没想到,在高手的回击下,他的士兵可谓不堪一击。

  瞅见人间皇帝面色苍白,似是难以支持的模样,他心生一计,指着人间皇帝大喊:“给本王拿下皇甫重深!”

  眼见士兵们都涌向人间皇帝,现在是皇甫重深,雪卿被救人的自豪感冲昏了头脑,一时脑抽,竟要挣脱洛轩去救他。

  洛轩心下一慌,硬是把她拽了回来。那黑衣男子本已收剑,见了雪卿的举动,冷冷一笑,仅飞身过去便把人解决了。

  锦袍男子见状,心道大事不好,脚底抹油溜得比兔子还快。

  “谢诸位出手相助。”皇甫重深把短刀扔在地上,行了一礼。

  雪卿听见他声音虚浮,一看他身上又挂了彩,素白的衣物上沾染点点红梅,煞是吓人。尤其是左肩处,衣服都已撕裂,不断有暗红色的液体涌出。

  “雪儿别看。”洛轩捂住她的眼睛。

  雪卿皱着眉,拨开洛轩的手:“洛轩,怎么办?”

  “简单包扎下,寻一处清净之地静养即可。”洛轩还在犹豫之时,黑衣男子倒已冷冷开口。

  雪卿望了黑衣男子一眼,怎么都觉得这言行与他的气质极不相称。没想到他看起来冷,有时候一言一行还挺及时的。

  洛轩黑着脸:他岂不知?只是他本想和雪儿一起畅游人间,没想到这千载难逢的奇事都在今夜让他们遇上了,雪儿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看来这个忙只得帮到底了。

  “洛轩!”雪卿拉拉洛轩的衣角,一脸的期待,“皇帝伤成这样,要不我们等皇帝伤好再走好不好?”

  毕竟人家醒着,不能当面用法术。可以等他睡着了,用法术加快痊愈。不然,以皇甫重深的羸弱之躯,再遇上刚刚那拨人,可能就得成为刀下鬼了。

  “诸位救命有恩,只怕会受晋王非难,”皇甫重深苍白的脸上剑眉紧皱,“姑娘唤我重深便可,反正如今……也不算什么皇帝。”

  看着皇甫重深黯然的脸色,雪卿也替他难过。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地再说。”洛轩不愿再多做纠缠,牵着雪卿走出门外。

  皇甫重深见状跟了上去。

  雪卿突然想起什么:“诶?那个黑衣服的很厉害那个人呢?”

  房内一片狼藉,鲜红的血液浸入木质的地板,阴森诡异。雪卿不忍再进去查看,但是总觉得奇怪。

  那一定是个高手中的大高手吧!洛轩想带她出去都没成功,没想到他竟然在他们转身瞬间就没影了。

  算了算了,萍水一遇,人间事多,以后应该也不会再遇见了。雪卿想起那个黑衣男子冰凉的俊容,真是长对了她的心意,但是人家跑了,内心还是有些小遗憾小失落的。

  洛轩察觉了雪卿的情绪,硬拉着她离开了。他们走到楼下时,见小二已经趴在柜台旁,柜子上流满暗红色的液体。一群神色肃穆的黑衣人正在清理现场,见他们下来,纷纷抽出武器打了上来。

  雪卿在洛轩怀里看着又一轮厮杀的开展,打了个冷颤,心想:这人间也太可怕了吧!动不动就来一场恶战,真是吓死神!

  “晋王怕今夜之事败露,要将我们灭口。”皇甫重深开口道,额头大滴大滴的汗从苍白的脸上滑落,明显体力不支。

  要是那炒鸡厉害的黑衣男子在就好了,那还有人保护下皇甫重深。雪卿看皇甫重深带着伤险险避过好几次黑衣人的无眼刀剑,心里揪成一团。

  洛轩见此,冷着脸将这边的黑衣人解决,又飞身去到皇甫重深那边三下五除二搞掂。

  “走!”洛轩抱着雪卿杀出重围,皇甫重深艰难地紧随其后。

  原本无人的黑夜长街各处潜藏了黑衣高手,他们一路飞檐走壁,各式各样的暗器从四面八方不断地刺过来,雪卿只感到被颠得连今日吃的桃子都要吐出来。

  这和她想象中胡吃海喝的人间之行一点都不一样啊!

  被洛轩抱着的雪卿感到自己简直就是个巨大的包袱和累赘。她看着入睡的屋檐上黑衣人跳跃交错的身影,突然又想起不知什么时候走掉的黑衣男子,他武功那么高强,应该不会有事吧?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她连自己的安危都没顾得上,还想这干嘛?这该死的圣母心!

  此地是人间京城,占地极广,雪卿在洛轩怀中战战兢兢地抖擞了若干柱香,他们才抵达城门。显然那位晋王早有防备,城门上火光冲天,城门下刀锋成阵,看来将他们抓住是势在必得。

  而皇甫重深显然已经不行了,他强撑着镇定对洛轩道:“多谢公子今夜相救,皇甫某不拖累二位了,二位快走!”

  说话间,他们身后的黑衣人已经围了上来,雪卿渺茫的一百年神生第一次感到如此无望。

  洛轩淡淡地看了皇甫重深一眼,此人命数确实本该尽于今夜,且他也真的想一走了之,但怀中人必定不依,甚至迁恼于他。

  算了救就救吧,能不能活下来,就得看他造化了。

  洛轩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根绳子,以掩耳不及迅雷之速套住皇甫重深和自己的腰,一手紧抱雪卿,一手持剑破围而出。

  “嗖嗖嗖——”耳旁暗器的声音便从未停过,雪卿很想伸出脑袋去看一眼皇甫重深有没有事,但小命要紧,她不敢啊!

  城外是一道波涛汹涌的护城河,在冰冷的月光和连天的火光下下泛着冰与火的磷光。洛轩冷眼看漫天火光,运用内力飞身而起,就在他踏破夜色那一瞬间,支支带着火花的箭从四面八方飞过来,还夹杂着萃着毒的暗镖。只见这些利器还未能近洛轩和皇甫重深之身,便被内力震开,稍重的如流星般沉入护城河底,稍轻的甚至弹回发出处,一时间城墙附近鬼哭狼嚎、哀声震天。

  洛轩落足到护城河对岸时,雪卿看了一眼城墙,硝烟四起、狼烟遍地,一副惨绝人寰的人间象。洛轩打了一下响指,不知哪里跑出来两匹高大壮硕的黑马,洛轩眼疾手快地将皇甫重深丢上一匹马,抱着雪卿飞上另一匹,驾着马绝尘而去。

  城内许是气数大伤,没再追上来。他们三人一行奔波良久,天地交界处已初露鱼肚白,洛轩确定无人追上来后,才在溪边停了马。

  “皇甫重深?”雪卿跳下来,察看皇甫重深的情况。

  皇甫重深一张俊脸惨白,唇无血色,显然痛得厉害。但还是挤出艰难的笑说:“谢姑娘关心,皇甫某无事。”

  洛轩把雪卿的头往后扭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干嘛!”雪卿不满地瞟着洛轩。

  “你不转过头去,我怎么给他包扎?”洛轩要被雪卿气笑了。

  “我这双眼睛碍着你包扎了吗?”雪卿忿忿地背转身,靠坐在黑马之后。嗯……这味道有些独特,她还是换个地方吧!

  这溪水就很不错!她在飞雪宫见惯了清澈无尘的莲花池,静得恍若一面偌大的镜子,映照着苍茫的上空,毫无波澜,就像她在九重天上那样,无聊到发霉。而这浅浅的溪水是流动的,虽然没有特别干净,溪底清晰可见污泥,却活泼得可爱、流动得生趣。

  雪卿伸出白皙的手,去拨动着有生气的水,别提多新鲜了。洛轩后悔自己要将雪儿转过头去了那边,现在他帮皇甫重深上药和包扎,什么也看不到。而皇甫重深一边享受着他的包扎,一边还能看着雪儿戏水,他还没能见过呢!这么想着,手上的力道大了几分,皇甫重深强忍着,面不改色。

  还算是条汉子!洛轩面无表情,眼神淡淡。

  “多谢洛轩公子。”之前听见雪卿这么叫洛轩,皇甫重深也这么称呼了。道谢时他低了一下头,再抬头时岸边粉红色的身影却不在了,他愣了神。

  “举手之劳。”再说洛轩,他淡淡地甩下一句,起身走向溪边。

  可溪边哪有雪卿的影子?洛轩心下一慌,奔到溪边,溪水欢跃,似乎刚刚那位戏水的粉衣女子没有存在过。

  “她去哪儿了?”洛轩回过头,厉声问皇甫重深。

  皇甫重深还在愣神中,被他一喝回过神来:“方才还在的,我低了下头就不见了。”

  这傻丫头就那点儿可怜的法术修为!能去哪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