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厉目冷公子,惊鸿生雪意
飞雪泥2020-03-30 19:133,226

  洛轩把剑抽出来,冷冷地抵到那人脖子上。

  棺中人在这一瞬间里已坐了起来,见自己抓住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先是一愣,后冷冷地瞧着他们道:“说吧,你们又是谁派来的。”

  雪卿知道他误会了,又不知如何解释,想着自己好心救了人却被当成坏人,一肚子委屈:“要是我们真的是谁派来的,你还能坐得起来嘛!他说的,要不是他给你解了那个什么鬼香的毒,你就得等着腐烂了!”

  那人一愣,手有些松动,雪卿立即眼疾手快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躲到洛轩背后,警惕地望着那人。只见他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处,不可置信地摸了摸,最后皱着眉沉声道:“你们究竟是何人?”

  “与你无干。”“我们是路人。”洛轩和雪卿同时说出,雪卿看了一眼洛轩,洛轩也正望着她,面色黑得像外头的夜色。

  狭隘的密室陷入了一片死寂……为了打破僵局,及时走出,以便行乐,雪卿问道:“那你又是谁?”

  那人愣了一下:自己一身金黄色再明显不过表示身份的衣服,竟有人问他是谁?这活泼的绝色女子看上去是不知人事,但那清冷男子却不像是不懂事的。那便实话实说吧——

  “朕乃玄朝皇帝。”

  “皇帝!”雪卿双手捂住脸:她只在书中看过人间皇帝的事迹,又听雨蝶说过人间皇帝三妻四妾的风流韵事,若不是目前气氛和情况不允许,她简直想求证一下这些是不是真的。

  她瞄了一眼洛轩,洛轩脸色清清冷冷的,不像是喜欢她这个表演的模样。

  嗯……好吧,雪卿决定问正事:“那皇帝,你是怎么进来的?又打算怎么出去呢?”

  “奸臣当道,遭人陷害,”人间皇帝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连悲愁也只是淡淡的,“朕亦不知何时至此,在此先感谢二位高人出手相助。”

  人间皇帝艰难地爬出棺材,雪卿扶了他一把,没有留意到洛轩冷冷的一瞥。

  “那我们怎么出去呢?”雪卿知道不好在凡人面前表现术法,虽然人间皇帝可能猜到了七七八八,但是不能让人家石锤呀!

  “他这身衣服不方便。”洛轩不知从哪里拿来一身素白色的侠客服,丢给人间皇帝。

  雪卿简直佩服洛轩的心思缜密。人间皇帝愣了一下,接过衣服,也不顾忌,直接换了起来。

  “你看什么看?”洛轩揪着雪卿的头发,咬牙切齿。

  “哦哦哦!”雪卿捂住双眼,背向人间皇帝。

  “你们是武林中人?”人间皇帝在试探他们。

  “嗯。”雪卿还没想好怎么答,洛轩已经应下了。

  “那你们是夫妻?”

  “嗯。”“还不是!”洛轩和雪卿同时开口,被拆台的洛轩再次揪了雪卿的头发。

  “嗷!洛轩放手!”雪卿捶着洛轩,这密室内的诡异气氛因为这一闹剧急剧减少,人间皇帝看着他俩,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如此清纯可爱的女子,他似乎已经许久未曾见过了。

  “好了。”人间皇帝最后系好腰带,拿上洛轩丢给他的短刀,整装待发。

  雪卿转过头去,先是惊了:昏暗的灯光下,劲装男子容颜清俊,浓黑的剑眉,带着些许悲愁的眼,无色的薄唇,再加上手中的短刀,更显得他带有一种悲壮的君王霸气。

  她咽了一口口水:果然雨蝶说的对,神外有神,天外有天,飞雪宫外有俊郎。可惜她这无趣的一生,就是要成为洛轩的太子妃了……假如她当初没有被洛轩带回九重天,那她现在……一定在清雪山重新冻回雪了哈哈哈!嗐,别瞎想了!

  洛轩神色不满,但见她乖巧,也没有发难。

  “那要怎么出去呢?”雪卿假装无事发生地走到进来的地方,“我们从这出去嘛?”

  “不,我们从这边。”洛轩持剑走到相反的方向,用内力戳出一个小洞往内观看。

  雪卿也好奇地凑上去,洛轩却把她紧紧摁在怀中,不让她瞧。

  人间皇帝默然,自知身体不支,便不去凑热闹,等候安排。

  “看到啥呀?”雪卿看见洛轩皱起了眉,小小声地在他耳畔问。

  从洞口处往外看,能看到房中的布置比洛轩和雪卿刚进的那间不差毫厘,檀木圆桌旁背对着洞口坐了一名束发的黑衣男子,似是听到什么响动般,往洞口处侧了一下头,后又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着桌面,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一般。

  洛轩皱着眉:此人不简单。他对雪卿做了个“嘘”的手势,不知哪里取来什么东西,弹了出去。

  黑衣男子的嘴角冷冷地勾了一下,从背面看却无甚变化。

  洛轩思量了片刻,从香案中拔起一炷香,从洞口伸出去。从洞口处瞄了一眼的雪卿赶忙拦住他:“诶!人家只是个住店的,你这样是不是有点缺德!”

  洛轩拍了拍雪卿的后背,压低声音:“我自有分寸,雪儿放心。”

  不一会儿,只见那黑衣男子以手扶头,撑在桌上。洛轩用剑削开密室的石墙,如削泥般轻松,没发出任何声音。人间皇帝见此显然一愣,许是从来没见过此等高手。雪卿直接杵在原地,惊呆呆回不过神神:没想到洛轩竟不用法术也那么厉害,让她想想她以前有没有得罪洛轩……好像得罪的地方还挺多的,那以后她可不敢再得罪他了,万一他一个气不住……

  “走!”洛轩低声唤呆住的雪卿,人间皇帝紧跟其后。

  “诸位留步。”没想到,那黑衣男子缓缓站起身,转过头来。

  雪卿只觉得毛骨悚然,吓得脸色惨白,一个劲儿往洛轩身后躲。

  但那黑衣男子转过身来的时候,雪卿却再次呆住了。

  好一张冷峻无情又绝尘无暇的脸!黝黑深邃的俊目不带丝毫感情,透露出一股凌厉的冷意,而刀削般完美的脸骨棱角分明,更予人一种喘不过气的压迫感。若单论容颜,这黑衣男子堪与洛轩媲美;若论气质,他既给人空谷幽兰的孤傲之感,又有令人敬而远之的疏离与压迫感。

  洛轩持剑挡在雪卿身前,虽知雪卿呆愣,但知来者不善,不得分神;人间皇帝抽出短刀,和洛轩一起将雪卿挡在身后,但显然自不量力。

  那黑衣男子冷冷地扫了一眼三人,冷酷的目光落在雪卿因受惊而瞪得老大的双眼上。雪卿遭受了这如凌迟般的对视,看洛轩也不能分身管她,知道大事不妙,佯装镇定地回视他,尽管看起来非常……虚张声势。

  “不知阁下何方高人,”洛轩紧盯着黑衣男子,同样是冷冷地开口,“无意冒犯,借道而行,还望海涵。”

  “若不呢?”黑衣男子冷冷一笑,“三位自洞口钻出,必不愿惹出动静吧。”

  雪卿感到浑身发冷,她还是第一次见世上竟有人可以仅凭动动嘴皮子说说话就让人冷到骨子里去的。

  人间皇帝也看出来此人不简单,但也和自己无关,拱了拱手道:“冒犯前辈了,吾遭人陷害,幸得二位侠客相救,还望前辈行个方便,容吾等离开此地。”

  “世外之人,竟插手这红尘之事,可笑,可笑!”黑衣男子轻蔑地勾了嘴角,似无心再与他们纠缠,用手一指窗外,“客栈已被封锁,若你们能悄无声息从此出去,我决不阻拦。”

  就这么放他们走了?真是吓死她了……她还以为自己还没能享受人间的美食就要回炉重造了呢,没想到竟是逃出生天。

  洛轩毫无拖泥带水,拉上雪卿,也不管人间皇帝,就要从窗户中跳出去。

  “嗖嗖嗖——”几只暗器飞进来,雪卿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洛轩紧抱着躲到一旁。与此同时,这间房子的房门大开,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涌了进来,对着房内所有人,包括黑衣男子。

  除了雪卿,其余人都很镇定。冷冷地盯着门外。

  果然,门外悠悠转进来一锦袍男子,轻蔑地扫过屋中所有人,看黑衣男子时显然被惊艳但也被吓了一跳,但见到雪卿时双眼就一亮:“除了那名女子,这房中所有人,给本王杀!”

  雪卿紧张害怕之余,却在思考一个语言问题:所有人,不也包括他自己嘛?

  一声令下,士兵举着利器冲进来。一时间好端端的天字号房间乱作一团,檀木桌子先是着上划痕,后又浸染鲜血,最后被强大的内力震成碎片。

  雪卿目瞪口呆地被洛轩抱在怀里,看着周围激烈的打斗。黑衣男子明显是个中高手,不知何时祭出了一把长剑,一阵风掀过,他的周围倒了一大片。雪卿愣愣地看着他,心想:这人功夫绝不输于洛轩!

  完成了一轮厮杀,黑衣男子从容收剑,尽管不断有战战兢兢围上来的士兵,他依旧毫无惧色,拉开架势继续行云流水地将一个个来犯者踩在脚下。

  忽然,他似是感到雪卿的目光,也往雪卿的方向望来。

  雪卿一惊,有道是:厉目冷公子,惊鸿生雪意。十步一回眸,冰川见曼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