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初到人间便惊魂
飞雪泥2020-03-30 19:133,247

  “谁跟你做流浪夫妻!”雪卿内心有些不太舒服: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孤男寡女这样子牵牵扯扯,似乎不怎么妥当……

  她没注意到街角以疾风的速度闪过一抹黑影,洛轩的剑眸一沉,拉着她快步向一处光亮的客栈走去。

  哈欠连天的小二见深更半夜有一男一女走进店来,还生得花容月貌、俊逸出尘,先是呆愣愣地盯了雪卿半晌,直至被洛轩面色不善地打断。

  “二……二位客官,打尖还是住店?”看着洛轩手上厉气逼人的利剑,小二吞了一口口水,连忙收回目光,赔上一副讨好的笑脸。

  “打尖是什么意思呀?”雪卿拉拉洛轩的衣袖,不解。

  “打尖就是旅途匆忙之间吃个便饭之意。”洛轩跟雪卿说话时语气温和下来,转向店小二时又面露狠色,“天字号,一间。”

  “是是是!”小二忙不迭地将二人带上去。

  雪卿被洛轩拽着,还小声嘀咕:“那么晚了,咋还会吃便饭呀?当然是住店啦!”

  洛轩只觉得好笑,轻轻拎着她的耳朵,把她拉进房里:“就雪儿机灵!”

  小二犹犹豫豫地看着两人,咽了口口水,又唯唯诺诺地问道:“二位客官,可……可要热汤?”

  “那么晚了喝汤?有什么汤呀?”雪卿感到新鲜:原来凡人有半夜吃便饭和喝汤的习惯?

  “不不不,这位姑娘,我们的汤是浴汤,敢问二位是否要沐浴?要一桶汤还是二桶?”在洛轩的逼视下,小二回答得畏畏缩缩。

  雪卿愣了一下,为自己的无知而多嘴感到羞愧。

  “一桶便好。”洛轩抢先答了小二,小二不敢抬头,答了一声便脚底抹油开溜了。

  雪卿呆呆地看着风一样合起的房门,又呆呆地瞧着洛轩:“一桶?你要……一起?”

  洛轩挑煤:“不准?”

  雪卿跳脚:“当然不行了!”

  如果说她对男女关系有个底线的话,那今日他非要给她换衣服已经是极限了,还要在浴桶中坦诚相对?雪卿不敢想象。

  而洛轩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似乎对她的话不以为意,雪卿感到一股火辣辣的气儿在肚里蹭蹭蹭地上来,坐到一旁的檀木桌子去不想理他。洛轩不知好歹地做到雪卿对面来,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气鼓鼓的人儿,雪卿因他这副表情火气更大了,但不失警惕地抱着双臂躲去了床边。

  “咚咚咚”,是敲门的声音。

  在床边警惕地望着洛轩生闷气的雪卿吓了一跳,后退一步,“砰”一声撞到了床柱子。

  这床柱子为什么撞起来有些奇怪?一丝微弱的回声好像昭示着它是中空的一样。

  洛轩也发觉了异常,向床边走来。

  “客官?”门外是小二的声音,“你们的水好了,可要抬进来给二位?”

  “抬进来。”洛轩想到什么似的,一步坐到床上,同时拽着雪卿坐下来,一手托着她的脸,并将她的粉色纱衣最外一层拉到肩膀下。

  小二“吱呀”一声开了门,见两人光景,矫揉做作地露出一丝害羞,但又想起洛轩的剑,还是收敛了笑意,跟一个腰圆膀粗的伙计一起将汤桶搬到固定位置。

  “客官请慢用,水凉了吩咐小的一声。”小二赔着虚假的笑脸,说完话便和伙计一起闪身了。

  一直保持着僵硬的雪卿忙推开洛轩,拉好自己的衣服,警惕地盯着他道:“我告诉你,不管怎样你都休想占我便宜!”

  洛轩扶额:“这么多年了,该占的早就占了,雪儿莫慌,这床有问题。”

  “什么问题?”雪卿好奇地凑上去。

  “这床柱子是个机关。”洛轩沉着将床柱一扭,床后便无声地出现一处洞口。

  雪卿捂住嘴,把惊叫及时堵在了喉咙。

  洛轩笑她这没见过世面的惊奇样儿,牵住她的手,率先往里瞧去。

  里面是一间昏暗的小隔间,一座脸盆大的香案散发着徐徐白烟,香案旁是一座漆黑厚重的长木头箱子。

  “洛轩,这箱子里有什么呀?为什么血腥味好重……”

  “人间的事,不归我们管。”

  “洛轩,你不告诉我,我害怕……”雪卿抓着洛轩袖子的手微微发颤。

  洛轩叹了口气,拍拍雪卿的头:“这是棺材,人界用来盛放逝者的尸体。”

  雪卿从来没有接触过死亡,只在书中看到过,如今吓得一张小脸惨白。

  “嘭!”他们进来暗室的入口突然关闭,雪卿吓得紧紧揽住洛轩,硬生生把“啊”吞进了肚子里。

  她还是有脑子的,这种情况下“啊”啥“啊”,无异于给两人找麻烦!不,是三人。

  “洛轩,怎么办?”雪卿的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

  “人间的事我们别管就好。”洛轩揽住雪卿,试图减缓她的惊吓。

  “里面真的有人吗?”雪卿看向那个木棺,油黑的漆在昏暗的烛光下泛着诡异的光泽,再加上燃香的烟雾环绕,雪卿感到自己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境地。

  “有,”洛轩突然抓住了雪卿的手,“雪儿别看。”

  “我想看看。”雪卿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

  洛轩无奈,施法透视了木棺一眼,凝重地望向雪卿:“你真的要看?”

  毕竟以后,也许他还会带着她征战魔界,如此护着她,也该让她有所成长了。

  “嗯!”雪卿的声音还是有点抖。

  “好吧。”洛轩牵着她一步一步地向木棺走去,那浓重的血腥味几乎令神窒息。雪卿已经听得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隆——”这棺木厚重非常,棺盖没有钉紧,雪卿把脑袋凑上去,只见里面躺的是一容颜俊美的男子,他面色苍白、唇目紧闭,鲜红的血濡湿了他金黄色的华服。

  雪卿伸出手去碰了碰那些血,面上露出喜色,她低声叫道:“洛轩,血还是热的!”

  “人间的事,不归我们管。”洛轩再次强调。

  雪卿可不管他,她真正认定了的事情,九头牛都是拉不回来的。况且,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可新鲜了,难得一试她的法术,她怎么可能放弃?

  只见她的指间流出一缕雪白的亮光,缓缓注入那人的伤口,那人衣服上的血迹也逐渐褪去,除了脸色苍白些和还在昏睡中,看起来似乎与平时无甚大碍。

  “洛轩,他身上没有武器,有人把我们关在这里面,肯定对他不利。”雪卿双眼亮晶晶地望着洛轩。

  “雪儿,真的可以了。”洛轩的脸色是少有的凝重,他望着她,不再说话。

  “我们不是神吗?既然你父皇赐我仙骨和神位,我自然就要做个济世救人的好神仙呀!”雪卿一脸的炯炯有神。

  洛轩默然,雪卿就当他默认了,将那人从木棺里拉起来。无奈那人太沉,刚拉起来一点,又“咚”的一声掉下去了。

  “他怎么还不醒呀?他要是能醒来自己走多好……”雪卿抱怨着。

  还想让他醒?让他知道自己身上的伤莫名其妙地了无踪迹?雪卿几乎都要把洛轩气笑了。

  “这香有问题。”洛轩又好气又好笑地给雪卿指出。

  雪卿这才把注意力放在徐徐燃着的香上,那香雾悠悠游游地盘旋萦绕在木棺旁,似一条吐信的白蛇,又似一只苍白的鬼手,在暗中阴森可怖。

  “哈?”雪卿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无知,“有啥问题?”

  “这是魔界性子较烈的一种迷香,唤瞑香,吸入后一炷香时间内便昏睡不止,若无法醒来,则会周身腐烂而逝。”

  “魔……魔界?”嘶~雪卿听得其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和魔界有关的东西,更想象不到如此好看的男子腐烂而逝的样子,简直太可怕了。

  “魔界的东西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雪卿打了个冷颤,她更怕附近有魔界的人。

  “百年前那场大战,魔界元气大伤,为了迅速恢复,他们竟把手伸向了人间。”洛轩皱着眉,一脸沉重。

  “那为啥我们没事嘞?”因为被吓着了,雪卿沉默的半晌,才又开口。

  “一入房门我就用了法,不然雪儿以为自己能醒到现在?”洛轩挑了下眉。

  雪卿吐了吐舌头:“那你顺便给他也用用法?”

  洛轩一张脸冷得要命:“一个陌生男子就值得雪儿如此上心?我还没见过雪儿如此关心我呢。”

  雪卿知道洛轩不会真生自己的气,笑嘻嘻地说:“我们都那么熟啦,介意这些有的没的干哈子嘞?来来来,尊贵的太子殿下,请您动动您的金手指~”

  也是,老夫老妻了,吃这些无名飞醋作甚?洛轩换了一个心态想想,内心平衡了不少。

  雪卿看洛轩面色缓和,知道有戏。只见洛轩抬起手,一道光柱自指尖飞出,注入棺中人的胸口处。那人惨白的脸色逐渐有了好转,但双眼还是紧闭着。

  “他怎么还没醒啊?”雪卿把脑袋伸到棺上,戳戳那人的额头。

  她的手才碰到他的肌肤,就被一把抓住,雪卿又惊又痛:“痛痛痛痛痛……你放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