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觥筹交错”
飞雪泥2020-03-30 19:133,193

  雪卿突然觉得天帝很可怜,为帝后娘娘做了那么多,帝后娘娘连个笑脸都不愿给他。

  但她觉得自己更可怜,天帝似乎是不满意她一般,将她的赐姓和赐婚生硬地塞进“情书”,还那么一小句,连个祝福都没有,显得勉强极了。

  她感到自己的那点儿破事就像一盏大大的灯笼,照亮想象中在花前月下的天帝和帝后娘娘。

  洛轩见雪卿心不在焉,拔了拔她的头发:“雪儿,你有姓氏了,还是母后为你选的。”

  本来他想让她得姓北辰,但母后说有兄妹成亲之嫌;父皇想赐姓龙,与母后一个姓氏,但母后又道非龙姓龙,会给法术不高的雪卿带来危险,毕竟龙族世敌甚众;母后想赐姓洛,父皇又称有母子之感。

  最后,他们在琳琅宫商讨大半夜,母后方翻出一“玉”姓,达成共识,这才皆大欢喜。

  雪卿瞧了一眼帝后娘娘,帝后娘娘也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宫中不知何时静了下来,雪卿感到有些尴尬,脸上一烫,低眉顺眼地行了个礼:“雪儿多谢陛下、娘娘赐姓。”

  兰生饶有兴味地看着对面那白皙的身影,酒不醉妖妖自醉。

  “唰唰唰——”两盏酒杯几乎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掷向兰生,兰生白了一眼洛轩和昭月公主:他不就多看了人家几眼吗,用得着这样子吗!那他还偏要看了!

  隔得远的神仙自然不知道各种情形,只听见帝后娘娘款款又道:“雪儿是本宫见过最乖巧的孩子了,快坐下别累着。”

  “是。”雪卿乖巧地坐下,宴会慢慢进入佳境,乐师歌姬舞仙轮番上阵,乐康宫一片觥筹交错,而主座下尤为激烈。

  “小青,你可乏了?乏了便回去歇歇。”天帝见帝后娘娘托着腮,目不转睛盯着洛轩、昭月公主、兰生在明里暗里的斗法,笑意盈盈,一眼都不施舍给自己,心内醋劲快要酸出鼻子,忍不住打扰道。

  “不乏,你累了便走。”帝后娘娘收了笑意,不看他,冷冷地道。

  “小青……”

  “别嚷我,烦呢。”

  天帝袖中修长的十指攥紧成拳头,俊脸上却淡然无波澜,继续心不在焉地看着舞池中的翩翩舞姿。

  “昭月公主!”雪卿见昭月公主已无物可扔,手向案上的蟠桃伸去,那对她这法术低微的小可怜来说,可是大补的东西呀!

  昭月公主转了头,淡淡地望着她。

  跟人家这大神级人物说话,雪卿有些难为情地开口:“公主能不能把蟠桃给我?”

  “噗嗤——”对面的兰生笑出了声。

  雪卿端出恶狠狠的样子瞪了他一眼。

  昭月公主没说话,纤纤素手一台,蟠桃便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向雪卿砸过来。

  眼见本该落在雪卿伸出的双手中,在半空时,蟠桃却定住了。

  雪卿迷茫地看了看,原来是兰生想要抢蟠桃,却被洛轩及时出手吸住了。昭月公主停了手,不再管他们,一副风月无关的清冷模样。

  “轩儿加把劲儿,加把劲儿!”帝后娘娘好整以暇地吃着果子,这个姿态跟洛轩还真像。

  “青莎,你怎么不给我打打气!”兰生满脸的委屈。

  “你休想肖想我儿媳妇!”话是这么说,帝后娘娘却满脸看热闹的模样。

  雪卿见他俩斗法许久,蟠桃还在空中纹丝不动,大着胆子要自己施法去抢。

  “咚”,蟠桃却滚在了案上,雪卿大喜,抱了过来。

  “雪儿你做什么!”

  “雪儿姑娘你……”

  “公主……”

  这一举动却是吓着了帝后娘娘、洛轩、兰生和昭月公主。洛轩和兰生在她施法之前收了法术,而帝后娘娘吓得脸色都有点发白。

  “啊?”雪卿一脸迷茫,但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雪儿你不知道吗?”帝后娘娘忧心忡忡地望着她,“雪儿呀,以后法术高强的人斗法时你记得要躲一边,更不要出手,不然……”

  “不然你会被法术燎得连滴雪水都不留!”洛轩咬牙切齿地拎着雪卿的耳朵,雪卿感到在大庭广众之下非常丢脸,但无奈人小力低,只得一手抱着自己的桃子,一手去拯救自己可怜的耳朵。

  兰生揉了揉鼻子笑起来,他还是别笑出声了,不然惹得对面那美人儿更不高兴就不好了。

  虽然天帝不苟言笑,但九重天其他德高望重的神仙大多怀着一颗有趣的心,由于清雪山之战后魔界气焰大减,他们在天界除了潜心修炼倒没啥事干,下凡体验人生也体验得腻了,见状几乎跟帝后娘娘一样兴致盎然,还夸奖了几句太子殿下和未来太子妃感情和睦、琴瑟和鸣之类的话。

  雪卿腹诽:和个鬼!她和洛轩简直不共戴天!连面子都不给她!明知道她最好面子了好喵?

  主座下比较安静除了昭月公主,便是冥王。除了天帝时不时问他一些冥界之事,他言简意赅地答一二句,其余时候都是淡淡地饮酒,眉目间散发着阴柔的忧愁之气,似乎外界的欢乐与他无关。

  雪卿只注意了他一会,便被其他活泼的老神仙寻着话题聊开了。雪卿毕恭毕敬地听着这些神仙高谈阔论增强法术之道,叮嘱她多读书、多历练,其间兰生也偶尔插嘴两句,雪卿第一次感到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再晚些时,天帝又道了祝语,这时雪卿已经很累了,啥也没听进去,只瞄了一眼帝后娘娘,还是端着一张冷脸面无表情。

  终于,祝语结束后,天帝又欢迎了六界嘉宾的到来,并言开放了一些景色优美之地,邀请大家去参观云云,然后就结束了宴会。

  各路外来的嘉宾各自跟着仙侍往住所飞去,九重天的神仙就自回自家,打着算盘第二日要去哪里搞事情,而雪卿也终于乘上了通往人间的小云朵,一张俏脸笑得别提多开心了。

  众神散后,天帝欲牵起帝后娘娘的手,而帝后娘娘一个眼神也不肯施舍给他,先一步起身,提着裙子跑下主座,向妖王兰生奔去。兰生似是挑衅一般,向天帝挑了挑眉,任由帝后娘娘扯着他的袖子:“哎哟青莎你轻点,我这华服可贵了,你不知道我花了多少银子、费了多少功夫才做好!你可不知道,这缎子是东海的鲛纱,亮片是西海的龙鳞和九重天的星粒,皮毛是我自己身上掉的毛一根一根缝制上去的,弄坏了你可赔不起!”

  帝后娘娘不以为然:“切,弄坏了好让你别到处去撩骚,竟敢惹我儿媳妇,你这老狐狸可真是不要脸皮也不要你这小命了!”

  “别一口一个儿媳妇的,生米还没煮成熟饭呢,”兰生更不屑一顾,“我看那雪儿姑娘一脸懵懵懂懂,知人事了没有呀?据传老是被北辰洛轩这小子关在宫里头,没见过别的男子罢了。比如今儿个她见了我,不是被我的风流倜傥迷得团团转嘛!”

  “呸!”帝后娘娘一脸嫌弃,“算了懒得跟你拌这嘴皮子,难得你来一次九重天,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说话,在这里也不方便。”

  天帝望着两人越来越远的身影,拳头在袖子里紧了又紧,一滴滴暗血从手心滴下来。

  万年把剑茧,今得红血染。

  非常不巧,由于生辰宴进行较晚,雪卿跟着洛轩来到人间时,夜市已经关闭,人类的城市与乡村都陷入沉睡,唯有烟花之地与酒楼仍灯火通明、笑语连天。

  但雪卿没见过人间的黑夜,准确来说,还是第一次见黑夜,她惊奇极了。

  “洛轩,这就是人间的夜晚?”雪卿抓着洛轩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有些害怕又有些新奇,“我还是第一次见黑夜呢,你看,九重天上的星星,一颗一颗的,多漂亮呀!”

  天色虽暗,街道旁的灯笼还是映出两人昏暗的容颜。洛轩定定地看着雪卿如星辰般闪耀的双眼,笑道:“雪儿确定穿着华服来逛人间,说不准会被当傻子关起来呢。”

  “啊?”雪卿想了想,若是在平时,不是参加宴会,她也穿着华服到处走的话,的确有点傻,“但……我们是要在这街道上换?有人来怎么办呀?”

  雪卿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只见洛轩银白色的长袍一挥,雪卿毫无感觉,而两人身上的衣服便换了样。

  一袭淡粉色纱衣的雪卿比白衣时更显活泼,更衬得唇红齿白肤如雪。而洛轩着了一身的月白色,上瀑金黄色的水纹,窄窄的袖口处同样是金黄色,显得他儒雅温润、翩翩惊鸿。

  雪卿想起今日在飞雪宫换衣服的场景,似乎已经是昨日之事:“你骗我?”

  洛轩一挑眉:“雪儿自己不够聪明,还不让我骗?”

  “你——”雪卿咬牙切齿地举起手,却被洛轩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走吧!再晚些客栈都没得住,我们就得做一夜流浪夫妻了。”洛轩笑意盈盈地将她的手攥在自己手心里,一双眼既认真又好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抱得魔君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